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有一天它再把我抓走,我會坦然面對,哪怕付出生命代價,那時我希望國際社會、公民捍衛者能照顧好我的妻子、孩子。」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2016年底,還有人身自由時說。

如今,他又陷冤獄。妻子許艷四處奔忙,為丈夫聲援呼救,卻遭到中共當局威脅,她和兒子出境也被限制。

2018年1月20日,余文生在北京遭約12名警察(其中一人是特警)非法抓捕後,先是以涉嫌「妨害公務罪」羈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後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被監視居住,目前又被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原本是商業律師的余文生,一度代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而遭迫害的王全璋律師一案;尤其在2016年,余文生大量代理了法輪功學員案件。

「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太不容易了,他們經歷的苦難,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打死打殘,近千萬人遭到這樣的打壓。17年來,他們不屈不撓的堅持值得我們律師尊敬,我們要盡所能為他們辯護,讓他們少受迫害……為法輪功去伸張正義。」余文生2016年說。

中共當局為了不讓余文生代理王全璋一案及其它法輪功學員案件,先是把他從所屬律師事務所解聘,後於2017年7月1日,北京市司法局以更新舊律師執業證為由,收走了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收到北京司法局發出的註銷其執業證的通知書。

「為法輪功申辯, 是在捍衛法律正義」

余文生曾講到,在這場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卻在真實地實踐著「真、善、忍」,「在十七年遭誣衊打壓的歲月裏,向人類真實地展現了他們自己,得到了普遍的接納和讚揚。十七年來從來沒有以暴易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與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

余文生曾表示,法輪功群體真是為中國人權撐起了一片空間,如果沒有他們,中國人權狀況可能會更加惡化。

其實,與法輪功學員及其他中國人一同並肩反抗中共暴政的余文生,在這次被抓之前曾有機會逃離大陸,但是他選擇留下來:

「我留在國內還能做一些事情,為人權事業做些貢獻」「當今的中國,誰也無法保證真正的安全,因為面對強權,以我自身的力量根本保護不了妻子和孩子,誰都保護不了誰。」對於妻子的付出,他說:「這不是語言能表達的。我覺得,遇到她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