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大陸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爲夫維權被坐老虎椅

5月23日,中共兩會正在進行中。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接受德國媒體採訪,希望得到各界幫助,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同時因為兩會她遭到多人的跟蹤與監控。

中共兩會也加強對維權上訪人士等的打壓。有牧師被傳喚,有疫苗受害家長北京上訪被截訪後關押24小時才獲釋。

許艷向媒體講述余文生律師和她的遭遇

5月23日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艷接受德國邁克直播採訪時説,余文生律師在2018年兩會前,向兩會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還為多位709維權律師作辯護與代理;還代理過人權、信仰之類的案件。因此被中共當局羈押,失去自由。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余文生仍然被關押著。

 

許艷表示,余文生案件在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一直不確定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他的身體現在怎麼樣,更不知道他還會被關押多久。北京市、徐州市公職人員都有說過,他們決定不了,一直在等通知,如果這是久拖不決的原因,請可以決定的領導盡快決定,依法去體現中國的法治公平正義。

許艷為丈夫維權遭到當局迫害兩年半,她和律師到達各部門現場約60次,全都不讓會見。單位大門都進不去。她寫了約300封材料,一封回覆都沒有。

許艷2014年為丈夫維權99天,2018年1月至今,一直在努力為丈夫維權中。是唯一一位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的人權律師妻子,被關派出所19小時,沒吃沒喝;被要求脫光衣服檢查;被要求坐老虎椅並且扣上;多次被警察限制出門。

許艷在邁克採訪時還說,她要求中共政府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希望國際人道主義伸出救援之手,幫助她盡快會見余文生律師,確認余文生的生死、確認余文生有沒有遭到酷刑。

兩會期間大陸各界正義及維權人士遭抓捕監管

臨近兩會,許豔麗發現出門被人近距離對著拍照。兩會前一天20日,一大早她送孩子上學時,就發現北京市石景山八角派出所警察和曾經看到的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國保已經開始在樓下平房上崗。

兩會首日,她發現警察等人,依然在上崗。「不清楚會上崗到甚麼時候?會對我怎麼樣?」

5月23日,武漢福音佈道團的駱傳道,因為在網上傳福音被警察帶走。駱傳道說:一群有關人員對他進行審問、做筆錄,他與之較量四個半小時,他責問他們「該管的事你們都不管」。那些人說是省市責成辦理,兩會期間不能驚動上面。他被放了回來。

而「疫苗寶寶之家」發起人何方美對大紀元記者說,在今年中共兩會之前,她為躲避當地政府堵截抓捕,徒步走去北京,繼續為受假疫苗毒害而殘疾的四歲女兒維權。當地政府發怒,不管花多大代價也要把何方美抓回去。

毒疫苗受害家長何訪美和受害的女兒。(網路截圖)
毒疫苗受害家長何訪美和受害的女兒。(網路截圖)

5月19日7點半,何方美在北京被抓。在警車上她看到特工設備像諜戰大片。30幾個人在北京通過技術手段定位她的推特找到她。帶回輝縣市公安局關了24小時,加在路上的10多個小時,用兩天一夜的饑餓法與失眠法對待她、扣她手機,沒給她任何手續。放回家後,還有好幾個人在她家外邊監視她。

有推特發出,還有假疫苗受害兒童家,外面坐了五、六個監視他們的。

中共兩會北京天空出現異象

據報道,中共兩會從下午三點會議開始,北京出現雷陣雨異常天氣,天空瞬間漆黑一片!不少網友拍下影片,直呼:「黑啊,真黑啊!不知道黑中心在醞釀甚麼黑計劃,引來天象示警!」、「說謊的人太多?!」

 

「從昨晚開始就電閃雷鳴」、「巨大一聲,嚇了我一跳,我以為世界末日了。」、「過了不到20分鐘就下起了大暴雨,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天氣,什麼徵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