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暴雨持續侵襲中國西南省份,各地洪災泛濫,直接威脅三峽大壩。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四川甘孜丹巴縣爆發洪水和泥石流。多段現場影片怵目驚心,奔騰而下的洪水所過之處,許多村莊直接消失。而泥石流也吞噬埋葬不少村莊。但陸媒稱,僅2人失蹤。

中國西南省份持續暴雨。6月17日,中央氣象台仍發佈暴雨黃色警告。截至15日中共官方的統計,已經造成包括廣東、廣西、湖南、江西、貴州、重慶等24省、市852萬人次受災,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6億元人民幣。

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四川甘孜丹巴縣暴發洪水和泥石流。綜合陸媒報道,丹巴縣半扇門鎮梅龍溝,因泥石流阻斷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

四川甘孜丹巴縣委宣傳部稱,堰塞湖已發生潰壩漫流,河水向下游衝擊,有村莊房屋、電站被淹沒和沖毀。目前,有2萬餘人被疏散轉移至安全地帶。

梅龍溝村民楊華(化名)說,滑坡發生在夜裏三、四時,他在睡夢中被村裏的人喊醒,說山體滑坡了。在村民的提醒下他及時離開,隨後泥石流將村莊淹沒。

除梅龍溝外,小金川河下游村落也因堰塞湖受災。丹巴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說,堰塞湖造成爛水灣段道路中斷,爛水灣阿娘寨村發生山體滑坡。

當日12時,梅龍溝堰塞湖開始潰壩漫流。河水向下游衝擊,下游阿娘溝村附近河水將沿途的村子房屋和道路沖毀。被沖毀的道路共計約1.7公里,梅龍溝電站被沖毀,阿娘溝電站受到威脅。

當日下午4時,丹巴縣區泥石流共經過10處,摧毀道路大約22千米,河流約30公里左右,大部份的村民種植的莊稼已經全部被摧毀。

對於此次災難,中共所有的媒體只是輕描淡寫的聲稱:現場救援人員說,在被淹村莊房屋內有多人被困,其中有14人成功獲救,另有2人處於失聯狀態。

然而,從網民曝光的現場畫面來看,災情怵目驚心,巨大洪流由上游奔騰而下。所到之處,一些村莊直接消失,而山頂突然噴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許多村莊。至於到底有多少村民在睡夢中遇難,仍是未知數。

有網民發影片說,三峽上游川渝洪水泛濫,小水庫潰壩,三峽大壩危矣!四川丹巴堰塞水庫潰壩後的場景,整個村莊被毀!

還有網民說,17日凌晨3時40,四川發生潰壩,洪水所到之處,2個村莊直接消失。

也有網民擔憂,中國西南省區洪水嚴重,四川丹巴縣爆發泥石流,埋葬了山谷裏的村莊。現在還不知有多少村民遇難。

有網民發影片說,洪水奔流而下沖毀沿途村莊!不少村莊幾乎夷為平地!其中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娘溝洪水過後,整個村落只餘下15棟民房。

四川甘孜丹巴縣爆發洪水和泥石流。現在人們最擔心的是三峽大壩潰壩。

3月23日,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就曾發推特視頻說,三峽大壩上游大面積山體滑坡。這個千年大禍害位移加劇,極可能發生潰壩!只是果真如此,武漢、南京、上海又要悲催了!視頻中如山洪引發泥石般的山體滑坡,場景極為驚悚。

去年7月初,有推特用戶就曾披露,三峽大壩已經變形,有潰壩的危險,並警告,三峽大壩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將玩完。

該消息引起海內外網友的關注及擔憂,但中共官媒隨後辯稱,三峽大壩「確有變形但處於彈性狀態」。

今天洪災如此嚴重之時,有人發現三峽大壩軍管了無法航拍三峽大壩實情,具體情況外界無從知曉。

然而,一個重大的疑問揮之不去,當局是否在掩蓋什麼?三峽建成前後,似乎一直帶著一個難以告人的原罪,就是禁止一切探討,把一個涉及數億人生命的問題變成三緘其口的禁區。

2003年,中共稱「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

2007年改稱可以「防千年一遇洪水」;

2008年又稱可以「抵禦百年一遇洪水」;

2010年,中共又稱三峽大壩可以抵禦「二十年一遇洪水」,可謂一變再變。

當時中共央視曾引述專家的話稱:三峽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

而隨著南方洪災泛濫,輿論對三峽蓄洪排洪能力,以及對周邊的影響和三峽潛在的危機備加擔憂。

三峽大壩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曾推斷,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他說,其實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但中共不願這樣做,如果現在廢掉,它前面的功績就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