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歲的阿布杜傑里爾‧埃梅特(Abdujelil Emet)參加德國議會的人權聽證會兩天後,他接到了姐姐的電話,這是他三年來第一次聽到姊姊的聲音。

這是在中共官員指導下的一次「家庭談話」,埃梅特的姐姐首先讚揚了共產黨,稱在共產黨的指導下,他們的生活大大改善,然後說了一個讓埃梅特渾身發冷的消息——他的弟弟一年前去世了。

埃梅特很疑惑,因為他的家人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他可以聽到跟姊姊談話的背景音中傳出一陣耳語,他要求跟那個人說話,片刻之後,電話被交給了一名中共官員。

埃梅特的姐姐開始哭泣並懇求那個中共官員,後者對埃梅特發出警告,「你在德國各地進行維權工作時,要考慮到家人的安全。」

海外維族人普遍受到威脅

埃梅特(Emet)最初來自新疆阿克蘇(Aksu),已經在德國生活了二十多年,並且是一名入籍公民。他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做志願工作,「我不會保持沉默,中共不應利用家人威脅我。」「我在電話中很清楚地告訴他們:如果你們傷害了我的家人,我會大聲疾呼,讓中共政府更加頭痛。」

但是,有跡象表明,中共讓歐洲維吾爾族「消聲」的行動正在奏效。古爾胡瑪‧海蒂瓦吉(Gulhumar Haitiwaji)的母親被關到新疆的一個難民營後,海蒂瓦吉四處呼籲,開始向法國總統伊曼紐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遞交請願書,她獲得了將近五十萬個簽名。但是在中共官員以她母親的安全對她發出威脅後,海蒂瓦吉取消了原定於3月參加的日內瓦人權峰會的行程。

《衛報》10月17日報道,在對遍佈歐美的二十多名維吾爾族人的採訪中獲悉,他們普遍受到中共的威脅,並不是只有個例。居住在德國、荷蘭、芬蘭、瑞典和法國的維吾爾族人都說,中共對他們在新疆的家庭成員發出威脅,並要求一些海外維族人為中共做間諜。

聯合國說,有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族人被關押在拘留營中,據估計這一數字或「接近300萬」。

中共要求維族人當間諜 監視同伴

《衛報》報道,中共官員還企圖招募國外的維吾爾族人監視其他人,提供維族人私人聚會的照片、每個人的姓名、電話號碼、地址和車牌號等。據悉埃梅特的電話號碼很可能已經以這種方式洩露給了中共安全人員,因為埃梅特的電話號碼在慕尼黑的維吾爾族群中廣為人知。

中共特工通過提供現金、許諾核准赴新疆簽證,或給予家人更好的待遇作為「獎勵」,誘騙維族人當間諜。如果不配合,他們就會用維族人在家鄉的家人的安全進行威脅。維吾爾族人說,如果不同意(做間諜),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會扣留他們的重要文件。

一位住在德國的維吾爾族人說,一名中共特工要求他提供開齋節和其它慶祝活動的照片,並特別要求提供最近抵達歐洲的維吾爾族人的信息。

「中共對歐洲公民的威脅不能成為常態」

慕尼黑的德國議會議員瑪格麗特‧鮑斯(Margarete Bause)表示,中共的干預是不可接受的,她敦促德國的維吾爾人與其國會議員取得聯繫,尋求幫助。

「我們需要保護聯邦議院的證人」,她說,「對德國公眾來說,他們也需要了解中共是如何在這裏施加影響力的,中共對德國人民的威脅永遠都不應變為常態。」

鮑斯(Bause)在2006年參加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辦的活動後,就對維吾爾族問題產生了興趣。十多年來她對這個問題保持關注。 今年8月她作為德國議會的一員訪問中國時,簽證被拒絕,最終未能成行。

「歐洲應該制定統一戰略抗共」

然而中共對新疆壓制的政策越激烈,越激起了海外維吾爾族人的憤怒,更多的人大聲疾呼,反對中共的迫害和嚴控。

研究新疆問題的獨立研究員艾德里安‧曾茨(Adrian Zenz)說,歐洲各國政府需要做更多努力,來保護其公民免受中共的恐嚇。

他說:「歐盟國家犯下的最大錯誤是,一旦(在人權問題上)放過中共,後者就會更加肆意妄為。」「中共有一套系統的戰略,流亡維吾爾人受到的威脅表明了這一點。歐洲也需要採取自己的統一戰略來對抗中共,並應對這些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