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目前正經歷三十多年來最嚴重的洪災。而三峽大壩的作用越發引起外界的質疑。三峽當年設計和建造旨在要「馴服」長江,但大壩從籌建那一刻起,一直引發各種爭議。

長江一帶一段時間以來暴雨持續不斷,多地發生塌方,道路和農田陷入汪洋,部份河堤面臨決堤威脅。這場席捲中國的洪災目前已經波及至少27個省份,多個城市的洪水預警信號進入最高級紅色。

儘管中共政府宣稱,三峽大壩減少了洪峰,使經濟損失最小化,減少了死亡和緊急撤離的人數。但路透社報道,批評人士表示,長江和幾個主要大湖出現歷史性高水位證實,三峽大壩未能起到其設計的作用。

路透社引述美國阿拉巴馬大學(University of Alabama)研究中國洪水的地理學家大衛·尚克曼(David Shankman)的話說:「修建三峽大壩的主要理由之一是防洪,但是在建成不到20年,我們就面臨著有記錄歷史以來最高水位的洪水。」

他還說,實際上,三峽大壩無法阻止這樣嚴重的洪水。

路透社說,長江的部份流域,包括其支流和洞庭湖、鄱陽湖等主要湖泊卻仍然創歷史高水位。

據報道,長期以來對三峽大壩工程持批評態度的中國地質學家范曉說,「三峽水庫只能部份和暫時攔截上游洪水,但是對長江中下游強降雨引發的洪澇災害無能為力。」

范曉認為,三峽大壩和其它主要大壩項目因為改變長江下游的泥沙流向可能會使洪水惡化。大壩工程發電的需要也破壞了防洪。

「當人們只考慮用水庫解決防洪問題時,他們往往會忽視,甚至削弱江河湖泊調節洪水的自然能力。」范曉說。

阿拉巴馬大學地理學家尚克曼認為,三峽大壩水庫沒有能力去顯著控制最嚴重洪災。

江西境內7月8日的大暴雨,造成鄱陽縣問桂道圩、中洲圩、崇復圩等多處圩堤潰堤,江嘉嶺村的昌北圩堤也出現決口。空拍影片顯示,鄱陽縣境內許多鄉鎮已是一片水鄉澤國。

大陸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之子黃觀鴻認為,今年的洪水特點暴露了三峽大壩設計的最大缺陷。

他在接受新唐人專訪時談到,早在當年建三峽大壩的評估會上,陸欽侃、黃萬里等都堅決反對修三峽工程,就提到當遇到今年的下雨模式、遇到這種洪水模式時,花那麼多錢修的這個三峽大壩,救不了夏季的這個汛情。

他表示,「(父親)一直強調在重慶和武漢兩個大城市的江河幹流上是不允許建大壩的,這也是三峽水庫設計時最大的缺陷。」

「現在事實證明三峽大壩不放水也不行,放也不行。不放重慶要淹,那放水,像現在的武漢一樣。武漢長江段在武漢是一個地上河,你這個時候再雪上加霜,還大放水,那武漢不就淹得更厲害。(現在武漢)就是這麼一個局面。」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