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之下,美國加大力度揭露中共對美國社會的全面滲透。中美貿易談判期間,美方曾一再要求中方停止知識產權的盜竊,如今美國學術界開始曝光中共竊密更多細節,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披露首批外國滲透調查的細節,涉及的案件中,大多和中共有關聯。

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於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發表了演講,全面闡述了中共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他在演講中提到了中共在學術界的偷盜行為。

同日,世界權威科學雜誌《自然》(Nature)發表獨家報道《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揭露首批外國影響調查細節》,文章透露了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簡稱NSF)對違反公開原則研究人員的調查情況。

NSF調查的大多數案例和中共有關聯

《自然》雜誌的獨家報道指出,NSF是美國數家因未公開外國財務關係而懲罰研究人員的資助機構之一。目前該機構已對16-20宗未正確公開外國關係的案件採取了行動。瑞貝卡·凱澤(Rebecca Keizer)是NSF首位安全研究戰略和政策負責人,她於今年3月獲任命來應對外國干涉。

《自然》雜誌報道介紹,NSF的監察長辦公室是一個獨立部門,負責對該機構及其贈款接受者進行監督。該部門對所有上述案件進行了調查,並就如何處罰提出了建議。另外,監察長還將涉及欺詐和不公開的一些刑事和民事案件提交給美國司法部。

凱澤表示,自2018年以來,該機構在未遵循規則的16-20個案例中已重新分配、暫停或終止贈款,迫使學術機構退還資金或禁止研究人員申請未來的資金。除了兩個案件外,其它所有案件都與中共有關聯。

此外,在過去的兩個月中,有七所大學直接與NSF聯繫,提供了有關可能違反規定的教職員工的信息。但許多大學報告的案件並未轉交給監察長。

凱瑟告訴《自然》雜誌說:「我們才剛剛開始理解這些問題。」

《自然》雜誌報道表示,這是NSF首次公佈針對研究人員採取行動的數據,這些研究人員被發現違反了公開對外聯繫的規則。

學術界偷盜 「千人計劃」設下名利陷阱

NSF首任安全研究戰略和政策負責人凱澤表示,NSF的大多數案件涉及「非常知名的學者」。為了保護私隱,凱澤拒絕向《自然》雜誌提供有關研究人員或案件的詳細信息。

不過,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在7月7日的演講中,透露了很多中共對美國學術界施加影響的具體案例。他提到,中共通過「千人計劃」等人才招聘計劃收買美國大學裏的科研人員,讓他們把知識和創新成果秘密帶回中國,其中包括有價值的聯邦資助研究成果。

雷說:「這就意味著美國的納稅人有效地為中共的技術開發買單。然後中共利用這種不勞而獲的收益削弱美國的研究機構和公司,阻止我們國家的發展,讓美國人失業。我們看到這樣的案子越來越多。」

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例舉了很多例子,他提到,僅五月份一個月,FBI就逮捕了王清(Qing Wang,音譯),他曾是克利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的研究員,從事分子醫學以及心血管疾病的遺傳學研究;還有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音譯),他是阿肯色大學(University of Arkansas)的科學家,為美國太空總署NASA做研究。這兩人都被控犯有欺詐罪:在接受數百萬美元的美國聯邦資助的同時隱瞞了他們加入中共人才招聘項目的事實。

在同月,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前教授李曉江(Xiao-Jiang Li)認罪,FBI的調查發現,當他在埃默里大學從事亨廷頓疾病研究的同時,從中國收到的50萬美元。他沒有公開這筆收入。

類似的案件還有查理斯·利伯(Charles Lieber),哈佛大學化學及化學生物學系主任,就在上個月被指控向聯邦政府提供虛假陳述,隱瞞自己參加「千人計劃」。美國政府控告利伯向哈佛大學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簡稱NIH)隱瞞了自己在一所中國的大學裏擔任戰略科學家一職的事實,以及中共政府通過武漢理工大學向他支付5萬美元的月薪,至少15萬美元的生活開支,以及至少150萬美元用於在中國建立一個實驗室。

NIH調查:189人違反規定 93%支持來自中共

NSF、NIH和其它資助機構一直在積極推動大學和科學家公開其與外國合作的聯繫,而聯邦調查局(FBI)一直在尋找未公開或不適當的聯繫。許多與中國有經濟聯繫的科學家都受到了審查,特別是參與了由中共政府發起的「千人計劃」的科學家。

NIH在6月表示,有189名研究人員可能違反了贈款規定或機構規定,其中93%獲得了來自中國的支持。

凱澤(Keizer)提供的評估數據涉及的是NSF受款人,這是該機構對外國干擾調查的第一次公開說明。雖然這個數字比NIH的要低得多,但是華盛頓特區美國科學協會前科學政策顧問小泉敬(Kei Koizumi)認為這是合理的,因為NSF的年度預算相對較小。

華盛頓特區美國醫學院聯合會的法律顧問希瑟·皮爾斯(Heather Pierce)則認為,鑑於聚焦知識產權盜竊是一個令人關注的領域,這種區別具有意義。她告訴《自然》雜誌說:「由NSF資助的研究包括一些似乎不太可能具有商業化潛力的領域。」

規則沒變 NSF前負責人:令我震驚

《自然》雜誌的獨家報道還指出,一些科學家認為,NSF對獲得外國大學支持科學家的審查越來越嚴格。曾經在奧巴馬政府期間擔任美國能源部長的朱棣文(Steven Chu)認為:「規則正在改變。」物理學家朱棣文是加州史丹福大學的諾貝爾獎獲得者。

但是,1998年至2004年擔任NSF負責人的微生物學家麗塔·科爾威爾(Rita Colwell)說,有關公開的規則已經存在並遵循了數十年,可能是當今的研究人員並不了解這些規則,需要更多的培訓。她對《自然》雜誌說:「令我震驚的是,會有故意的不公開。我們曾經不必對此進行處理。」

凱澤(Keizer)告訴《自然》雜誌說,監察長要花「數月又數月」的時間對案件進行盡職調查,然後才向NSF提出建議。

凱澤(Keizer)表示,NSF將繼續盡最大努力執行政策,並盡一切努力告知研究人員和大學有關公開的規則要求。她說:「在政府部門工作的我們應該做更多工作來交流溝通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