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6月2日以來,中國南方的廣西、貴州、廣東、湖南、江西、重慶等26個省、市遭受了嚴重水災,中國境內148條河流出現洪水,受災人數超過1,200萬;並且,貴州等省已宣佈進入國家級救災應急響應。

頭條新聞難覓水災報道 黨在控制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大規模的天災事件往往會成為熱門新聞頭條,或者以專題系列報道形式,隨時更新信息,讓民眾了解災情狀態,便於搶險救災和資源調配工作。

然而,正發生在中國南方的26省水災,雖然受災面積之大、受災人口之多,但是,其水災相關報道卻在中國大陸媒體各大門戶的網站熱門新聞排行榜中無法看到。

圖為國內一門口網站的新聞排行榜
圖為國內一門口網站的新聞排行榜

那麼為何中國大陸媒體不報道這麼嚴重的水災呢?其實,早在2016年,中共已明確要求中國大陸的新聞從業者,在中國,「媒體必須姓黨,聽黨的話跟黨走」。

可想而知,中國大陸的新聞從業者,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只能選擇按照中共的要求辦事。因此,就出現了下面一則令人啼笑皆非的水災報道。

圖為中共央視報道標題
圖為中共央視報道標題

2020年6月21日,貴州省銅仁沿河縣出現暴雨天氣,和平街道八一農貿市場有50餘家商舖被淹,積水達一米多深。中共央視把居然把造成內澇的水災稱之為—「瀑布」景觀。

年年暴雨,年年受災 城市內澇成常態

根據中共水利部統計數據,2010年至2016年,中國平均每年超過180座城市受淹或內澇。在大陸新聞報道中,很多城市是年年暴雨,年年受災,年年內澇已成為新常態,中國民眾已經習慣並接受,網友戲稱為年年「看海」,2020年中國很多城市又進入一種新模式,即「看海+看瀑布」。

2013年開始,為治理城市內澇,中共國務院發佈了《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明確責任追究。事實上,據大陸媒體報道,沒有城市政府負責人或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因城市內澇被問責。

原因很多,一是,甩鍋給自然災害。中共地方政府過去一直甩鍋給自然災害,例如洪水是千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中國民眾開始懷疑為何年年遭遇千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的洪水,索性2020年中共改口為,重慶遭遇80年來最大規模洪水……二是,官員考核方式。在中共官員看來,興建城市排水這種無法直觀的「非面子」工程,即費錢又費力,不如修建大橋、鐵路、大樓這種好看又直觀的「面子」工程,所以很難作為中共官員的政績。

以2013年武漢投資130億改善市內排水系統為例,中共武漢官員曾誇下海口,三年後百姓不用再「看海」。三年後,2016年武漢新洲舉水河鳳凰西堤工程發生潰堤,「不看海」的承諾成為一紙空談。

至於出現的種種工程貪污弊案,對中國民眾而言,已經是老生常談,見怪不怪了。

結語

當中國南方超過26個省、市出現大面積嚴重水災,南方各省的強降雨還在持續中,上千萬中國民眾正在遭受生命威脅和財務損失,此時中共控制的媒體,沒有把抗洪救災放在第一位,充份體現了中共的邪惡本性–漠視生命,即中國民眾的生命在中共眼裏根本不是重點考慮,中共唯一的關心的就是維護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