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多個公民團體星期四(7月9日)舉辦論壇,探討香港實施國安法之後續效應,並展望台灣針對香港抗爭者所展開的人道救援。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介民於論壇中指出,香港的國安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法律,而是以法律語言作為論述門面或「遮羞布」,但實際上是一套封閉性的政治壓迫體制和國安建置,它代表的是北京要在香港設立一套為所欲為的政治壓迫制度。

據美國之音報導,吳介民推測,北京之所以在此時對香港開鍘,可能是中南海已經準備好要打一場持久的美中對抗,在此新冷戰形塑的前提下,香港將是北京抗美之整體戰爭的其中一場戰役,而國安法的意義就在於,北京要在香港和自由世界或者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之間「蓋下柏林圍牆,(藉以)切斷香港和國際的聯繫。」

一旦香港關門、北京在港的壓迫體制成形,下一步,北京的霸權擴張會僅止於香港、還是會以更激烈的手段、「像納粹一樣」,繼續向台灣或其它境外地區擴張,將取決於自由世界在香港問題上的態度,他說。

「最關鍵的就是,整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香港(問題)的態度,如果(給)中方的訊號足夠強硬和明確,那它可能在香港問題上,一定程度就收手,但如果西方的訊號不夠明確,它(北京)可能就繼續擴張」, 吳介民說。

遺憾的是,相較於只有27個國家(不含美國)表態反對香港的國安法,因為北京的政經實力,已有53個來自中東、非洲和部份拉丁美洲的聯合國成員國表態支持北京在港實施國安法,隱約顯現未來新冷戰氛圍下、美中兩大陣營勢力的可能分佈。

因此,包括吳介民等多位學者和公民團體都呼籲全世界的民主國家要積極表態、強硬反對中國對港人的打壓、及以實施國安法來嚴重破壞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尤其台灣,他說,「如果今日不撐港」,下一步北京劍指台灣,「明天誰來撐台灣呢?」

在此香港變局下,吳介民也呼籲,台灣應吸取香港抗中的經驗,並向香港傳遞台灣過去抵抗威權統治的經驗,且進一步發展成為全球公民社會的中心、在「撐港國際隊」中扮演包括資訊、後勤、論述和連結的角色。

吳介民分析,當初柏林圍牆出現後,東德才沒辦法透過東柏林走進西方世界。從蓋圍牆角度看,他指出,香港對北京來說仍有破口,因為港人目前仍然可以維持抗爭局面;此外,未來中共的意圖若不僅是「關門」,而是企圖以香港作為侵略擴張的第一步棋,「下一步大家要擔心,中國(中共)將明確劍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