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維權律師丁家喜,許志永在看守所遭迫害細節被曝光。2月1日下午,彭劍律師等待近48個小時,在臨沂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通過網絡影片第二次會見到丁家喜。2月5日,許志永獲律師會見。6日,許的女友李翹楚被北京郭警官約談,隨後被山東臨沂警察帶往臨沂。

丁家喜和許志永的律師再獲會見 遭酷刑細節曝光

2月1日下午,彭劍律師等待近48個小時,終於通過網絡影片第二次會見到丁家喜,這次會見沒有網絡和設備故障,交流比較順暢。

丁家喜表示:當時被抓時是(2019年)冬天,只穿一件衣服,光著腳穿著拖鞋被帶走的,外面寒風刺骨。在煙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長達6個月不見陽光,每天24小時被日光燈照射,不讓洗澡刷牙,被剝奪睡眠73天疲勞審訊,103天零口供,連去走廊和衛生間都要帶黑頭套。

2020年4月8日,丁家喜被綁在老虎凳上7天7夜不讓睡覺,腰部和背部被繫上兩個束縛帶勒至極限,致使呼吸困難。每天8人分4組,從上午9點到第二天早上六點不間斷的被審訊。早上6點到9點允許上洗手間,吃飯走動,但不讓睡覺。4月28日到5月6日再被輪流審訊,每天只讓睡4個小時,凌晨2點到6點。期間,出現兩次昏厥,失去記憶。

會見臨結束時,丁家喜委託彭劍給朋友們提前拜年問好:牛年牛氣沖天!展現出更多勇氣 ......

得知丈夫被酷刑,丁的妻子羅勝春說:「我心痛難熬。」

2021年2月5日下午,梁小軍律師通過遠程影片會見了許志永2個小時。許志永講述了去年4月底轉去煙台指定監居時的酷刑,連續一個多星期,每天十幾小時被綁在鐵椅子上,被限制喝水,忍受著飢餓,往返監室時被戴黑頭套和沉重的頭盔。

許志永表示:夥食還是每頓1個饅頭長期吃不飽,看守所裏沒有供煖,最冷時屋內降到0度,耳朵凍傷了,又疼又癢。沒有熱水洗澡,1個月洗兩三次冷水澡,每天上下午僅10分鐘放風,還經常以警察忙為藉口被禁止。警察告訴說,在電腦係統裏沒有我和丁家喜的名字,是無名關押。

最後許志永說,「曾想隱居山林悟道,上天用他們的手送我『顛覆』的名,我欣然接受這磨難,這榮耀。公民們,這是我們的榮耀,是中華之重生的神聖使命。」

許志永女友李翹楚。(網頁截圖)
許志永女友李翹楚。(網頁截圖)

公開男友許志永遭酷刑 李翹楚被帶走

大陸女權分子李翹楚,6日晚疑涉及「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山東臨沂警察帶走。李翹楚被帶走前,曾於FB公開男友許志永在派出所遭受酷刑逼供的情況。隨後翹楚的父母被叫到北京通州玉橋派出所,要求在拘留通知書簽字,面對的人自稱是臨沂警方。翹楚父母想要看明白拘留文書內容,警察不允許。翹楚爸爸只記得上面有「李翹楚涉嫌顛覆」幾個字。翹楚父母拒絕簽字,警察隨即將拘留通知書收回。

此前,李翹楚得知許志永在看守所餓肚子的事,就夥食問題於2021年1月31日,向臨沂市公安局寄出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2月3日已經顯示簽收。希望這些微小的努力讓看守所中的家人被合法對待。沒想到這麼快也被抓了。有網民說:「夫被抓,妻不能喊!婦孺皆罪。」

當得知李翹楚被抓後,她的好友和更多民眾站出來聲援,美國筆會對中共政府再次關押李翹楚發表聲明。

維權人士野靖環表示:「剛剛得知李翹楚被顛覆國家政權罪抓到山東臨沂了。前幾天她來找我一直哭,她的抑鬱症嚴重了,三天沒睡覺,頭痛欲裂。」「因為第一次律師會見許志永後告訴她:志永說不知要坐牢多少年,不要等他了,找個好人嫁吧! 這麼一個羸弱女子,也成了顛覆國家政權了!國家政權怎麼變得如此弱不禁風?」

維權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表示:「越想越生氣!那一個饅頭多大?別以為二兩一個!和平被監視居住時,一頓只有像鵪鶉蛋大小的兩個小饅頭!餓得和平爆瘦30斤。」「李和平被宣判的時候,一個身高164的爺們兒,體重只有100斤。骨瘦如柴,面目蒼老,我都沒認出來!」「今天翹楚為這饅頭控告山東警方,山東就為這饅頭來京抓人。」

丁家喜妻子羅勝春表示:「翹楚為志永、家喜被酷刑、被虐待發聲,遭再次抓捕,中共剝奪人權肆無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