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香港民眾無懼警方反對,勇敢紀念六四,港警基本未阻攔,確實罕見。港警未大批出動,應與中共高層特別指示有關。6月3日,林鄭月娥專門去了北京。

林鄭月娥進京有蹊蹺

新華社6月3日報道,「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在中南海會見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有關主要官員,認真聽取了特區政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問題的意見」。

這則報道十分蹊蹺,中共人大已經通過了「港版國安法」,中共卻忽然想起,要聽取港府的意見,實在是本末倒置。假如在人大推出草案前,徵求港府和香港人士的意見,應屬正常,還可以謊稱獲得了「香港各界的支持」。「港版國安法」通過了,中共才開始徵求意見,不大尋常。

新華社的報道還說,「韓正表示,中央堅定不移、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堅決維護國家安全……在制定有關法律的過程中,將通過多種方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的意見」。

這段話試圖解釋,為制定法律才要聽取意見。這種刻意解釋的事後補課,反倒放大了蹊蹺。

新華社的短報道,沒有更多細節,韓正只是重複套話,並未說下一步如何推動「港版國安法」,也沒有對港府工作做進一步指示。但6月4日一早,林鄭月娥立刻回到香港。當晚香港民眾勇敢的走向維園集會,也在各處遍地開花紀念六四,同時抗議「港版國安法」,繼續舉起「天滅中共」的標語,但港警忽然收手,沒有大規模介入。林鄭月娥進京,應該不只為匯報意見。

中共媒體補充報道露端倪

林鄭月娥與韓正會面後,還在北京召開了記者會,但沒有再獲得李克強或習近平的接見。這表明,中共高層對「港版國安法」的下一步還在觀望,無法做明確指示,乾脆就不見了。林鄭月娥向韓正匯報完,應該得到了暫時不要激化矛盾的密令,與隨行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等,6月4日匆匆回到香港。

中共當然也意識到,這會引起外界高度懷疑,於是新華社不得不再做補充報道。6月4日,新華社再發報道「林鄭月娥:全面配合國家安全立法呼籲社會各界反映意見」。報道稱,「林鄭月娥說,特區政府十分支持涉港國安立法工作,也會全面配合進行這項立法工作的第二步……中央有關部門還將會通過多種形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準備在深圳和北京舉辦座談會,讓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發表意見……我在此呼籲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積極參與」。

新華社的補充報道,更加大了外界的疑慮,中共聽取意見,為何忽然動作如此之大?5月29日,特朗普宣佈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後,中共高層竟然一直沉默,黨媒開始降調,外交部的回應也軟弱無力,還稱「不衝突不對抗」。面對美國的制裁,「港版國安法」更像是卡殼了。中共說聽取意見,實際需要人人表態「支持」,內外演戲。

新華社的報道還提到,「林鄭月娥說,外國政府所謂制裁、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屬於恐嚇。希望別的國家尊重中國在這件事情上的立場,也尊重雙方的關係,不要單方面做出一些既不利於他國、也對雙方關係帶來非常負面影響的事情。」

新華社引述林鄭月娥的這段話,表面上繼續硬氣,實質點出了真正的擔憂,中共和港府都難以承受「非常負面影響」,除了指望美國收回這樣的決定,暫時毫無辦法。

害怕美國制裁是關鍵

無獨有偶,環球網也刊文「在北京,林鄭月娥特別提到美國」,再次引述了林鄭月娥的話,「我希望別的國家尊重我國在這件事情上的堅定立場,尊重雙方的關係,不要單方面做出一些對雙方造成不利影響的事」。環球網還特意引述了林鄭月娥的另一句話,「看不到這些所謂的制裁會如何影響香港」。

只有中共黨媒才會報道這類自相矛盾的話語,既然美國制裁不會影響香港,只會損害美國,乾脆讓美國傷害自己就行了,完全不需要一再提示美國,中共應該不怕美國遭受了損失。

事實正好相反,特朗普藉機取消香港特殊地位,讓在香港、大陸的美國企業、資金、技術,最好都能撤回美國本土,實現美國優先策略,美國駐香港使館也開始出售房產。美國正在與中共脫鉤,放棄中國市場和供應鏈,這將促進美國經濟復甦、恢復本土製造業。真正遭受嚴重損失的,恰恰是香港,更是中國大陸經濟。

中共一籌莫展,是否繼續推動「港版國安法」,被迫陷入僵局。中共不得不把林鄭月娥召到北京,面授機宜,暫時不要再激化矛盾,香港度過了相對安靜的6.4之夜。北京之行說是聽取意見,倒可能是評估美國一旦制裁,損失會有多大。

香港媒體透露更多實情

中共媒體除了引述林鄭月娥的話,再也沒有更多內容。香港《明報》卻透露了更多細節,林鄭月娥被記者問到,此行有否反映香港市民及外國反對《港區國安法》的意見,林鄭月娥說,不透露會面內容,稱現時資訊流通,中央官員會聽得到香港市民和外國的意見,「唔需要透過行政長官親自來到北京反映這些意見」。

假如會面主要討論如何落實「港版國安法」的步驟,完全可以透露,不應該算什麼秘密,還可以稱有中共高層撐腰。林鄭月娥不敢透露半個字,可見,韓正主要不是在聽取進一步細化法律的意見,而是囑咐現在千萬別亂來,還需要知道,美國制裁可能產生哪些具體的「非常負面影響」。

鳳凰網也摸不透中共高層的意思,報道「林鄭月娥的北京之行釋放哪些信號?」同樣給出了一些細節。鳳凰網引述特約評論員陳冰的話說,「從今天傍晚發佈的消息看,韓正副總理等中央領導聽了林鄭3小時的意見,可見談得很細緻,說明中央政府對《港區國安法》的制定是非常慎重和嚴肅的。」

這位評論員陳冰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尋常,道出了「中央……非常慎重」,但他不敢說反話,還稱「對於美方宣稱的對香港採取的所謂制裁措施,特區政府不予理睬,也不會被毫無根據的威脅所嚇住……港區國安立法會按全國人代會通過的決定有序推進」。

假如真像這位評論員陳冰陸所說的「沒被嚇住」,直接推動就行了,何必再大費周章聽取意見,給自己找麻煩,還不敢透露。不過他說對了,中共高層確實變得「非常慎重」了,沒有仔細評估之前,中共高層也不敢冒進了。

這位評論員陳冰還說,「(英國首相)約翰遜的話,是空洞有力……他哪會接納上百萬的持有BNO的港人?……吆喝賺幾天可以,但一旦遇到現實,就吆喝不下去了。我有種預感……唐寧街10號就會陷入水深火熱中」。

這位評論員陳冰沒有想到,第二天,6月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答英國強硬表態問題時,可沒敢這樣嘲笑,而是比較軟弱回應,甚至請英國放行華為。陳冰應該說反了,中共才「遇到現實」,真正「陷入水深火熱中」,「港版國安法」好像真的卡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