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葉廣才是州縣的生員,他有出眾的才華。平常身體強壯健康,沒有疾病,以致到了老年,他的健康和思維都沒有絲毫的衰減。

他臨死前3個月,就辟穀了,每天只飲一瓶水,容顏氣色,卻與從前一樣。

有一天,他忽然穿好衣服,戴好了帽子,到宗廟中,對著祖宗的牌位,依次拜別,還叫來自己的兒子葉寵公,以及族中的弟子葉見山,讓他們也參拜。拜完以後,葉廣才對兒子葉寵公說:「抬棺材來,你父親我就要走了。」葉寵公大吃一驚,說:「大人沒病,為甚麼說這樣的話?」葉廣才大怒,催得很緊急。侍候的人說:「他老人家犯糊塗,只是說胡話罷了,您姑且聽他老人家的!」葉寵公只好派人把棺材抬來。

棺材一到,葉廣才老人一揮手就進去了。他躺在棺材裏面,囑咐說:「不要裝殮,裝殮就苦了我了。」

過了一會兒,葉廣才好像要瞑目似的。不久,又睜開眼睛,看著他的兒子葉寵公說:「我有一副聯語,你為我記下來。」聯語是:「辟穀身輕,總把清高還造化;降生任重,尚慚忠孝謝君親。」並講:「你給我記好了!」說完,葉廣才立即就死了。人們都感受到這種情境的奇特之處。

葉廣才臨死前一天,曾經指著堂前的燕巢,對他的弟子葉見山說:「你今年一定有子,如同這個燕巢一樣;並且,兒子還會顯貴。」沒有多久,葉見山的妻子便生下了葉台山。葉台山長大後,官至大學士少師,果然成為顯貴。

葉龐公和葉見山兩人一直記著葉廣才的那副聯語:

辟穀身輕,總把清高還造化;

降生任重,尚慚忠孝謝君親。

這副對聯的意思是:修道對身體健康,大有進益。做人應該清白高節,直至死而無憾;從小長到大,要為社會擔當重任,不斷地效忠國家、孝奉雙親!

葉廣才自身修道獲成,並有了預知能力。他在臨終前,還不忘教導下一代:要清白律己,忠孝做人。

這正是得道者的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