陜西「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案黑幕重重,該案主審法官王林清,三次發自保影片,最終仍被失聯。分析指,最高法院在此案中囂張的犯案程度絕不低於「薄王案」,四招逼出一個「王立軍」;此案背後人物除了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還有現任政治局常委趙樂際。

轟動輿論的「陝西千億礦權案」被中南海聯合調查已超過一個多月,至今未見公佈任何進展。

崔永元趙發琦再曝新料

2月12日,崔永元在個人推特發推文說,「陝西千億礦權案」主審法官王林清法官最近一直沒消息,就像在人間蒸發了一樣!

2月4日,大年三十,「陝西千億礦權案」當事人、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在推特上發出承辦該案的法官王林清的最新影片,呼籲海內外朋友關注中國最高法院「陝西千億礦權案」案卷被盜事件!王林清在影片中對該案卷宗丟失發表自己的觀點及質疑。

王林清在影片中說:1. 卷宗不是丟了,而是(被)人為盜取的。2. 他的同事沒有膽量和能力偷卷宗,因為最高法院內有監控,正因為有監控,誰真要想偷卷宗,也會掂量來掂量去的。3. 發現卷宗不翼而飛後,去給庭領導(程新文)匯報,對方的反應令人詫異,這種案件的卷宗丟了,他卻沒有驚惶失措,或是有大禍臨頭的緊迫感和壓力感,反而是鎮定自若,令人產生懷疑。4. 調取監控時,只看到卷宗怎麼回到了我的辦公室,但卷宗怎麼丟的過程卻沒有了。為甚麼這麼巧,丟卷宗的時候監控就能壞了?

2月6日,趙發琦在推特上公佈王林清法官上次未講完的一段話。趙發琦還表示,王林清影片中提到的程新文、杜萬華2人和周強都有著特殊關係,周強的母親是程的小學老師,程新文當副庭長周找肖揚辦的,周強來最高法院後又提程新文為庭長,周強與杜萬華及杜的夫人胡澤君均是西南政法78級同學,且周和胡都屬肖揚的門生!趙發琦因此質疑,為甚麼卷宗被盜能捂的這麼嚴?有人敢偷還能不被查。

2月11日,趙發琦再次在個人推特上說,周強、杜萬華、程新文至今完全是自由的,杜萬華在新年期間還專門作了一首詩,表達自己心情愉悅。

2月18日晚,趙發琦在個人推特上發出王林清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舉報信。這封舉報信寫於2018年5月15日。舉報信中稱,周強指示院、庭領導銷毀他們干預案件的痕跡,公然盜走正在審理中的案件卷宗,並偽造了全套案卷,炮製出中國司法版「水門事件」。

王林清失蹤 聯合調查無果   千億礦權案博弈激烈

崔永元2018年歲末起,連續曝出周強等人「知法犯法」的重重黑幕。崔揭露,中共最高法院有「內鬼」,竊取了陝西商人趙發琦與陝西地質礦產局一樁價值千億大案的卷宗,直指此案未審先判,來自周強的指示。

王林清在自保影片中,也講述該案二審卷宗消失的前後經過,並詳細講述了周強干預案件的整個經過。趙發琦也透露,周強一直在操縱這個案子。

財新網披露,王林清1月3日到中共最高法露面後,便被帶到最高法附近一家賓館,接受最高法一個調查組的訊問。

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聯合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公安部等機構已介入調查千億礦權案。

然而由中共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介入該案已經一個多月,如今不但沒有公佈進展,曝料的法官王林清卻長期失蹤,而嚴重涉案的最高法周強、杜萬華等3人依然是自由身,不能不令外界懷疑,當局對這宗案件調查的公正性,以及各派在其中的較量。

前有王立軍 今有王林清

推特網友「冷眼熱心」發帖評論說,前有王立軍,今有王林清,都是中共政法系統幹部,不相信中共的法律;都是中共的官員,不相信組織。因為他們深知中共的法律就是一個屁,中共組織就是一個邪惡的黑幫。而王立軍選擇相信美國,王林清則選擇相信公眾。在中共邪惡體制裏,他們的下場是註定的悲劇。

1月31日,自由亞洲電台刊發評論文章說,王林清失聯前三次發自保影片,因他深知,中國已是無法無天黑社會。中共內部因權爭、分贓不均或罪行暴露而殺人滅口、洩憤、剷除對手,有專用名詞「被跳樓」、「被憂鬱症自殺」等等來表述。

而原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手下最得力幹將王立軍,作為警察頭目更深諳此道,所以與薄熙來發生嚴重衝突後,馬上潛逃美國領事館保命,而薄熙來也毫不含糊武裝包圍美國領事館要人,毫無疑問王立軍一旦落入薄手,定有「高」招讓其命赴黃泉。

最高法逼出「王立軍」第二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文章認為,中共最高法院的千億礦權案,其囂張犯案的程度絕不低於薄王案,原因有四:

第一,中共陜西當局密函干涉,以社會穩定脅迫最高法院違法辦案。

第二,最高法院院長以下各級法官,公然配合陜西強迫法官枉法裁決。

第三,明目張膽偷盜千億案卷宗,毀壞錄像頭創造「死無對證」。

第四,公告天下反誣崔永元造謠,不得不認帳後,又秘密拘押法官王林清,雖然崔永元與王林清已通話但性命危險依然存在。

文章稱,中共最高法院所做的這些事情,每一件要追究起來,秒秒鐘便敗露,而其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不過是中共霸凌下的大陸真相,恰巧崔永元揭露引發了高度關注。而崔永元揭露未被屏蔽和打壓,無疑是中共內部權爭所導致的。

周強背後更大老虎趙樂際

文章還表示,涉及此案的是中共頂層權勢人物,不僅有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而且中共執掌中紀委的政治局常委趙樂際,就是此案之所以糾纏十餘年的禍首。此案發軔之時趙樂際是陜西省委書記,發密函給最高法院絕無可能不經他首肯。

眼下趙樂際接掌中紀委大權,這也說明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為何願意親自出面為千億礦權案幹下作髒活。趙樂際以及周強,可謂中共頂了天的司法人物,所以幹任何髒活全敢於堂而皇之。對他們而言膽敢不服者,滅掉不過是動動嘴的事。

文章認為,現在千億礦權案陷於輿論漩渦,或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成為捨車馬保將帥的犧牲品。 

下個「老虎」可能是周強

1月30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多項人事任免案,其中包括任命高憬宏為最高法院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審判員。

高憬宏1959年8月出生,歷任最高法院研究室書記員、助理審判員、審判員,天津最高法院黨組書記、代理院長、院長,現任最高法院黨組成員。

中共最高法院這次高層人事調整之際,正值高院院長周強深陷「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疑雲之際,因此備受關注。

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聯合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公安部等機構介入調查千億礦權案。外界認為,此前稱自查的高院被排除出聯合調查組,顯示當局並不信任周強。

此外,1月15日,涉嫌插手「陝西千億礦權案」等多案的前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落馬。

1月15日至16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放重話,要求政法機關要「刀刃向內」、要「清除害群之馬」。

由於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抓前,習近平也曾在政法工作會議說重話要「堅決清除害群之馬」,再加上周強捲入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醜聞,觀察人士普遍解讀習近平的講話是針對周強。

另一方面,中共黨媒日前披露,繼趙正永被調查後,「下個老虎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輿論認為,下一個「老虎」可能就是周強。

更引起外界關注的是,高院黨組1月25日召開「2018年度民主生活會」,當局罕見派出中紀委副書記陳小江到場並發表講話。

由於習近平2013年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的「民主生活會」後,河北高層周本順等多名官員先後落馬,外界分析,當局派中紀委官員出席最高法院的「民主生活會」,可能預示著高院將有高層人事地震。

1月18日,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分析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落馬背後有何秘辛。

外媒:趙正永膽敢對抗習  背後是常委趙樂際

時政評論人士高新表示,秦嶺別墅違建案,現在曝光的,不僅僅是沒有落實習近平批示,甚至連陜西省的常委會都沒有召開;省長本人也僅僅批示一下,就是以批示對批示;市長一級僅僅把相關人員叫來傳達一下。這個做法很是蹊蹺。在中共省級地級領導人眼中,習近平至少是個鐵腕上級。這讓下級們既佩服又恐懼。而趙正永竟然把習近平的批示當耳邊風,甚至表現得有恃無恐。

高新認為,趙正永敢於無視習近平的批示是因為與趙樂際的關係。他當省委副書記時,書記是趙樂際。趙樂際比他年輕六歲,但是被提到副省部級比他早很多。兩人配合很好,可說是一筆寫不出兩個趙字。官方現在稱,趙正永當年不把趙樂際這個正職放眼裏,明顯是為趙樂際切割,給他洗地。趙樂際安排了趙正永當自己的省委書記接班人。此外,秦嶺和千億礦產也許都和趙樂際家族有著千絲萬縷和無法公開的關係,所以,對於習近平的指示一是不敢辦,二是敢不辦。

趙正永從趙樂際那裏繼承到省委書記的權杖之後,上有中央級的趙樂際撐起的保護傘,相信後來他在陜西的所作所為,下級無人敢於匯報,因為他的保護傘趙樂際既是組織部長,還是與他關係相當融洽的前任。這是其一。其二,2017年19大以後,趙樂際成為常委(中紀委書記),人們更是無法反映了,所以只能從某個側面先把趙正永的違紀行為揭發出來,以引起習中央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