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試圖用錢在非洲各國滲透,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爆發之際,中共利用「病毒外交」,企圖在非洲進一步擴張野心,但非裔在中國廣州流離失所被虐待事件,中共受到非洲多國政府譴責,非洲民眾對中共的態度達到最低點。

南非周報《Mail & Guardian》報道,當尼日利亞出現嚴重的中共病毒大瘟疫時,負責建設穿越尼日利亞鐵路的中國土木工程建設公司表示將進口醫用口罩、個人防護設備和呼吸機,還承諾贊助18位中國醫生來幫助控制疫情。

尼日利亞政府表示歡迎該公司的援助計劃,但是尼日利亞醫生並不買賬。

尼日利亞醫學協會在4月初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儘管它歡迎這家中國公司捐贈的物資,但沒有經過適當磋商就邀請中國專家參加防疫,這是一件「令人尷尬的事」,並將意大利確診人數激增與中國醫生團隊到達那裏救援聯繫起來。

雖然這是一次小小的外交事件,但從那以後,更多頭條新聞變得越來越糟,至少對北京而言是這樣。

非洲公眾對中共政府態度達到最低點

在過去這些年中,中共政府與非洲大陸國家的關係可以說是外交同盟的關係,但是自從社交媒體流傳出在中國廣州市,非洲人被警察虐待的影片和圖像之後,可以說非洲大陸公眾對中共政府的態度達到了最低點。

中國南部城市的許多非洲公民表示,他們受到(中共)安全人員的種族歧視,許多人被強迫遷離,許多人在沒有旅行記錄的情況下被反覆測試是否攜帶病毒,以及傳出在旅館和其它場所被拒絕服務的報道。

24歲的交換學生托尼·馬蒂亞斯(Tony Mathias)被迫離開公寓,他對法新社說:「我在橋下睡了四天,沒有食物可吃……我無法買到食物,沒有商店或餐館會為我服務……我們就像大街上的乞丐。」

長期以來,廣州接納了最多的非洲人,估計有32萬人通過該城市進入或離開中國。奧斯陸和平研究所研究中非關係的項目協調人伊拉里亞·卡羅扎(Ilaria Carrozza)說,非洲人抱怨被種族歧視不是新鮮事。但是由於非洲領導人明裏暗裏地表達了他們的不滿和擔憂,對中共政府的反感情緒正在加劇。

「非洲對中共政府指責從來沒有這麼公開和強烈過」

社交媒體在曝光醜聞並使其發酵中發揮了作用。儘管中共政府禁止本國人民使用國際上通用的社交媒體,但最近許多中共官員湧入社交媒體,特別是推特。卡羅扎說,熱衷於這些社交媒體可能無意中得到來自非洲領導人更多、更及時的駁斥。

卡羅扎說:「中共越多地利用其官方社交媒體平台進行宣傳,就更不可避免地受到越來越多的審查,即使是在那些所謂中共友好的國家之內也是如此。」

駐北京的非洲外交官們已經會見了中共外交部官員,儘管非洲國家公開讚揚中共近年來對非洲大陸的投資,但多個國家明確表示,不容忍中共對自己公民進行種族主義歧視。

尼日利亞、烏干達和非洲聯盟總部的官員立即召見中共大使,要求大使解釋在廣州發生的種族歧視事件。非洲官員們將這份訪問記錄被放在網上以供非洲民眾查看。甚至還有一段影片,上面有尼日利亞議會議長費米·巴賈比亞米拉(Femi Gbajabiamila)的講話,並嚴厲地與中共駐阿布賈大使進行了交涉。

中國非洲項目網站的執行編輯、非洲中國播客的共同主持人埃里克·奧蘭德(Eric Olander)表示,社交媒體在非洲領導人對該事件做出(快速的)反應中起著重要作用。「我們看到了社交媒體的天生力量,使非洲領導人採取行動的速度比他們以前可能做出的反應要快得多。」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非洲項目主任賈德·戴佛蒙特(Judd Devermont)認為:「非洲領導人正在調整與中共政府合作的底線……非洲對中共政府的指責從來沒有這麼公開和強烈過。非洲與中國的緊密關係可能還會持續,但未來可能孕育著態度和行為的變化。」

鑒於最近發生的事件,各國與中共政府的密切關係受到了非洲各國公民越來越多的關注。許多人加入社交媒體要求將中國人驅逐出非洲大陸,並呼籲擺脫非洲眾多國家與中共政府之間的經濟關係。

中共在非洲的滲透

在過去二十年中,中共對非洲大陸的滲透已具有相當的規模。在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中,中共政府向非洲國家貸款,以建設機場、體育場館和摩天大樓等基礎設施項目。根據約翰·霍普金斯SAIS中非研究計劃的數據,自2000年以來,中共政府已經向非洲國家發放了超過1,430億美元的貸款。

尼日利亞是獲得中共在非洲投資「援助」的前十的國家之一,該國前央行行長薩努西(Lamido Sanusi)2013年曾在《金融時報》上發表評論說:「中共這些項目使用從中國運來的設備和人力,卻不轉讓技術給非洲當地。中共拿走我們的原材料,然後賣給我們製成品,這是實質上的殖民主義。」

中共滲透不僅限於貸款,中共政府通過孔子學院,傳播中共版本的「中華文化」。非洲有48個「孔子學院」。

非洲國家是中共政府在聯合國的政治和外交盟友,在華為的5G、世衛組織和新疆等問題上都與中共站在一起。

德沃蒙特說,美國方面主要在風險監控、水資源和衛生保健以及加強醫療實驗室和衛生管理監督上提供幫助。美國駐南非大使館最近宣佈向南非的中共病毒瘟疫救災應急捐款180萬美元,將其支出總額提高到270萬美元。

由於美國和中共政府都在爭奪在非洲的影響力,因此尚不清楚中共病毒大瘟疫的爆發是否會改變非洲各國選邊站的立場。在加納財政部長肯·奧托里·阿塔(Ken Ofori-Atta)的率領下,一些非洲各國呼籲中共政府為非洲國家減免債務,以換取不追究中共在瘟疫蔓延中的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