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 )透露特朗普政府對華貿易政策的底線,美國應對中國(中共)最好的籌碼是中國對美國市場的依賴。

萊特希澤周一(7月20日)在《外交事務》網站(Foreign Affairs)刊發專欄文章(題為「特朗普貿易政策讓美國更強大」),作為回應外界對他之前的專欄文章(題為「如何讓貿易為工人服務」)的各種質疑和批評聲。

「美國對中國最好的籌碼是中國依賴進入美國市場。」他提出反制中共的切實可行方法,並解釋為何特朗普政府要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如果有人和我一樣相信,不進行改革,中國(中共)的經濟模式對美國的經濟安全構成生存威脅,那麼特朗普政府已別無選擇,只能使用其能支配的最好、最有力的工具來應對這一威脅。」他寫道。

萊特希澤的文章內容涉及為何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為何不聯合盟友一起應對中共,以及為何無法合理通過世界貿易組織的機制解決跟中共之間的問題,但主題都是如何反制中共。

他表示,中共是美國在加入TPP上遭受強烈壓力的肇因。

TPP規則會讓中共有太多漏洞可鑽

許多批評特朗普貿易政策的人都會首先指責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的決定。

他們認為,TPP是遏制中共在亞太平洋地區崛起的一個經濟加政治戰略,特朗普退出等於拱手出讓美國在亞洲制衡中共的機會。

萊特希澤反駁說:「在我看來,TPP對美國是一個糟糕的協議。」

他解釋說,TPP的原產地規則將允許中國在馬來西亞和越南建立新的汽車組裝流水線,將高附加值的零部件轉移到這些工廠(最高佔總含量的55%)、然後再讓產品充斥美國市場。

此外,在勞工、知識產權和貨幣操縱等重要領域的協議規定義務很單薄,或無法執行;關於國有企業和數字貿易的章節規定更是漏洞百出。

他說,連國會兩黨都由於上述原因、對TPP持實質性的反對態度;而現實中,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兩黨的總統候選人都反對TPP。

TPP改變中共論是支持中共入世論的翻版

萊特希澤表示,支持TPP的觀點一直集中在地緣政治,而非經濟上;而且就是所謂的TPP戰略利益也存在兩種相互矛盾的理論。

第一種理論基於以下假設,認為中方會想加入TPP,那麼美國讓中方加入,然後中方最終會改革。

萊特希澤批評說:「正是同樣的論點導致美國歡迎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鑒於(允許中國入世的)結果,還有人主張重演這一失敗戰略真是令人吃驚。」

第二種理論是基於相反的前提假設,TPP可以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對中共形成類似北約那種制衡組織。

萊特希澤表示,這一說法的增量優勢也值得懷疑,因為美國已經與許多TPP國家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而且還跟很多TPP國家簽訂了互助防禦條約。

「在我看來,這種投機性的政治利益,要以失去數不清的藍領工作崗位為代價是根本不值得的。」他寫道。「此外,如果TPP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生效,它將阻礙美國減少醫療設備和其它關鍵產品對海外供應鏈的依賴努力,將嚴重破壞國家安全。」

不要用黨派抱怨解決對華貿易問題

萊特希澤表示,現在大家爭論的不是件小事,而是「關於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繼承甚麼樣的經濟和社會」。

「如果我們在一個問題上訴諸於慣常的黨派抱怨,那麼我們對後代就是一種傷害,事實上,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府治理下已經達成共識——即使在當下的這種分裂氛圍中。」

他說,美國國會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美墨加協定》(USMCA),以及兩黨支持更為強硬的對華政策,都證明了新的共識正在迅速鞏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