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4日,是「六四天安門屠殺」31週年。當天,「天安門母親」在中共公安嚴密監控下前往萬安公墓拜祭,悼念祭文向中共政府重申問責等三項訴求。「天安門母親」成員張先玲與尹敏相繼揭露兒子遭中共政府暴力殺害過程。據英國解密外交電報披露「六四」大屠殺血腥細節,指「平民死亡人數至少有一萬」。

「天安門母親」萬安公墓拜祭 中共公安嚴密監控

6月4日,「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等6名「六四」大屠殺中的死難者家屬,到北京萬安公墓拜祭。據港媒報道,中共警察於6月4日當天,讓他們乘坐警方車輛,或在報備車牌號碼後自行開車到公墓,悼念7名「六四」大屠殺中的受難者及5名去世的死難者家屬。

北京萬安公墓當天保安嚴密,前往公墓多個路口,都有警車及警察把守。門口亦有便衣及警察站崗,所有進入墓園的人都需要向登記處登記身份。

「天安門母親」悼念祭文中說:31年前,你們懷著滿腔熱血,為了要求政府清廉及社會公正走上街頭和平請願,是關心國家前途及社會民生的正義行為,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但政府動用軍人殺害手無寸鐵的人。

死難者楊燕聲的遺孀黃金平說:我們始終堅持三項訴求:「真相、賠償、問責」,要求政府與「天安門母親」對話,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尋求正義,呼喊良知。任何艱難曲折都摧毀不了我們的堅定信念。

據YouTube流傳的拜祭短片顯示,「天安門母親」拜祭者有:發言人尤維潔、「六四」受難者郝致京的母親祝枝弟、段昌隆的母親周淑莊、郭春珉的母親黃雪芬、楊燕聲的遺孀黃金平和袁力的姊姊袁刃。她們都戴著口罩出席悼念儀式。

張先玲曝兒子被埋在天安門附近

死難者王楠的母親張先玲於6月3日影片中透露:「六月四日我的孩子王楠,在天安門對面的南長街南口被殺害。他當時受傷以後老百姓曾經救他到醫院去。救護車也開來了,醫生也下來了,但是救援部隊就是不準大家走出這個南長街的門口。包括救護車也不能出去,大夫也不能出去。這種情況只能說明比兩國交戰還要厲害。政府用真槍實彈傷害老百姓,還不讓救助。等到他們去世之後,給他們在天安門附近掩埋了。當時王楠和另外兩個死難者,被埋在二十八中的牆外面。二十八中就在天安門附近」。

張先玲表示:「我們要求政府公佈殘忍的真相,立法進行道歉賠償,第三要追究責任者的刑事責任,並保證今後在這個土地上不會再發生這麼殘忍的屠殺人民的事情。」「雖然政府對我們嚴加打壓,但是我們不害怕,我們堅持到底。」

王楠,原北京市月壇中學高二學生,1989年6月4日凌晨1點左右,在人民大會堂北側南長街南口被中共戒嚴部隊開槍擊中,年僅19歲。

尹敏憶亡兒當年19歲中三槍

死難者葉偉航母親尹敏今年77歲,她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從6月1日開始,她就被警察監控,無論去何處都有人尾隨其後。

尹敏說:「時間太久了,31年了,我們的年紀也越來越大,身體越來越不好,所以越來越悲觀,心情也越來越不好。原來覺得有一線希望,現在看來很渺茫。但是,我們還有一些期盼。」

她還說:「31年,好好的一個大小夥子沒有了,一點說法都沒有,而且年年……好像今年還管得比較嚴格,說我們要怎麼、怎麼樣,我們還會怎麼樣,跟你說這是我永遠的痛,甚麼時候想起來,我都淚流滿面。19歲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候,他中了3槍,打得那麼慘。」

葉偉航原為北京市57中高三學生,於1989年6月4日晚上11時,在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被中共戒嚴部隊軍人用三顆子彈射殺,年僅19歲。

英國駐華前大使披露六四血腥鎮壓細節

2017年,英國解密外交電文,披露「六四」鎮壓的血腥細節。1989年,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阿蘭唐納德(Alan Donald)曾將「六四」血腥場景通過一條祕密的外交電報傳回英國。

這封於1989年6月5日發出的電報中描述,他從「一個中國國務委員的密友處得知」,「軍隊抵達時,現場學生一度以為他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撤離廣場,但五分鐘之後,裝甲車就發起攻擊」。「學生們手挽著手,卻遭到士兵掃殺……裝甲車多次碾過學生的身體,如同做『餅』一般,將他們碾成肉泥。這些殘骸隨後被推土機推走,屍體也遭焚化,(骨灰)被從下水道沖走。」

電報指出:那夜的「平民死亡人數至少有一萬。」

1989年4月,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逝世,引發大批北京市民與大學生為其舉辦悼念活動。隨後,數以十萬計的學生、工人佔領天安門廣場以及附近的馬路進行抗議,要求政府加快民主改革步伐。然而,抗議行動最終在6月4日以當局血腥鎮壓收場。

「六四」大屠殺後,歐美國家一度暫停與中共外交往來,部份國家更對其實施經濟制裁。但迄今為止,中共官方從沒公佈過「六四」的死亡人數和名單。早前有港媒查閱美國「布希檔案館」中的「六四」檔案中說,根據美國中方線人所獲取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六四」在北京被殺人數超過一萬人,死傷合計更超過四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