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12日本港舉行的民間自發立法會初選投票,以61萬人參與令全世界驚喜的同時,也令中共膽寒。令民主派更進一步有望在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取得勝利。

12日晚主辦機構向媒體公佈,近61萬人參與這場無法律約束力、憑道義良知的全港首次初選。

外國民眾讚嘆說,香港民間自發的初選非常理智,民眾配合得也非常好,這說明香港人很有智慧,也很得民主政治的精髓。這次在夏天投票,民眾是很辛苦的,要帶證明文件去,投票站很少,主要是靠議員辦事處和黃店,手續又不方便,以及宣傳不足,仍然有61萬人參與,香港人再創奇蹟。

14日,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表示,今次初選可令民主派在9月立法會地區直選配票工作更順暢,令達到「35+」目標進一步提高。他提出「乘勝追擊」新目標,稱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建制選民亦感不滿,如成功把他們「由藍轉黃」,可形成一股「政治旋風」,可令民主派取得議席增加至「40+」,甚至最新預測可能達到「45+」。

█ 圖為7月9日,對於當局指民主派初選,可能 涉嫌違反選舉條例及港區國安法,戴耀廷(前排 左二)表示,按照常理看不到有可能違法。( 大 紀元資料圖片)
█ 圖為7月9日,對於當局指民主派初選,可能 涉嫌違反選舉條例及港區國安法,戴耀廷(前排 左二)表示,按照常理看不到有可能違法。( 大 紀元資料圖片)

中聯辦氣急敗壞 要DQ民主派候選人

有本港親共陣營內部人士爆料,12日晚60萬人初選投票消息傳到中南海,北京高層十分震怒,亦很害怕。他們罵中聯辦怎麼沒能及時阻止初選,這等於是60萬人聯合起來公開對抗北京,給新頒佈的國安法一個下馬威,同時給國際社會傳遞了一個強烈的信息:香港人沒有屈服,香港人沒有倒下。

13日晚,中聯辦發表聲明,指責香港泛民「非法初選」,指責反對派簽署「共同綱領」,揚言協調參選立法會的目標就是要控制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特區政府、全面「攬炒」香港等,已經涉嫌觸犯港區國安法第22條,以及本地選舉法律。

不過懂點法律的人都知道,這次名義上叫初選,實質只是民間請願,只不過請願書是以選票的方式進行,這根本不涉及法律。這種內部投票方式,談不上非法初選,更談不上違反國安法。

14日中共喉舌《大公報》直接說,要DQ(取消資格)所有參加初選的人,DQ所有簽署共同綱領的人。

負責統籌初選的戴耀廷在初選結束後說:「如果民主派候選人無理地被當權者取消資格,等同像國際社會發出政治訊息。香港人堅定地爭取民主,只是中共無理地背信棄義。」

政制事務局於7月13日晚突然發表聲明,稱關注上周末舉行的立法會初選活動,指有投訴,稱舉辦單位主張號召贏取「35+」立法會議席後,全面否決財政預算案,以達致「攬炒」目的,涉嫌構成「港版國安法」第22條所規定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即以非法手段嚴重干擾、阻擾、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區機關依法履行職能。

聲明說,如果發現任何違法違規情況,會即時轉介執法部門依法查處,又警告指,「若任何人在選舉過程中弄虛作假,又或違反任何法例,政府必定會嚴肅處理,絕不姑息,對違法人士依法進行查處」,最後重申,民主派舉行的所謂初選活動,不論其形式、程序以至結果均不為香港選舉法律所承認或認可。

國安法針對大多數人

中國問題專家石山說,港府聲明的基本論調都是中聯辦的,除了甚麼「顏色革命」,和甚麼「目的是要控制立法會」。原因很簡單,連香港政府官員也覺得,顏色革命和控制立法會,實在是可笑的指責。但正是這兩條可笑的指責,構成了中聯辦整個聲明的核心。

因為北京實施國安法,核心目標就是要阻止民主派在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中達到「35+」議席的目標。對北京刺激最大的,是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區議會原本是親中陣營控制的,民建聯、工聯會,也就是中共的嫡系部隊,佔據了區議會大部份議席。對中聯辦,對北京來說,區議會選舉被打敗,其實就是一場顏色革命。

在選前,港澳系統做了調查,報告北京,認為沒問題,肯定贏的。但沒想到年輕選民大幅度增加,沒想到本來鬆散的民主派協調起來,動員了很多力量,最後獲得區選大成功。所以北京震驚,中聯辦為此背責。

石山又說,中聯辦和港府同時發表聲明反映中共害怕初選結果,那是真實的民意體現。如果初選違反國安法,就等於61萬在初選投票的香港人都違法,也意味著港版國安法並不是港府所說的:針對少數人,而是針對大多數人的惡法。

北京越做出離譜的事 美國制裁越升級

時事評論員蕭若元在台灣製作節目說:「61萬人投了票,又是令到北京非常頭痛的一件事,即是在接下來的選舉,比起區議會選舉,是否會再多數十萬人投票呢?然後因為國安法,是否又會有二、三十萬人由藍絲轉為黃絲呢?因投票是暗票來的,你始終捉他不到的。」

「我們就等北京做些很離譜事去應對。我覺得北京一定會想辧法DQ黃之鋒,但可否DQ全部本土派和抗爭派呢?如果他要這樣做,讓他這樣做,這就是做這件事的目的。現在恐嚇到他要這樣做,因為美國說,如你做的事很離譜,他的制裁又會升級。」◇

初選體現香港智慧的民主政治意識

香港的立法會類似西方的國會,具有傳遞民意、制定法律的重要作用。特別是中共人大強行制定港版國安法之後,具體條款還將由立法會決定。如何讓民主派獲得立法會70個席位中一半以上的席位,成了本港市民的普遍心聲。

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支持民主、反對中共暴政的泛民陣營取得壓倒性勝利,18個區中,17個區都是民主派當選,只有一個外島區依舊是親共的建制派把持。這令中共非常氣惱,香港原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區議會選舉結束後變相下台。

區議員主要負責社區服務等基層事務,對於本港整體大方向的決策還沒發言權。為了切實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民主派還需要在立法會佔據一半以上的席位,從而真正控制立法會下屬的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工商、政制、發展、經濟發展、教育、環境、食品安全及環境衛生等18個事務委員會,切實參與到香港重大事件的決策中。

立法會70個議席的來源比較複雜,分5個部份,一是從香港島、九龍西、九龍東、新界西、新界東選出35個地方選區的議員;二是從23個界別以多數票制各選出一個議席;三是勞工功能界別以全票制選出3個議席;四是鄉議局、漁農界、保險界、航運交通界4個「特別功能界別」按選擇次序淘汰投票制,選出4個議席;五是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選出5席。

由於新當選的區議員很多都願意參與立法會選舉,在比例代表制下,就會出現民主派內部互相競爭、導致票源分散等混亂局面。

「三投三不投」初選聯署 類似請願簽名

於是,民主陣營參選者普遍認為,需要一個良好的初選/協調機制,民主派才有希望奪取所需直選議席。

曾領導和平佔領中環而被判監16個月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立法會前議員區諾軒,以及各區有意參選人士達成協議,將在全港直選選區及超區舉行選民自願投票初選,選出的候選人才能去參加立法會選舉。

他們成立了「三投三不投」立會初選聯署(The Legco Petition say No to Primary dodgers),其實就是民間請願,呼籲香港選民,2020年立法會選舉時,不投票給以下三種參選人:(1)反對舉行初選/協調的,(2)有初選/協調機制但不參與的,(3)初選落選後不肯退選或協調組隊的,不投!

https://www.legcopetitio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