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又傳出一段「三峽潰壩預演」影片,對這個影片,各方評論不一。嚴格地講,那個影片更像宣傳片。如果說是潰壩沙盤推演,也是很粗糙的,只是在google地圖上顯示水流路徑,它顯示的洪水速度是網上一直流傳的洪水速度35公里/小時,這個水速只能是一般洪水的速度,那個水速不是潰壩產生的洪水速度。

在影片中也沒有給出潰壩後洪水水頭高度的測算,影片中顯示洪水流經的區域是順著水道在推進,只是到分洪區才分洪,真正潰壩後洪水不是那樣,那個影片不算完整的潰壩洪水推演。

三峽大壩出現問題的傳言不是現在出現的,在去年就有衛星照片傳出,只是今年又針對三峽出現傳言。今年六月,大陸微信中突然傳出一句「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 甚至很多人已經開始準備逃生的辦法。

媒體也在關注三峽大壩的新聞。好在官方沒有立即抓傳言者闢謠,使得傳言沒有成為謠言,因為這是一個謠言總能成真的國度。

無處可逃

聽到潰壩傳言,大陸的很多人並不喜歡,一方面可能因為講這話時,似乎非要潰壩才能說明問題,如果不潰壩,好像還有種失落感。其實是講這話時不理智。黃萬里先生的預言是炸掉三峽大壩,而不是潰壩。這是理智的認識,也是人的傳統思維。

另一方面,很多人確實是無處可逃,為了防止發生潰壩而考慮準備逃生的措施,不是民眾的選擇。

「宜昌以下跑」,這句話在朋友圈裏說,私人之間交流倒還說得過去。微信朋友圈是一個封閉的平台,只有其朋友圈裏的人才能看到,也就是熟人之間,人數不會太多。「人以群分」,這些人多半是同一個階層的,經濟條件也差不多。他們可以考慮到別的地方避禍。

但是更多的人是沒有這個能力和條件的,將這句話弄到網上公開傳,那情形就不一樣了。宜昌以下,就是長江流域中下游居住的人口就在三億以上,這麼多人往哪逃。而且,還拖家帶口,有老有小,生活問題怎麼解決,靠甚麼生活,經濟來源問題怎麼解決。真要是逃,也只能造成社會動盪,那時還有居心叵測的人乘機打劫,受罪的是這些逃生的人。

有些看到消息的人開始考慮自救,準備救生艇和必要物質。

真正發生潰壩時,很多事情是超出想像的,受災的絕非三億人,而是半個中國大陸。災情絕非水患那麼簡單,會有並發的次生災情出現。與人此時想像的情況相差很遠,大水也不是那種娛樂場所玩的衝浪那種場景,比在海上衝浪還要恐怖得多。

潰壩的數據

潰壩後的水流,現在沒有專業數據提到潰壩後水速是多大,因為沒有準確數據,但是在大壩洩洪孔,反弧段測得的流速約為40米/秒,湖北水利專家曾經在荊江段測得三峽洩洪的水流速度約為20米/秒,這還是洩洪的速度,而不是潰壩的水速。洩洪的水在江裏流動的阻力遠大於潰壩洩下的洪水,所以潰壩後的水速會大很多。

對這個水的流速大家沒有概念,但是江浙一帶人都知道每年八月錢塘江的大潮,那聲如洪鐘的潮水湧來,別說人,一般的救生設備都被打得不知去向,潮汐的水速度有多大呢?潮水速度在5米-7米/秒,有記載的最大潮水速度是12米/秒。

那麼錢塘潮的水速跟三峽洩洪速度還差一截。那跟潰壩後的水速差得更大。

錢塘江的潮汐激起的水柱最大達到8米-10米左右,海寧八堡至鹽官的湧潮高度有1米-2米。而潰壩之後洪水形成的水牆多高,人們很難去想。1998年8月,湖北省咸寧市嘉魚縣簰洲灣民垸堤決口引發的洪水,水頭形成的水牆高達10米。簰洲灣民垸堤壩是2米-3米高的江堤,潰堤後形成的水牆高達10米。

逃生?

按照錢塘江的潮水速度在5米-7米/秒,8米-10米的水頭,這個速度潮水產生的壓力有7噸/平方米。想想甚麼樣的生命能逃出去,甚麼樣的裝備能逃出去,訓練有素的衝浪運動員還是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躲避這些浪頭,時間長了也很難維持,何況一個沒有經過甚麼訓練的普通人。7噸/平方米的壓力足以把人打懵,把汽艇、救生艇打翻。

這還是人們在一個心情輕鬆的環境下的情況,而真正的潰壩之後,實際洪水瞬間洩下流量非常大,水速是驚人的,水的高度在動態時的高度和在靜態時的高度是不同的,也就是洪水的水頭高度很高,在動態時會產生浪。

水浪產生的壓力非常大,不是會游泳、或有個救生裝置就能逃生的,而且水會帶下大量泥沙、被摧毀的建築、樹、垃圾,包括車輛,各種物品,這些東西在水中都是殺人的利器,歷次洪水中很多不是被淹死的,是被水中衝擊物體擊中而死。

有人建議潰壩後逃生,要準備甚麼東西,其實可能是白費。你準備好通訊工具,隨時收到警告信號。很難,因為在那個大水之下,人們在恐懼和慌亂中,沒有機會給外界打電話,發警告。等他逃到一個安穩地方想打電話,沒有信號,不是中國大陸封網,是網被衝斷了。

可以想像,人們都想逃生,你覺得還有甚麼可以用上,公路、鐵路一定都堵了,因為要逃生的人太多。

即使躲過第一波洪水,人們能看到的是茫茫一片水,而這個水卻是污穢不堪的,夾雜在泥沙中的不僅有被衝下來的垃圾、糞便,還不時會漂過屍體。

活下去的勇氣

很難說甚麼工具能用上,通訊可能全中斷,有人準備手機,認為無線信號可以聯繫。手機訊號也是要有中繼塔的,一旦發洪水,信號塔已經倒塌。不倒塌,電源也損壞了,根本沒有信號,手機就是一個費物,除非你是有衛星通訊設備。

那時是寂寞、無助、絕望,活下去得有相當大的勇氣活下去。在這樣一個污穢的環境下,你能吃下東西都需要是一種勇氣,活下去要相當大的勇氣。白天有太陽時,就在烈日下曬,水中散發熱氣。到晚上沒有月亮,就是死一樣的黑暗、沉寂,用電池的設備很快就沒用了,因為電池也會慢慢消耗完。你能遇到的建築物也沒有辦法充電,一般建築,配電在底層,沒有在頂層的。那樣設計成本會增加很多。

想等到有人救援。那要看你處的位置,因為在大水衝過之後,一切交通工具都停止,公路、鐵路被沖毀,鐵軌被擰成麻花狀。機場被沖毀,你覺得還能等來甚麼。而且可能一切都癱瘓了。人們都是在自救。

救援,這麼大面積的災害,你等誰救援,人們想像洪水衝下來是沿著河道在沖,真實可能不會是這樣,洪水所到之處還能引發潰堤,那個潰壩的洪水衝擊力大於平時洪峰衝擊力的多少倍。沿江堤岸瞬間被沖毀。

人們平時看到,水遇到阻礙能減少流水速度,所以希望有阻礙物能減少洪水速度,但這對潰壩的洪水可能不管用,因為潰壩的洪水是能量的宣洩,在這麼大的洪水洩下時,這些障礙會在強大的洪水下衝垮,即使這些障礙沒有被徹底衝垮,洪水在這裏產生的來回衝擊形成震盪波,還會對周圍地質造成進一步破壞,水流變化產生不可預見風險,對周圍也會,宣洩下來的泥石流會補充到洪水中,對人造成更大威脅,泥石流覆蓋被淹沒區域,災後清理、重建會造成巨大困難。

真正潰壩受淹的地區絕不只是沿長江直到上海這段流域,受災的也不只是長江中下游流域,看看中國地圖,三峽以下比宜昌低窪地勢的區域非常大,中國地勢是西高東低,水往低處流所以江水東流,宜昌在中國中部,那麼從宜昌向東呈扇形區域都是受淹地區,躲過第一波洪水衝擊,都躲不過被水淹沒的災害。

水淹之後還伴有各種傳染病、瘟疫,往哪逃。

無處不在的危險

真正危險的還不只是三峽大壩,中國有大大小小9.8萬多座水庫,其中9.4萬多座是小型水庫,一些水庫不同程度存在安全隱患,今年到6月初,就已全面進入汛期,全國共有148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水位以上的洪水。但是雨一直沒有停。

今年長江流域的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多2-五成;6月以後,長江流域的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多5-八成,長江中下游地區和三峽上游的重慶均偏多八成至1倍以上。黃泛區的降雨量大約偏多2-八成。根據中國國家氣候中心的預測,7月黃泛區的降水量較常年同期略微偏多。

每當這個時候,長江流域多雨,洪水多還時常伴有,東北的嫩江、松花江等流域就發生了全流域特大洪水,像1998年一樣,到了8月份,嫩江、松花江等流域氾濫。

說實在的,今年水患,很多地方被淹,並非都是三峽大壩的問題,除了預報今年雨水比往年多2-六成;其次,很多地方因為這些年搞城鎮化,之前很多自然的小河、荷塘都被填土埋沒,城鎮排水設施不配套;第三、土地財政,寸土寸金,致使很多城市在過去禁忌建房的、地勢低窪處建住宅小區,導致滯水淹了。

歷史上真正造成災害的,有技術和質量問題,但更主要地是指揮失當而引發的,所以,黃萬里預言,炸掉三峽大壩。

老話講,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人們想躲避的地方說不定還是最危險的地方,這是一個天災人禍的時代,往哪逃。每天說不定哪裏出現山泥傾瀉,哪裏發生地震、哪裏橋塌了、房屋倒塌,連兒童上幼兒園都被砍,坐巴士不是被人砍,就是有澆汽油放火的,還可能司機把車開到水裏把人淹死。不安全!說不定就碰上甚麼災害了。往哪逃?

當下還伴隨無處不在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家都可能被感染,還四處跑,說不定染上了。

在走投無路時,人真的只有真心去懺悔,請老天爺保佑,可能躲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