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7日晚7點51分,王全璋律師終於回到北京的家,和妻子、兒子擁抱在一起。海內外眾多網友為他們送上祝福,激動落淚。

由於中共當局的迫害,這一家人被迫分離將近5年。丈夫蒙冤入獄、一度生死不明;妻子奔走呼籲、夜夜垂淚;幼子在失去父親和被監控的陰影中成長。他們所承受的痛苦和艱辛,是外界難以想像的,而被同樣的噩夢所禁錮、摧殘的,何止王全璋一家!

王全璋案凸顯中共之惡

王全璋案是徹頭徹尾的冤案,是中共迫害善良公民的縮影,盡顯暴政的無恥。

第一,中共於2015年對維權律師進行「709」大抓捕,王全璋也在其中,主要原因是他曾為許多法輪功學員辯護,而法輪功是中共的最敏感話題。對法輪功的迫害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人發動,涉及數千萬大陸法輪功學員,牽係活摘器官、群體滅絕等反人類罪,中共多個職能部門共同操作、犯罪。中共迫害支持法輪功的律師,一是為了阻止他們揭露中共的罪行,二是要製造恐懼,壓制正義的聲音。

第二,中共對王全璋律師採取的司法行動,每一步都顛覆了它自己制定的法律:從非法抓捕、扣上莫須有的罪名,到羈押期間不允許家屬和律師與其會面,再到判刑和剝奪政治權利,再到刑滿出獄仍強制監視居住,中共撕下了「依法治國」的偽裝,自曝司法黑暗。

第三,中共秘密羈押王全璋超過1200天,家人不知其生死,那種揪心的痛苦足以讓人崩潰。2018年1月,李文足曾通過影片向當局喊話,當時她身穿印著「釋放全璋」、「生死不明」的黑色外套,質問:「如果真的是依法治國的話,請相關辦案單位立即允許律師會見王全璋。」但是,相關單位一聲不吭,所有的問詢都如石沉大海。這哪裏是「依法治國」,完全是「無法無天」!

第四,王全璋被拘禁期間,其妻李文足和兒子泉泉(王廣微)長期處於當局的監控之下,國保的跟蹤、騷擾和威脅是家常便飯。泉泉入幼兒園和上小學時都被刁難,幾次「被失學」,甚至連李文足的房東也被騷擾。中共打擊報復王全璋,並株連家屬,無恥至無底線。

第五,王全璋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披露,他在被捕之後與外界隔絕,為了能在長期監禁中活下去,他強迫自己放棄對家人的情感依賴,因此變得冷漠。他說,他需要慢慢恢復正常人的心理和情感狀態。這段話令人痛心,凸顯中共最大的惡——反人類、反人性。中共操控法律,利用國家機器玩弄公民的生命和生活,一個人的事業、家庭、情感、名譽及各種權利全被它捏在掌心,被當作籌碼。中共不僅要剝奪人的自由,還要摧毀人的意志和精神。這種邪惡比司法不公更無恥,更殘酷。

道義壓力迫使中共「讓步」

據媒體報道,4月27日,王全璋接到李文足發病的消息,決定返京探妻,但是被國保攔截。之後,濟南聖井公安派出所警察開車送王全璋回北京。濟南方面為何對王全璋放行?因此事涉及北京公安,所以下令放行的也應有北京的相關單位。不管內情如何,這是中共對王全璋長期強制迫害後做出的一次「讓步」。

中共此次有所鬆動,一來是因為王全璋刑滿釋放,且已度過了14天的隔離期,中共再無理由繼續限制他的自由和權利。其二,幾年來,李文足不停地為夫呼籲、痛斥當局,多位709家屬始終並肩同行,加上外國政要和國際媒體的持續關注,都對中共造成壓力。

由此可見,抵抗暴政,我們需要堅持——堅持信念,堅持合理抗爭。恐懼和退縮,只會讓邪惡得逞。

大陸馬連順律師曾表示,「關注王全璋就是關注我們自己,因為對待王全璋的這種反人權、反法治、反人類的行為,隨時都可能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

中共罪行將被清算

一位網友評議王全璋案說:「這是全人類的悲劇和恥辱!讓一個流氓集團繼續為非作歹更是全人類的悲哀和恥辱!」

今天,當王全璋一家劫後重逢,我們不應忘記仍被強制失蹤的高智晟律師,仍被非法關押的余文生律師,以及拍攝疫區實況後失蹤的方斌、陳秋實,還有大批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及無處申冤的訪民、良心犯等飽經磨難的同胞。

七十餘年來,中共以無神論和黨文化愚民、治國,顛倒善惡是非,掩蓋真相,輸出謊言,製造恐怖災難。中共憑藉搶奪來的權力和財產,肆意侵犯公民的尊嚴、權利,破壞法治,摧毀社會道德,甚至公然揮起屠刀。所有受迫害的國人都有權向中共索賠並將其控上法庭,中共種種反人類罪行終將被清算。

當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正在全球蔓延。美國、英國、德國、澳洲、印度、加拿大、意大利、尼日利亞等國的政要、團體、媒體和個人相繼發聲,要求對中共追責。中共面對多起巨額索賠訴訟案,而且還面臨關於瞞報疫情的調查。中共的惡劣行徑暴露了它的邪惡本質,它對本國民眾的人權侵害將引起更多的關注和追查,更多的究責將接踵而來。中共應當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中國公民,停止人權迫害,下台、接受懲罰。

在歷史性的正邪較量中,中共惡黨自作孽,陷入孤立和末路。堅守良知和善念的好人將獲得福報,迎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