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環保人士、防止氣候變化積極倡導者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向公眾正式道歉,承認在過去的30年裏氣候變化恐慌製造者把「氣候變化恐慌」強加給了公眾。

謝倫伯格曾被時代雜誌稱為環保英雄,他作為一名環境保護倡導者長達30年,作為一名防止氣候變化積極倡導者長達20年,曾經應邀就氣候問題向國會作證,並且自稱曾經作為評審專家評審國際氣候變化小組IPCC(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所做的評估報告。可是如今他感到有責任「就我們這些環保主義者曾經嚴重誤導公眾」而表示道歉。

6月28日謝倫伯格通過《福布斯》網站發文表示道歉,但是該文已經不見。該公司在一封通過電子郵件寄給《大紀元時報》的聲明中寫道:「《福布斯》要求撰稿人嚴格遵守編輯要求,該文不符合編輯要求,因此被刪掉了。」

然而,謝倫伯格的道歉隨後於6月30日在在線雜誌「小羽毛筆」(Quillette)上發表,該雜誌稱致力於提供一個「自由交換思想」的平台。

「和所有其他環保主義者一樣,我對自己危言聳聽的言論感到歉疚。」謝倫伯格在他的文章中寫道,「多年來我一直把氣候變化說成是一個對人類文明的『真實存在的』威脅,並且把它稱作一場『危機』。」可是如今謝倫伯格說,氣候變化「甚至不是我們面臨的最嚴重的環境問題」。

氣候到底發生了甚麼?

謝倫伯格說,「氣候變化正在發生,但不是世界末日。」他認為就這個問題而言,人類活動並沒有造成大規模的物種滅絕,氣候變化也沒有造成自然災害。

謝倫伯格說,與「氣候變化的虛假信息宣傳」相反,在過去的17年裏,野火在全世界都在減少,引發加利福尼亞州和澳洲的森林大火的真實原因是森林裏木材燃料堆積。他說,就像美國一樣,大多數富裕國家正在減少碳排放量,法國、德國、英國的排放量從上世紀70年代就開始下降。

此外,人類在地球上賴以生存的最關鍵因素——生產充足的糧食供給持續增長的人口——隨著氣溫慢慢增高,也會變得越來越容易。據他講,地球上種類繁多的動物物種面臨的最大威脅是棲息地喪失和捕獵。

謝倫伯格說,上述斷言來自最嚴謹的科學研究,包括可以被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和IPCC接受的研究,以及其它研究。

作者談到,當他認識到人們就氣候變化製造的恐慌竟然達到如此程度的時候,他感到必須要寫一本書。他說,觸動他的原因:一個是來自紐約州的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即「AOC」)宣稱「如果我們不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12年後就是世界的末日」;另一個是英國環保組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宣稱「氣候變化就是殺害兒童。」

謝倫伯格的書《災難永遠不會有:為甚麼說環保人士製造的恐慌傷害了我們大家》(Apocalypse Never: Why Environmental Alarmism Hurts Us All)提出了這樣一些觀點,譬如,工廠和現代耕作方法是改善環境、促進人類進步的關鍵;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要求把用於開發能源的土地從0.5%增加到50%。」

這本書還提出,素食主義對減少個人的溫室氣體排放所產生的作用不足4%。

氣候意識形態掩蓋著甚麼?

謝倫伯格說,有關氣候變化的危言聳聽的背後的意識形態就是現代版的馬爾薩斯主義,它以18世紀英國經濟學家馬爾薩斯命名。在謝倫伯格看來,馬爾薩斯相信「外面的窮人太多……符合倫理的事就是讓他們死。」他說,馬爾薩斯確實歡迎瘟疫和饑荒,這樣可以減少貧困人口。

然而謝倫伯格聲稱他仍然對未來寄予希望,他說「世界各國正在公開地回歸利己主義,拋棄馬爾薩斯主義和新自由主義;大量的證據證明,對人類和自然而言,我們的高能源文明比氣候變化恐慌製造者希望我們回歸的低能源文明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