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千多天後,2020年8月14日上午,終於見到了二審代理律師盧思位。余文生妻子許艷說,得知他身體受到傷害,即擔心又氣憤,這是酷刑虐待的問題。

許艷在其推特上發出的消息說,余文生律師的牙齒出現問題,他的右手現在不能寫字了,他的上訴狀是左手寫的,右手抖得厲害。

許艷說:「余文生也沒有錢花,我剛才去徐州的郵局寄了3000元,郵局說,徐州市看守所8月13日才去郵局取過錢,它們一般半個月才去取一次。我要求看守所儘快去郵局取錢,讓余文生有錢可以買東西。」

許艷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當聽到他的身體受到傷害後,即憤怒又著急,又傷心,這些都是酷刑虐待的問題了。」「因為關押前他的右手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平時都是用右手,左手不會寫字,現在是用左手寫上訴狀,這已經是很嚴重的身體健康問題。」

「我很擔心他的手嚴重到殘疾。」「我要求徐州市看守所立即調查余文生右手的原因,立即進行治療。」許艷說。

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非法羈押900多天後,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余文生本人不服判決,堅決要上訴。盧思位、藺其磊是他的二審上訴律師。

許艷認為,當局如此嚴重地迫害余文生,是因為其曾於2018年1月發表了《修憲公民建議書》 「這是中共不想讓老百姓知道的事情,擔心有更多的百姓關注,當局就完全封殺打壓,在網絡屏蔽了余文生的全部消息。」

余文生原本是商業律師,2014年因聲援香港「佔中」,被中共當局羈押99天,遭到酷刑迫害。出獄後,他開始做維權律師,並代理多起法輪功學員辯護案件,加入「中國人權律師團」。

維權律師王全璋2015年在「709」大抓捕中被捕後,余文生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的執業證被註銷,1月19日被捕,4月19日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家屬擔心他可能遭受酷刑。

余文生被捕後,許艷長年奔波呼籲營救,因此遭到當局打壓迫害,被非法關押、恐嚇甚至軟禁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