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參與「廈門聚會」遭非法逮捕的法律學者許志永和人權律師丁家喜,被關押在山東臨沭縣看守所已接近半年,但仍然無法會見律師。家屬更發現看守所沒有兩人的紀錄,情況恍如人間蒸發。

許志永和丁家喜的代表律師7月8日先後抵達山東臨沂爭取會見當事人,卻徒勞無功,知情人士透露,當局引用中共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拒絕律師的會面要求。

知情人士:「因為根據中共的法律規定,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需要偵查機關批准。律師也想為兩人存款,但是沒有存成功。他們以各種理由拒絕了。」

去年12月初,許志永和丁家喜與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異見人士在廈門聚會,其後在山東警方的跨省抓捕行動中被捕,被視為主要涉案人。

知情人士:「為被羈押的人存進生活費是有利於保障這些被羈押的人,改善他們在看守所的生活,但是當局卻不讓存款,顯然他們在看守所的生活狀況是堪憂的,這也是對許志永和丁家喜的變相酷刑。這實際上斷絕了他們跟家屬和律師的聯繫途徑。」

知情人士引述辯護律師表示,廈門聚會的相關人士已取保候審,意味案件偵查已經完成,當局不應阻礙辯護律師會見。在中國法律下律師有權見當事人,就算最後是秘密審訊,也必須有律師參與訴訟。

知情人士:「中共當局最起碼應當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依法保障許志永和丁家喜的合法權利,依法保障律師行使權利。中共當局不應背信棄義,違反自己制定的法律,沒有任何理由和事實可以拒絕律師會見。」

許志永的家屬早前也專程到臨沂市,準備為許志永存錢,卻意外發現看守所繫統裏根本沒有二人的資料。

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認為,這只能證明一點。「很可恥又可笑,那麼大的一個國家,關一個人不敢用他們的真實姓名是一種笑話。現在疫情過去找不著藉口了,就躲著不接我電話。那時候告訴我逮捕證不是造假,關押人員的名字就可以造假嗎?只能說毫無公信力。」

外界估計,當局在電腦裏用了化名做紀錄。羅勝春則形容兩人恍如人間蒸發。

羅勝春:「他們反覆強調人是關在那裏的,那裏的警官也承認他們關了這兩個人。而且逮捕通知書上也寫了這兩個人的名字。他們不敢說他們被蒸發了,但是他們不放名字的做法,是完全沒有道理的。這也表明他們所做的見不得人,偷偷摸摸。」

除了許志永和丁家喜,近期成為當局打壓目標的還有寧夏律師馬萬軍,他被指轉發「不當言論」,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 寧夏司法廳就是否吊銷他的執照,9日在銀川召開聽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