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拋出「港版國安法」,引起香港人強烈反抗,引發全世界正義譴責,還很可能遭到強力制裁。中共要撕毀「一國兩制」,不是因為太囂張,而是內心太恐懼。

2019年,「反送中」運動展示了香港人的勇敢,中共被迫收回《送中條例》,香港人贏了第一陣。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中聯辦、港府傻眼,中共灰溜溜,香港人贏了第二陣。今年9月,香港立法會將重新選舉,中聯辦和港府應該不敢拍胸脯了,中共更怕了。

一旦香港民主派在立法會過半數,港府將難以推行中共的重要指令,中聯辦將失去功效,更別想再推動「23條」或《送中條例》,香港人的五大訴求,還很可能在新的立法會通過,港府官員、港警可能被調查、審判,中共自然無比恐懼。

於是,中共迫不及待的強推「港版國安法」。中共急於動用中共國安,直接到香港迫害民主派人士,直接打壓少數獨立正義媒體,甚至直接迫害法輪功。

被赤化的香港警察雖然大打出手,但在媒體監視之下,卻不敢當街大肆公然殺人,也不敢抓捕媒體記者,更做不到隨意抄家、綁架、消失。只有大陸的國安、國保警察、610等,才對此輕車熟路。中共認為,這或許是阻止民主派人士成為立法會議員的唯一手段。

一旦「港版國安法」通過,大陸的國安、國保警察、610等直接進入香港,民主派人士很可能被一個個消失,敢於街頭演講、唱歌的,也會被消失,法輪功在街頭講真相,同樣可能被消失。

香港警察不敢做的,大陸的國安都可能做,越殘忍、越沒底線,越可能嚇住香港人。這就是中共的算盤,用殘酷的恐怖訓練,嚇唬香港人,就像70年來嚇唬大陸民眾一樣。

中共妄圖殘害少數香港人,嚇住大多數香港人,但中共又害怕強大的國際制裁。中共當然了解香港的關鍵作用,目前應該在試探國際反應,一旦苗頭不對,中共就不得不退縮。畢竟中共陷入了國際孤立,中共實際很在意形象,否則不必「援助」口罩,還要「感謝」,更不必在世界衛生大會上撒20億美元。

兩會前,中共還做了另外一件事,國台辦發佈了「惠台11條」,目的就是一個,留住台商,最好還能擴大投資,最大限度的解救中國經濟衰退。5月20日台灣總統宣誓就職,隨後的兩會報告中,中共的對台政策卻忽然輕描淡寫,同樣是怕台商跑掉。

中共當然知道,港商、台商最早帶進外資、工廠、技術和訂單。現在西方各國紛紛撤離供應鏈,中共最需要的,又是港商、台商,他們也是中共權貴的搖錢樹。他們要走了,中共權貴就徹底斷了財路,更斷了向海外轉移財產之路,黨內沒人真想「同甘共苦」。

中共想嚇唬香港人,又擔心嚇跑了港商、台商。聽到「港版國安法」,香港富人已經開始撤離,台商也不會無動於衷。如果美國真的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一國一制的香港對中共就失去了意義。中共高層現在可能還不清醒,應該很快就不得不清醒了,無論怎麼折騰,中共都無路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