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母親」5月31日給習近平當局發公開信,要求重新評價六四事件,並堅持「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另外,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被禁止外出與接受媒體採訪,六四相關異見人士陸續傳出遭軟禁或「被旅遊」。

公開信簽署人之一、天安門母親張先玲表示,此前天安門母親們用各種各樣形式發聲都得不到回應,現在新任領導上台了,「他(習近平)一直在提倡核心價值觀,就包括民主、法治、自由。他年紀也並不大,也了解六四的這種狀態。六四當時學生提出的口號就是要反貪污、反腐敗,有甚麼不對呢?卻出動野戰軍鎮壓老百姓。所以就給習近平寫了一封信,希望他頭腦清醒些,能處理這件事。」

公開信披露,如今天安門母親已有51名家屬離世,當中有人經不住痛苦自縊身亡,不少人含屈而終,剩下的都已經是垂暮之年,且疾病纏身苦不堪言。六四這段歷史不僅成為禁區,受難家屬也成了被邊緣化的苦難群體,光顧他們的只有公安和國安。一到每年重大敏感期,他們都被監控、監視居住或被旅遊。

張先玲表示,目前,她就被當局軟禁,電梯口一直有人監視她,主要是不讓她見記者。「往常六四當天,我們都會去萬安公墓祭典我們的親人,但是要坐它們(中共)的車,它們會看著我們、監視著。」

公開信上附有128名六四受難家屬的簽署。

鮑彤遭禁聲 異見者被旅遊

此外,與往年一樣,在六四來臨之前,中共政府嚴格限制異見人士的自由。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85歲高齡的鮑彤5月31日表示,中共國保人員不久前已轉達「有關部門」的通知,要求他不要接受採訪,不然他就必須出去「被旅遊」。

另外,學者高瑜、查建國、何德普、北京知名異見人士胡佳、六四傷者齊志勇等人,或已被帶走旅遊或被軟禁在家。

6月1日,湖南株洲維權人士陳思明對外發佈了一張紀念六四的照片,隨即被當地警方約談,要求他在6月10日之前不可離開株洲,在六四紀念日期間也不得有任何紀念活動。與他一起的湖南維權人士何家維目前也處於「危險」中。

當年六四屠城平民死傷最多的木樨地,六四前,地鐵站西北面兩個出口,由6月3日下午1時起封閉至尾班車,官方微博並無解釋原因。

現場所見,地鐵站內往出口的通道,有公安把守,並用膠帶圍上封鎖線;地鐵站路面的入口以木板圍起,並貼有告示,表示有工程進行故要封閉,亦有公安及便衣人員把守,發現有途人停留,就上前查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