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參議員金伯利·基欽(Kimberly Kitching)在近期的研討會上表示,經歷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後,讓澳洲人更加認清了中共。澳洲議會和政府採取一系列行動,抵禦中共的滲透。

基欽是國際議會間聯盟的澳洲聯合主席。她是澳洲參議院首席參謀長,政府問責制的影子助理部長和反對黨事務副主管,並一直在強烈批評維多利亞州工黨的同僚對中國(中共)的支持。

交往應基於價值標準 澳洲人對中共看法改變

基欽說,澳洲保持與香港同步,因為我們在香港擁有龐大的澳籍人士社區,也因為我們擔心西藏、香港、新疆等地的情況都預示著危險,我們確實擔心著並及時了解著這些問題。

當天,她剛從議會外交事務防務與貿易聯合常務委員會來,我們聽取了部份關於維多利亞州政府的簡報,該州政府在BRI(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平台下簽署了加強貿易的協定。

基欽認為,澳洲對與中國的雙邊關係的看法發生了變化。「現在我想每個澳洲人對中共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認為部份原因是由於瘟疫大流行期間,這裏的中國獨資企業將PPE(個人防護設備)運回中國。例如綠地集團(Greenland Group)公司和Risland公司,將這些必要的設備送回中國大陸。很多澳洲人對此事感到非常不安和憤怒,並強烈抗議,因為顯然我們的醫護人員在這裏需要這些設備。因此,這種現象讓人們懷疑中(共)國能否是一個良好的全球公民。」

六月初,北京站出來說,訪問澳洲要非常小心,因為那裏有反華活動。北京方面還一直在發佈有關學生是否應該在澳洲學習的媒體報道。在高等院校中,澳洲有很多來自中國的全額付費學生,第三產業很依賴這些學費,涉及數十億元的資金。

基欽認為,澳洲在對中國的貿易中陷得很深,確實有許多公司與中國進行了貿易。但是澳洲人普遍認為,與中國的交往應應基於價值標準,這一點必須是首要的。在澳洲議會中肯定會有新的觀點和運動,至少人們在這方面的意識正在加深。目前,澳洲在許多方面都在收緊,涉及許多層面和許多部門。部份原因是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有很多與中國的貿易,需要決定進退取捨。

在2009年墨爾本國際電影節上放映了一部關於維吾爾社區領袖熱比婭‧卡德爾(Rebiya Kadeer)的紀錄片,《愛的十個條件》。墨爾本的中國領事館竟然要求從電影節節目單中刪除這部電影。

對此她感到憤慨:「我們的制度取決於人們能夠具有思想自由,能夠看到事物並真正得出自己的結論。在西方自由民主社會中如此重要的批判性思維的價值,顯然不是令中國領事館高興的事。但這確實是對我的一個喚醒,讓我明白了中共是如何運作的。」在我們的高等教育機構中也有一些中共利用其經濟影響力的案例。」

她總結道:「我們八百多年的(哲學)體系是基於蘇格拉底的理論,依靠的是批判性思維,這理論經歷幾千年的歷史,可以回朔到那些在雅典衛城討論哲學的人,我非常堅信這些理論使我們的整個系統強大。我不認為另一個國家能夠進來並告訴我們應該在我們的大學中教授甚麼。」

中共無法制 澳洲政府拒絕引渡法

澳洲議會拒絕了一項引渡條約,基欽是該條約委員會的一員,該委員會反對與中國訂立引渡條約。基欽認為,外交部長對此事很重視,實際上參與決議的人來自各大黨派,包括綠黨、阿爾卑斯黨、工黨,「我們顯然是聯合在一起。」

她說,從澳洲議會的觀點來看,澳洲必須確保與中國進行基於規則和價值的互動。「我們不想與一個我們不認為有法治的國家訂立引渡條約,我們無法放心地把人引渡到那裏。中國是否會認可放棄了中國公民身份的澳洲公民的身份,有一種觀點認為北京不會承認公民身份的變化。當然還有很多來自香港的證據,以及在香港生活的人們的看法,所以我們對引渡條約表示拒絕。」

被中共滲透嚴重 澳洲通過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方案

我們最近通過的是提高外國影響力透明度的方案,由保守派政府提出,但得到了反對派勞工黨的支持,所以是兩黨一致通過。我們不希望外來力量對我們的政治體系產生明顯影響。

基欽介紹,在澳洲的其它機構中的滲透情況,例如澳洲議會的電子郵件系統曾遭到許多網絡安全方面的攻擊,現在已經被黑客入侵,而我們實際上並沒有相應的追究政策。眾所周知,很少有個人可以做到那樣的水平,那樣複雜精細的網絡安全破壞肯定是國家行為。

據報道,在2011年,中國已經入侵到澳洲的議會系統達兩年之久。近期我們對議會系統進行了更多的研究,顯然這裏的人們對做這種事的國家不會有好感。這對我們是個警醒。

中共還在影響民主國家的大選,從法國大選和美國大選中看到一些例證,中共在這些選舉中嘗試影響當地的社交媒體。所以我們採取步驟制定了外國影響力透明度的方案,由聯邦司法部來執行。

最近澳洲還加強了對外國投資的審查,職權部門包括了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和國家安全部門。國家安全部門的參與力度更大了。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有針對性地拒絕外國投資。

基欽說,澳洲現在對於將達爾文港的99年土地租賃權租給了給一家中國公司感到十分擔憂,如果發生任何衝突的話,顯然達爾文港會是非常重要的。目前那裏有幾千名美國海軍陸戰隊人員,加強了防禦能力。那個港口是關鍵的基礎設施,但它被出租了,是由北領地州政府出租的。如果是現在的話,無論是澳洲政府或州政府都不可能進行這樣的安排。

這次論壇是由加拿大知名智囊、滿地可種族滅絕和人權研究所(Montreal Institution for Genocide and Human Rights Studies–MIGS)舉辦的名為「十字路口的中國:疫情下站起來捍衛人權」的影片研討會,多位國際知名人士就中共侵犯人權和導致大流行病蔓延危害世界的問題進行了深度的研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