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上演學位爭奪戰,號稱深圳四大名校的深圳高級中學初中部,原學區內有8個小區從第一類型調整為第三類型,積分被降10分,家長情急下跪,引起外界關注。記者向校方詢問,目前有3小區申訴成功,5小區確定調降,這些小區業主仍在設法維權。

外界認為,教育局突然改變積分規則,除反映該學區學位緊張,不排除為保障學區豪宅新盤屋主利益,也反映出一向依賴土地財政的地方政府,或因缺錢而改變積分規則,藉以剔除老盤業主的入學權利,讓新盤開發商留有更多空間。

突改規則 家長投訴教育局積分不公

6月10日,該學區一位家長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上,抗議「福田教育局學位積分不公」,家長指出,福田教育局於5月底突然出政策,將單身公寓積分從一類調整為三類,除了影響深高初中部入學,他的孩子明年上小學,也將因此受到影響。

他表示,單身公寓購買時候完全按照商品房限購限貸,產權70年,繳納契稅上也註明住宅,買房之前,諮詢過教育局、國土局,皆稱屬於住宅,按照第一類積分計算,過去近20年一直如此,「現在突然說我們是第三類,令廣大業主食不甘味,夜不能睡,群情激憤。」

同日,另一位家長也在留言板向省長馬興瑞投訴,深圳市福田區教育區罔顧民意,為了照顧深高級南校區周邊豪宅業主的利益,粗暴地將住宅性質一類單身公寓劃為三類,導致很多孩子上不了學,他說,「單身公寓這個叫法是深圳市歷史問題,限購限貸,本就是一類住宅,不能政府問題讓老百姓買單。」

另一位家長則投訴「深圳福田教育局不尊重規則」,這名家長的房產位於「杭鋼富春商務大廈」,屬於限售限貸的住宅小區,土地性質為商業、住宅用地,房產證用途為公寓,學區屬於深圳高級中學初中部,按積分規則應屬於一類積分80分,但福田教育局因「公寓」二字,按三類積分70分審核。

這名家長認為,教育局此舉無異「等於變相將杭鋼踢出學區」。

校方指依教育局文件 5小區無緣深高

深高今年有630名新生學位,按照積分高低錄取,正式錄取結果7月23日公佈。目前已知,引爆爭議的泰安軒、泰康軒、竹園小區3小區,經過家長申訴後,學位「暫時安全」。財富廣場、泰然小區、安華小區、杭鋼大廈、有色大廈5個小區入學積分下降10分。

記者向深高招生人員詢問這項規則的修改,招生人員透露,竹園小區學位不受影響,也不會因大戶型、小戶型而影響學位積分。但泰然小區5小區積分下調後,恐怕就入不了學了,「泰然公寓是工業用地,和單身宿舍都不屬於第一類,教育局分類為第三類,積分低了,可能進不了我們學校。」

至於,泰然公寓最早屬於住宅用地,後來變更房產證,被改成了工業用地,家長質疑這是「歷史遺留問題」,不應作為更改規則的依據,招生人員說,這得找國土部門去認定,他們只按福田區教育局文件辦事。

記者多次致電福田區教育局有關人員,但該局皆無人接聽。

學區異動 意在剔掉舊盤 鼓勵新盤開發

深高學區裏某樓盤售樓部銷售人員說明,公寓、住宅皆帶有學位,但公寓積分少,從70分起算,肯定入不了學,「即使你住10年都入不了。」住宅積分較高,80分,但居住不到兩年,也不一定百分百排得上,「現在買住宅,即使住一年,都不一定排得上深高學位。」

銷售人員指出,教育局5月底出台新規,將財富廣場這些老盤劃入三類,「他剔掉一部份,剔了幾個小區出去,學位就沒有那麼緊張了,這意味其它盤的選擇性就會更大一點了。」

有網友在微博上透露,教育局這次執意降低幾個小區的入學積分,其實還是為了安托山那些豪宅新盤的利益。「本來公平的做法就是按照積分錄取上學,安托山(新盤)剛剛入夥,積分無法跟這些提早買好的小戶型PK。」

豪宅新盤也得提前兩年購買

安托山的前身是深圳最大的採石場,原本是重工業污染區,2006年改建為安托山公園,500米範圍內有萬科臻山府、錦廬花園、天健公館、安巒公館、雅福居等樓盤。

記者諮詢安托山某新盤中介,他表示,該樓盤前兩期已售罄,部份業主已入住。目前正銷售第三期,尚未交房。陳先生透露,該樓盤雖然屬於深高初中部學位,但就算今年買,也來不及申請明年的學位,「去年深圳高級中學錄取積分已到97分,至少要提前兩年以上購買,才最具優勢。」

他解釋,住宅用途商品房、學生入戶該房產85分;在深圳累積繳納社保,最高10分;連續居住於該房產可加分,每個月加0.1分,滿兩年可加2.4分;以上分數加總,才能達到去年97以上的錄取標準,才讀得了這所學校。

學區房爭議不斷 分析:未來矛盾更加尖銳

深高學區房規則異動爭議尚未落幕,也並非特例,2019年,深圳蜜香湖豪宅區業主抗議自己每平方米13萬買的房子,被通知不能入讀深圳外國語小學;竹園小區學位2019年也一度從深高初中部調整到水平低一階的教科院附中,引發業主維權;2018年深圳螺嶺外國語實驗學校曾禁止50平以下戶型業主申請上學。這些案例,雖經業主抗爭,暫時恢復資格,但學區房異動越加頻繁,引發的維權抗爭事件層出不窮。

時事評論員至清表示,深高學區房的爭議,也反映出中國土地財政的現況。地方財政收入80%以上來自於房地產稅費等各種收入,特別是現在各種稅收都收不了,外貿行業熄火,中共和全球主要經濟體交惡,貿易停頓,甚麼財路都沒有的情況下,唯一途徑就是賣地,各地政府加大力度賣地,出台各項優惠政策。

至清表示,根據在國內政府部門工作的人透露,現在政府發工資都很困難,政府就像是飢餓的人,到處借錢,有地就賣地。為了保障開發商新樓盤屋主有明星學校可以就讀,就要擠下犧牲一些既有屋主的權利。

至清分析,深圳經濟,外資、外貿佔有較重要位置,此次受疫情和國安法案影響,外資和外貿大幅下滑,深圳經濟受到嚴重衝擊。過去有很多香港人來深圳買房,這次香港受反送中以及國安法案影響,香港人目前紛紛移​​民出走到台灣、英國等其它國家,深圳房產市場會受到影響。

她表示,地方政府缺錢的情況下,對土地的依賴性更大,政策任意性也就更大,對於一些為了孩子把身家性命都押在房子上的家長來說,學區房的問題未來會更加尖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