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對中國關係代表團團長比蒂科夫(Reinhard Butikofer,一譯包瑞翰)抨擊大眾汽車在新疆烏魯木齊市設有工廠,成為中共迫害中國奴工的「同謀」。比蒂科夫敦促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博雷爾(Josep Borrell),應要求聯合國介入中國奴工問題。

近日來,中國奴工的問題廣泛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7月9日,美國財政部制裁了新疆公安廳和四名參與迫害新疆維吾爾族的中共官員,扣押其名下直接或間接擁有的任何財產。7月23日由全球超過180個的團體組成的聯盟,敦促耐克、阿迪達斯、亞馬遜、H&M、Uniqlo等38個國際品牌,在12個月內停止使用中國奴工的棉花、紗線或紡織品。

比蒂科夫批評,歐盟委員會在此事上進展緩慢,也譴責大眾汽車(Volkswagen)沒有在中國奴工的問題上與中共對抗,並在新疆烏魯木齊市設有工廠。

「大眾汽車⋯⋯是一家沒有良心的公司」,比蒂科夫對POLITICO說,「像這樣的公司是(中共)維持新疆極權主義的同謀。」

這位德國綠黨議員,也批評大眾汽車「對新疆維吾爾族被壓迫一事,表示一無所知」。

比蒂科夫指出,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大眾汽車當時的首席執行官迪斯(Herbert Diess)說,他對中國的拘留營(detention camps)並不知情。

「那絕對是不可信的」,比蒂科夫說,「只是不想留下表明立場的記錄。」

他也指出,這間德國汽車製造商一直不願對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2020年的報告作出回應。

這份報告指出,中共在所謂的「援疆計劃」下,將超過數以萬計的新疆維族人,轉移到中國各地的工廠當奴工,中共指派了人員監管這些維族人。他們在工作時間外,還得接受有組織的普通話和思想教育,一直受到監視,而且被禁止參加宗教活動。

報告指,這些27間工廠是83個全球知名品牌供應鏈的一部份。涉及的國際品牌有耐克、蘋果、微軟、三星和戴爾等,以及德國的大眾汽車。

在7月24日,70多名歐洲議會議員簽署了一封公開信,敦促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博雷爾(Josep Borrell)要求聯合國干預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的迫害。比蒂科夫也是簽署公開信的議員之一。

7月23日,來自復興歐洲黨團(Renew Europe)的歐洲議會議員,也要求博雷爾加快對人權罪犯的制裁。

「歐洲議會對此事很積極,但到目前為止,歐盟委員會還沒有跟進。」比蒂科夫指出,歐盟委員會不應以沒有適當法律依據為藉口,遲遲不採取行動。

「(中共)對基本人權的侵犯是如此嚴重,我們不應以往常的方式來處理這個事件。」比蒂科夫說。

中共使用奴工由來已久

因為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的迫害,讓中國奴工問題廣受世界各國關注。然而事實上,中共使用奴工由來已久,奴役壓搾良心犯與異議份子是中共長期以來鎮壓中國人民的手段。

2012年10月,美國俄勒岡州居民凱斯(Julie Keith) 在超市購買的萬聖節裝飾品內,發現了這一封求救信。信件來自中國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講述了勞教所內駭人聽聞的人權迫害真相。

凱斯將此信上傳到社交媒體後,吸引了包括CNN、FOX News、《紐約時報》、《環球郵報》等多家國際媒體的關注。在受到國際社會排山倒海的譴責後,中共宣佈結束勞改體系。這個故事也在2018年拍攝成紀錄片電影《求救信》,入圍2019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並獲得14項國際獎項。

紀錄片《求救信》在丹麥的廣告。(李文雙/大紀元)
紀錄片《求救信》在丹麥的廣告。(李文雙/大紀元)

據美國《 2008年宗教自由報告》,當時中國勞改營的囚犯中有一半以上是法輪功學員。據此推算,當時有超過100萬法輪功學員被監禁在勞改營中。

中共將監禁人民的設施 改造為奴工企業

然而,儘管勞改系統解體,但中共的強制勞動並未隨之結束。

2019年12月,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主席汪志遠在美國國會的一場研討會上指出,中國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在監禁中被「強迫勞動」,包括所有監獄、再教育營、拘留所、黑獄、法學教育中心、戒毒所、少年監獄、秘密營地和其它中共監禁人民的設施,被拘留者都被迫從事奴隸勞動。他們在獄警的酷刑逼迫下,每天被強迫從事12~19個小時的殘酷奴役。

中共政府利用司法系統,把這些機構組建成有組織的奴工企業,在財政貿易和外交上給予大力支持和優惠補貼。追查國際在2019年的報告《中共國家監獄奴工產業——中共在貿易戰中的秘密武器》中列出了中國30個省、市、自治區的681家此類國有監獄企業。

報告中,追查國際揭露了四川新雷實業有限公司,實際上隸屬於四川雷馬屏監獄。在133平方公里的崇山峻嶺間,建立了230個拘留所,可以關押10萬名囚犯,由1100名警察和武裝士兵看守。

該「公司」生產工業電子元件、紡織品和服裝、建築材料、塑料產品、日用品、家庭用品、包裝食品和乳製品、香煙和雪茄等等,並生產水力發電,建造住宅。估計在2011年成立的六年中,四川奴工企業的總資產達到5億美元。

國際勞工組織(ILO)2016年關於現代奴隸的報告,大約4000萬人是現代奴隸制的受害者,估計有2500萬人從事強制勞動。中共因利用勞改營中的良心犯進行強制勞動而惡名昭著,其中最大的兩個群體是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族穆斯林。

上海黑獄的外籍囚犯求救信

2019年12月,倫敦的6歲女孩弗洛倫斯·維迪科姆在一張聖誕卡上發現來自上海黑獄的求救信息。一組大寫英文字母寫道:「我們是在中國上海青浦監獄裏的外國囚犯。我們被強制勞動。請幫助我們,並通知人權組織。」寫信者還請收卡人聯絡英國記者韓飛龍(彼得·漢弗萊,Peter Humphrey)。

維迪科姆一家與彼得·漢弗萊取得聯繫,漢弗萊於是撰寫了那篇獨家報道。他表示,雖然無法確定求救信作者的身份和國籍,但他確信,「他們是在我2015年6月獲釋前認識的青浦監獄的犯人。」漢弗萊曾在大陸被關押過23個月,其中9個月被拘禁在青浦監獄,他表示自己當年的案件,也承受了不白之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