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 6月12日,在觀塘站外發生了前民建聯社區幹事鄺星宇揮刀欲襲擊本報攝影記者Jerry,幸好有路過少年及街坊合力幫忙制伏持刀施襲者,本報邀請到當日英勇制服兇徒的少年接受採訪。

少年叫Jackie,他因此左手掌受傷,斷了兩條神經線,醫生說是永久受創。

要Jackie介紹自己,他直言自己一點也不特別,只是一個普通人。倘若不是發生鄺星宇事件,亦不會有人會對他有興趣。

Jackie憶述事件經過,指當晚知道附近有街站,他剛好途經附近,突然聽到有人大叫 「支持警察」等口號,他匆忙趕至現場,看到一白衣男子與途人發生爭執,當時白衣男子情緒激動並揮拳欲攻擊對方。他沒想太多便出手嘗試制伏該男子,該男子躲開退後幾米後,拔出水果刀,Jackie馬上撲向該男子,並徒手緊握刀刃,將其制伏。

Jackie迅速反應,為在旁的大紀元記者Jerry擋下可能致命的一刀。

不願香港出現第二個「情操高尚」兇徒

回想起當下,Jackie認為,對方即使持有不同政見,亦不可以隨便攻擊無辜途人。並聯想起較早之前將軍澳景林村行人隧道斬人案,法官判詞中稱讚兇徒情操高尚,他不願意香港出現第二個「情操高尚」兇徒,當時即使有擔心過自己會受傷,仍去幫忙。對於被稱作英雄,他說自己絕對配不上此名銜,他只是剛巧路過,略盡自己一分力。

談及傷勢,Jackie說當晚去到醫院,一直包札按壓仍然未能止血,滲血情況持續數小時。後來檢查才知道,左手手掌斷了兩條神經,需要接受手術。

手術後,雖皮外傷看似不太嚴重,但其實現在左手連活動都有困難。往後的復康治療,亦十分漫長。即使狀態良好,也只能達到八至九成康復。

即使如此,Jackie依然非常樂觀積極。本職為廚師的他坦言,現在無法工作,加上本身是左撇子起居生活有很多不便,但即使如此,能夠自己做到的事都希望可以不假手於人。更笑指,無論如何都要自己綁鞋帶,謹守自己尊嚴。

問及有否曾因此感到無奈,他說初期確實有感到很大無力感,亦指出受傷後,手停口停,曾經向政府求助,但結果收到的答覆是,可以申請每個月1,500元傷殘津貼。令他對政府感到十分失望。

社會人士 朋友關懷 擊退無力感

但是社會上很多人伸出援手,主動關懷及幫助他。再加上身邊朋友對他關懷備至,照顧有加。無助感很快便消除了。他亦希望透過今次採訪向所有曾經幫助過他的人致謝。

即使受傷後的生活是如此不便和困難,Jackie仍然堅持,就算再來一次,他也會同樣地挺身而出。他反問「為甚麼不出手?」並直指,事情無關政治,只是履行市民的負責。在有能力的情況之下,阻止衝突事件的惡化。並指警方當時僅一街之隔外的,卻遲遲未有行動,Jackie表示十分無奈,倘若當下警方能夠出手制止,事情不會惡化至此,希望警方檢討做法。

社會衝突持續爆發一年,Jackie 坦言認為一切皆因政府太無能。無論是醫療、貧富懸殊還是通貨膨脹,社會問題比比皆是。 他以自己作為例子,任職廚師的他,月收入約2萬元,相對同年人,已經較優厚。但他認為2萬多元月薪,在現今香港社會只是一個生存指標,無法叫年輕人安居樂業。

談及逃犯條例,Jackie更笑指「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坦言自己居住的地方靠近抗爭地區,幾乎每日下班,看到的都是硝煙瀰漫的街道。在社交媒體上,不斷看到學生、青少年和社會各界人士的紛爭。

對香港仍然懷抱希望

他認為,近一年來不間斷的社會衝突、暴力及流血事件,並非單單因被捕的年輕人而起,政府責無旁貸。現況如此,Jackie對香港仍然懷抱希望,認為只要堅持努力不懈,一定能夠爭取到自由。同為年輕一代的Jackie,說自己最受香港人的毅力影響。事至今天,即使香港人在街上看到白紙仍然會駐足觀看——紙雖無字,心中有字。 正是最好例子。

Jackie說打動人心的,也包括一眾民間自發組織,願意伸出援手去協助年輕人。他說曾經聽聞過,有年輕人因為政見與家人不合,被斷水斷糧,連三餐溫飽都成問題,飢餓得要靠喝礦泉水充飢。他說如果沒有那些民間自發組織去幫助他們,將他們帶出無助的困局,年輕人也沒法繼續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