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月以來,中國南方地區連續多天強降雨,貴州、四川、重慶等地出現洪災。近日,湖北宜昌市遭遇暴雨襲擊,而宜昌上游的三峽大壩、葛洲壩洩洪,導致下游宜昌市被淹水,這讓三峽大壩的議題再次受到關注。

200米級以上高壩世上之最  致地震頻發

在中國,興建了超過2.2萬個15米的水壩,大約佔世界水壩總數的一半,也是200米級以上高壩最多的國家,包含四川省的雙江口大壩及錦屏一級水電站大壩、雲南的小灣大壩等等。然而,高壩的背後隱藏著許多危機,有學者曾調查三峽水壩,發現大壩建造完成後,當地增加了300多次地震,震度約為2至3級,這數字遠超過先前的紀錄。

台灣成功大學土木工程博士賴明煌曾提到,「水庫截斷河道,水流會滲入地面下的不連續層,也就是斷裂帶,經過水的潤滑作用,所以衍生地震。」

1936年,美國胡佛大壩(Hoover Dam)竣工發電後,開始接連發生地震,不少專家投入研究水壩和地震關聯性,當時專家歸納出大型水壩工程可能引發5級左右地震。

2013年12月,三峽大壩附近的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東縣發生5.1級地震,地震深度約5公里,震央距離三峽大壩僅100多公里。距離震央較近的宜昌、十堰等地區有明顯震感,當時就引起民眾關注。

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修建大壩所引起的地震強度不斷上修,1962年廣東的新豐江大壩發生6.1級地震,1967年印度的戈伊納大壩(Koyna Dam)傳出6.5級地震,這是最大的水壩誘發地震。人們對水壩和地震是一個不斷認識的過程,不但蓄水會引發地震,洩洪時也不例外,因為涉及壓力的改變。

6月24日,台灣中央大學土木工程專家王仲宇教授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時提到,三峽大壩在建造的過程中存在諸多質量問題。在極端氣候作用下,現在地震頻率、強度,甚至汛期的暴雨,瞬間洪水的作用均增加,這些荷載都可能造成對大壩的破壞。

潰壩率高居全球第一 如「定時炸彈 」

中國的潰壩率高居全球第一,2011年水利部公佈統計,從1954年有潰壩紀錄以來,中國總計有3,514座水庫發生潰壩。王維洛博士說,「每個統計數據不大一樣,中國每年潰決100多座水庫,應該是比較合理的估計。」

翻開歷史,中國多次發生水庫集體潰壩,有如骨牌效應。如1975年河南的板橋潰壩事件,當時62座水庫潰壩;1963年的海河潰壩事件則是潰決了200多座大壩,死傷人數迄今未公佈。

王維洛博士形容中國的水庫是「定時炸彈」,他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曾透露「三峽大壩是走動的」,三峽大壩並非如中共媒體所宣傳的銅牆鐵壁。他表示,建三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防洪,但實踐證明三峽沒有發揮防洪的作用。從一開始,中共就在欺騙百姓。

事實上,當初三峽工程的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結果原是「弊大於利」。王維洛認為,三峽工程拍板前的論證就錯誤百出,這是害國害民。三峽大壩是非拆不可的,只是早拆晚拆的問題。

2013年11月4日,紐約城市大學布魯克林學院教授查爾頓‧路易斯(Charlton Lewis)發表於網站「耶魯環境360」(Yale Environment 360)的文章,認為中國的大壩熱潮其實是一種「浮士德式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即那些建壩宣導者,就跟浮士德一樣,出賣國家靈魂以換取經濟增長,他們只看了大壩能儲水發電的一項功能,卻不顧阻斷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壞寶貴的自然環境以及讓數百萬人無家可歸等等相應危害。

文章最後提到,「大壩正在殺死中國不是一句危言聳聽的話,為了降低對燃煤發電的依賴,中國反而扼殺河流的可持續性,現在政府如同挖東牆補西牆,西牆補好了,東牆卻垮了,等到哪天兩面牆都倒了,領導人後悔也就來不及了。」

2019年8月,王維洛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說,「中國付出的代價太大!」,並引用該名美國學者所說的話,「中國建水壩是一種浮士德式交換」,這是出賣靈魂來換取經濟增長,「大壩正在殺死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