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央行公佈,5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210.02兆元(人民幣,下同),年增11.1%,增速與上月齊平,並創自2017年開年以來的新高。同時,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68.39兆元,增速12.5%,創2018年4月以來的新高。有分析認為,中共目前正在瘋狂印鈔,人民幣貶值壓力將會劇增。

中共瘋狂印鈔 被指末日狂奔

儘管2017年中共也大量印鈔,但經濟增長背景不同。2017-2018年GDP均速約為正的6.8%,而2020年一季度GDP增速為負的6.8%。對此, 財經專家「憑欄欲言」發表評論指出,210兆元的超發,在中國經濟負增長的情況下,這樣的印鈔速度格外驚人。

他分析,印鈔對經濟具有刺激作用,債務成本對經濟具有拖累作用,當前拖累效果已經大於刺激效果,越印鈔越壓制GDP增速的效果,在2012年已經形成。但不印鈔債務鏈又將斷裂、資產泡沫也將破滅,大額的印鈔,無疑是無奈的末日狂奔。

人民幣創紀錄暴跌 走貶壓力劇增

中美新冷戰致使近期人民幣又開始走貶。6月11日,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開盤於7.1330,之後一路跌破7.17的關口,並在下午跌至7.1758。離岸人民幣甚至跌破7.19大關,兩者雙雙創下自2019年9月以來新低。

追溯去年底人民幣貶值期間,當時各界不少評論關於人民幣的文章,據風傳媒《想想論壇》2019年9月評論文章表示,在討論人民幣貶值時,多把問題根源指向中美貿易戰,認為中國透過人民幣貶值來抵銷出口美國的關稅比率,但人民幣貶值的真正因素,長期來看,是人民幣超發太過氾濫。

據統計,中共從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至今,發行了超過1,200兆。等同每年有100多兆人民幣經由寬鬆貨幣政策,竄進市面上,造成資產價格一飛衝天、通貨膨脹嚴重。

該《想想論壇》評論文章表示,自2009至2019年期間,人民幣每年的M2貨幣供給量增長率平均是14.13%,通脹率是6.3%。這表示,在2009年若擁有100萬元,在經過10年通脹的折騰後,該資產的貨幣購買力如今只剩下可憐的52萬元。人民幣貨幣保值性一去不復返。

若把人民幣的貨幣供給和中國經濟增長率進行對比,中國面臨的問題更嚴峻。近年來,中國經濟增長率平均急遽衰退但貨幣發行仍然保持高增速。顯見,人民幣的巨大貨幣供給和中國經濟增長率已形成「剪刀差」:貨幣政策對經濟增長拉抬的邊際效率急遽衰退,且效果成為負值。

中共官方2020年一季度GDP增速已經淪為為負的6.8%,但貨幣仍然大量超發,外界認為,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將更加劇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