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明州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案中警官肖文(Derek Chauvin)被以謀殺罪指控,法官判他保釋條件為125萬美元。同一天,弗洛伊德的公開紀念儀式在德州侯斯頓舉行。和美國其它城市一樣,紐約市8日繼續有抗議群眾上街遊行。

特朗普總統轉推歐文斯對媒體的採訪。(特朗普推特截圖)
特朗普總統轉推歐文斯對媒體的採訪。(特朗普推特截圖)

非裔保守派活動家Candace Owens在youtube上大膽評論目前的遊行。(影片截圖)
非裔保守派活動家Candace Owens在youtube上大膽評論目前的遊行。(影片截圖)

另外,對轟轟烈烈的抗議活動公開發表反對意見的非裔活動家歐文斯(Candace Owens),因為她的言論遭到籌資網站的報復,後者關停了她的網頁。

5月25日,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使用假鈔時被舉報,白人警察肖文趕到欲逮捕弗洛伊德。在執法過程中,警察用膝蓋壓住弗洛伊德的頸部達8分鐘,後者被送醫院後死亡。

8日肖文被控二級非故意謀殺罪、三級謀殺罪和三級故意殺人罪等,保釋金125萬美元或者有條件100萬美元,條件包括交出武器、保證不接觸弗洛伊德家人等。

非裔活動家站出來說「不」

6月4日保守派黑人活動家歐文斯在Youtube頻道上發表影片聲明,稱「我不支持把弗洛伊德英雄化」,「拒絕將他當作烈士」以及說出左派媒體刻意不提的內容,即「他曾犯重罪、持槍搶劫、屢次入獄服刑」等實情。她因言論遭到報復,她在籌資網站GoFundMe上為自己生意籌款的一個網頁被關掉。

到8日截稿為止,歐文斯的影片已經被點擊了511萬次,近5萬個評論,其中大部份人表示同意她的觀點。

歐文斯說,弗洛伊德的屍檢報告顯示,他在被抓前吸食了毒品,神智恍惚。「從甚麼時候起,我們把罪犯奉為英雄成了一種時尚了?」她質問,「如今美國黑人文化已經破裂。」

她還公佈了一串統計數字說明了美國非裔人口的現狀。她說,「佔美國人口13%的黑人,在全美犯罪紀錄中佔了50%;警察死在與黑人疑犯發生衝突的機率是其它情況的18.5倍。」

她還提及了芝加哥和巴爾的摩兩個城市中的非裔社區的犯罪情況,那裏的非裔天天在死亡,就因為他們是被非裔殺死的,卻無人問津。

非裔女孩諷刺「黑人命金貴」組織虛偽

無獨有偶,6月7日首都華盛頓特區的一個非裔女孩玉姆加(Nestride Yumga)也在一個遊行隊伍前提及芝加哥的非裔暴力犯罪,大聲諷刺「黑人命金貴」組織(Black Lives Matter)的「虛偽」。

「你們去芝加哥看看,那裏的黑人天天死人,如果你們在乎黑人,你們應該在乎所有地方的黑人,你們為甚麼不去管他們?你們都是虛偽的人。」

她說,「我要說:黑人殺黑人比任何人都厲害,你們對此心知肚明,你們才不在乎呢,你們在乎白人殺黑人,你們才是種族主義分子!」

當現場遊行的一個白人質問她,美國有沒有種族歧視等制度性問題時,玉姆加說,「我就是黑人,你們說對黑人歧視,我說沒有,我就是一個個體,沒有人壓迫我,我是自由的,我沒有受到歧視,是你們強迫別人接受『黑人受歧視』,這不是真的。而且『暴力就是錯誤的』,就這麼簡單。」

歐文斯因其言論遭報復

歐文斯在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罕市與他人有一家咖啡店,她在籌資網站GoFundMe上為生意籌資。在籌資已過20萬美元時,這家網站關閉了歐文斯的網頁。

她在周日(6月7日)的推特上說,「在幾小時內籌資達到205,000美元的時候,GoFundMe決定停掉我在阿拉巴馬的Parkside咖啡屋的籌款活動。他們認為,給一個保守派的生意集資是「不寬容」,但是,他們說『將』把籌到的資金還給咖啡館……」

籌資網站在聲明中表示,歐文斯散佈了「反對黑人社區的仇恨、歧視、不寬容以及謊言」,所以就封殺了她的網頁。

歐文斯對媒體表示,她的生意籌資活動「和任何不寬容與暴力都沒有關係」。特朗普總統轉發了歐文斯接受媒體訪問的影片。

針對各地民主黨就此事要求給警察「撤資」的運動,歐文斯發推文指出,「那些民主黨選民能明智地認識到,是一群有私人保安的富人在號召給貧困城市的警察撤資嗎?能意識到他們正在為把自己的社區變得毫無防禦能力而戰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