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疫來襲之時,美國第一宗感染病例出現在華盛頓州,第一宗死亡病例又出現在華盛頓州,因中共病毒死亡最多的州還是華盛頓州。華州儼然成了美中共病毒的疫情中心。截止發稿,華州被感染總數為904人,死亡50人,感染案例除了來自老人院,還包括波音公司、華盛頓大學,亞馬遜、微軟、領英、星巴克等的感染者。州長傑・英斯利(Jay Inslee)已經下令關閉華州眾多公共場所,在全州範圍禁止50人以上的集會。很多人都很納悶:為甚麼華盛頓州這麼嚴重?這個州究竟怎麼了?

近期,《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一篇特稿《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直接揭示了病毒與「親共」的直接或間接聯繫。文中提到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意大利,疫情最為嚴重,親共的伊朗更是厄運連連;而距中國大陸「咫尺之遙」的台灣和香港,拒絕中共意識形態,可謂是疫情管控的典範。我們就來看一下華州與中共的關係。

中共在其商務部官網刊登:中國和華盛頓州經貿往來密切;華州是美國最依賴出口的州;中國是華州最大的出口市場。華州企業在華投資為雙方都帶來巨額利潤。美國商務部網站信息表明,2018年華州對華出口達159億美元,佔華州出口量的20%。以波音為例,波音民用飛機的最大客戶就是中國,平均每生產4架飛機,就有一架銷往中國。波音前副董事長雷・康納曾表示,來自中國的訂單支持了15萬個美國的就業崗位,其中華州波音就有6.6萬個。來自中國的海外投資也給華州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

2015年西雅圖前市長接受新浪網採訪時表示:中國是華州和西雅圖關係最密切的國家。近十幾年來,中共更以經濟為槓桿,撬動了對華州文化、教育和政治的全面滲透。

(一)利用華州企業的技術和投資為中共服務

華州是十數家世界500強公司總部的所在地。中共利用中國市場巨大的商業潛力,脅迫跨國公司對其屈從。微軟就是其一。一篇題為《美國公司協助中共審查互聯網》的網文提到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克里斯・梅瑟羅(Chris Meserole)說,2014年,為加強網絡審查和監管,中共成立了由習近平直接管理的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為了保有中國這個「最重要的經濟機會」,微軟雖「從根本上不同意審查制度」,但最終執行了審查規定,向中共低頭。文中提到,自2009年以來,微軟Bing在中國提供並審查搜索結果,2016年,微軟通過收購LinkedIn承擔了更多中共的審查義務。

另據媒體報道,微軟(中國)與中共安全部第三研究所合作,助力中共建網絡監控項目——金盾工程。2018年,微軟亞洲研究院(MSRA)與隸屬中共中央軍委的國防科技大學學者合作,在中共中央軍委會監督下,撰寫了至少三篇人工智能論文,內容涵括人臉辨識、機器閱讀等技術,被批評是幫助中共監控民眾、封鎖消息並進行言論審查。

媒體援引華盛頓大學人工智能教授派卓・多明哥(Pedro Domingos)評論:「持有目標人士的照片就可通過這個系統準確將其定位,而被定位者完全覺察不到」,他認為微軟的研究將為那些企圖管控全民的政權提供「極為重要的幫助」。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微軟公司違反了針對多國商業往來的一項新的聯合國人權條款,即「供應商應極力確保所售商品及服務,不能被用來傷害人權」。

另一家總部位於華州的公司星巴克,近20年來在中國迅速擴張,力主將中國打造成為美國之外的第二大市場,在華現已擁有4200家店面。星巴克在2018年與有政府背景的阿里巴巴達成全面戰略合作。《紐約時報中文網》曾在《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 「紅色」贏家》一文中指出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投資者高管中,有多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成員的紅二、三代,包括江澤民的嫡孫。2019年9月博訊發表文章《美官員:阿里巴巴、騰訊都是中共工具》稱國務院所屬的國際安全部官員提醒,不僅華為,阿里巴巴和騰訊都應特別引起美國的注意。

總部在西雅圖的亞馬遜也未能獨好。2017年被批評淪為繼蘋果公司之後對中共審查屈膝的海外公司——北京光環新網技術公司負責美國亞馬遜公司在中國的亞馬遜服務網(Amazon Web Services,簡稱AWS)的營運,該公司按照中共公安部和國家電信監管機構的指示,執行對在線內容的嚴格審查。

《中國人權觀察》發表《中國對世界人權的威脅》一文中提到:「遠甚於任何其它政府,北京已將科技作為其鎮壓的核心。中國政府在全區每個角落安裝配備人臉識別技術的錄像頭,利用手機應用程式輸入人工觀察和電子化檢查站取得的數據,並對所獲信息進行大數據分析。當局就是用這樣採集來的數據決定哪些人應被拘捕、接受『勞動教養』。這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抓捕行動,使得上百萬維族人被剝奪自由、被強制無限期監禁和洗腦。」

(二)利用孔院對華州教育體系和企業滲透

孔子學院(簡稱孔院)隸屬中共教育部的國際漢語協會辦公室(簡稱漢辦)。漢辦由12位來自中共外交部、宣傳部等中共部委成員組成。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說:孔院是 「中國海外宣傳機構的重要組成部份。」 孔院多年來被指控透過文化交流的手段實施中共對海外文化教育界的滲透。孔院壓制對西藏、台灣、天安門事件的討論,要求美國大學必須簽署保密協議,不能透露資助金額,師資教材都由漢辦選定,近些年,FBI、美國國會、學術界、人權機構都對孔院在國家安全、學術自由、監控在校師生等方面提出質疑和擔憂。

全美首家州級別的華州孔子學院(CIWA)於2009年成立,在州政府的施壓下進入華盛頓大學(UW)校園,並藉此向華州教育系統滲透。華大亨利・傑克遜國際學院(Henry M. Jackso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一位教授說, 「孔子學院本身充滿了爭議。孔院開在華大校園,相當於華大在名譽上為孔院擔保,對華大不利,但漢辦正看好這一點。」 他還透露,華大不同意讓孔子學院進來,但迫於州政府的壓力,只好讓步。」

美國國家學者協會的政策總監瑞韶・皮特森在研究報告中提到,孔院開進高校,方便中共通過孔院接觸或監控美國教授,給予校方壓力,教授也會出於資金、簽證,甚至安全考慮主動進行自我審查。

華州孔院以華大為基地,藉由華大的聲望,向華州各大、中、小學和社區進行滲透。截至2018年6月,孔院已與華州的9所大學、8個學區的30所小學建立了合作關係,全年提供5596人次的中文教育,漢辦網稱 「基本建成了覆蓋華州全境的漢語教學合作體系」 。

皮特森特別提出了對孔院滲透中小學的極大擔憂,她說:「這些孩子尚未形成判斷力,聽到甚麼就接受甚麼,(中共意識形態)也許會影響他們一生,這就非常危險。」而中共也深知,這些孩子就是美國未來的領導人,具有中共思維的一代人會把美國帶到哪去呢?

孔院還向華州企業進行滲透。致力於民族、政治自由及人權研究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2019年發表一份調查報告稱:孔院在網站和新聞通訊中刊登廣告,可為本地企業或跨國公司提供服務,包括提供語言、跨文化交流課程及翻譯幫助;也提供一些涉及當代中國的實質性課程。 2012年的一篇期刊文章講到了華州孔院與本地企業合作時提到「我們很高興為星巴克和Microsoft員工準備商務漢語、法律漢語和跨文化交流課程。」

報告還中提到,除了為本地企業提供服務外,當地企業及高管也為華州孔院提供行政、管理甚至財務支持。微軟華人協會理事會前主席、「千人計劃」特聘專家的沈寓實,曾在2012-2013年在華州孔院董事會任職。

孔院還為中共在海外的文化巡演鋪路搭橋,贊助政府派來的官員、學者講座,曾對所提問題進行限制。2019年孔院以弘揚傳統、文化為由,在西雅圖交響樂音樂廳的經典殿堂班納若亞廳(Benaroya Hall)舉辦大型音樂會,在中外古典名曲中穿插中共宣傳曲目,為中共意識形態站台。

(三)中共對社區和政府的滲透

同樣,中共也是下了大功夫通過媒體向社區滲透。中國在美的政策之一,就是設立紅色媒體,支持、收買親共媒體,開展大外宣。據美國智囊之一的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一份報告顯示,60%+的在美華人依賴華語媒體獲得信息,中文媒體極大程度決定了在美華人對世界的看法。報告中說,美國主要的華文媒體《僑報》、《星島日報》、《明報》和《世界日報》都受到來自中共直接或間接的控制和影響。這幾家媒體在華州都有發行點。華州/西雅圖本地的多種華文報紙、電台、電視台都不同程度受中共滲透。

對於不過濾中國新聞的媒體如《大紀元》,長期遭中共破壞報點、損毀報紙,中共還煽動社區排斥。

中共還在華州當地使用各種手段拉攏、扶持當地親共的華人社團、僑團、商會、專業協會、同鄉會、同學會、華人教會,甚至直接組建商會、歌舞團、藝術團,舉辦各種活動,傳播中共意識形態;中共還注資、收買、利用在當地有影響的商業老僑,對當地華人進行控制和影響。

中共對華州情況瞭如指掌,他們把州長和各級政府官員都做了詳細分析,採取不同策略。中共逐一接觸親共派和中立派,尋找機會邀請其到中國,進行腐蝕拉攏,華州當年為中國人權發聲的幾位議員就是這樣一個個從支持轉向了沉默。

中共的長期滲透,加之以中斷經濟合作為威脅,「干預」當地政府。因此華州政府、西雅圖各級政府對於某些遭中共迫害的少數族裔、信仰團體保持距離,也對中共反對的人權和集會鮮有表態。民眾對於民選的西雅圖政府官員受制於中共,並把商業利益看得超過人權表示遺憾。

(四)面臨的選擇:良知或利益

中共正是扼住了華州渴望經濟增長、渴望就業機會之喉,隨意將其擺佈。中共更是利誘企業、團體、個人,在對中國的信息封鎖、人權問題上放棄操守,妥協沉默。

《中國人權觀察》報告中說:「中國政府將人權視為根本威脅。而它的反擊則成為對國際人權體系的根本威脅。在國內,中國共產黨因為害怕政治自由撼動它的政權,建構出一個監控國家、精密的互聯網內容審查系統,監測並壓制所有公開的批評言論,並長期致力構築「防火長城」,防止中國人民接觸任何來自海外的批評政府言論。在海外,中國利用它日益增長的經濟實力打擊批評者,對人權保障體系發動前所未見的強烈攻勢。

「全世界沒有第二個政府,把一百萬少數民族關起來強制灌輸思想,任何人膽敢指責它這種高壓統治就會被其攻擊。」報告中還說,「如果任其橫行,最終人人都難逃中共審查,羼弱的國際人權體系不再能制衡該政府的壓迫」。

華州各界在中共一馬平川的滲透下,免疫力幾乎完全喪失。面對這場針對中共而來的疫情,華州前景實在令人擔憂。

有人這樣說,中共是災源,嗜血啖心以為餐,以利誘人棄良知隨撒旦;中共病毒僅是魔鬼試水的羅盤,真正的大災尚未到來。但瘟疫無情,蒼天有眼。願人們在災難中覺醒,遠離中共這個毒源,平安渡過疫情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