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確定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並對中共在掩蓋疫情的同時允許成千上萬中國人飛往國外的作法提出質疑,中共央視就利用國際著名醫學雜誌《刺針》(《柳葉刀》)的總編理查德·霍頓(Richard Horton)為其站台和洗地。

5月1日,霍頓接受了CGTN(央視海外頻道)的視頻採訪,期間他大贊中共抗疫「果斷、迅速」,「為世界贏得了時間」,同時對「病毒陰謀論」的說法提出質疑。他認爲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所的說法是不實信息,並強調要以科學的態度去研究病毒到底來自哪裡。

特朗普:中共本來可以控制住疫情

就在霍頓說這番話的前一天(4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的記者會上強調,「他們(中共)本來可以控制住疫情」,但事實上卻「要麼是無法阻止冠狀病毒擴散,要麼是任由其傳播。」

特朗普表示,「不管它是怎麼開始的,或是犯了過錯,或是某人故意的」,「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中共為甚麼在知道病毒人傳人後,還要任由人們把病毒帶到國外。」「但有一點我不明白,那就是為什麼武漢疫情爆發後,當局不允許人們在中國國內旅行,但卻允許他們去往世界各地。」

面對疫情給生命財產等方方面面帶來的巨大損失,越來越多的個人、組織和政府開始向中共提出索賠。目前,包括美國、澳洲、德國等多個國家,都開始啟動法律程序,將中共訴上法庭,追究其責任並提出巨額賠償。

利用權威 幫中共掩蓋人傳人真相

雖然很多人對霍頓在此時出現在央視為中共洗地感到震驚,但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他的各種說辭可以看出,霍頓此舉絕非一時衝動。

早在3月26日,霍頓在BBC電視節目中曾說,「1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我們就已經看到了中國發生的情況,可是英國卻把整個2月份浪費掉了。這是個悲劇,是本可以避免的。」

談到病毒的人傳人問題,霍頓說,「這個我們在11個星期之前就已經知道了。」按照3月26日往回推11個星期,那就是1月9日。也就是說,他承認早在1月9日他就知道武漢爆發了人傳人瘟疫、而且非常嚴重,但他卻沒有告知他的祖國英國,反而將真相掩蓋至近1月底。等到疫情在英國大爆發、醫療系統幾近癱瘓,個人防護用品(PPE)匱乏,他又批評英國政府抗疫不力。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自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就一直為中共站台和洗地。(來源:推特)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自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就一直為中共站台和洗地。(來源:推特)

武漢被迫封城 霍頓仍淡化疫情

1月23日,武漢封城,疫情全面爆發。第二天(24日),霍頓發推文中警告人們不要相信媒體對瘟疫的「誇大焦慮」。他說,「媒體正在通過講述『殺手病毒』和『增長的恐懼』誇大焦慮。事實上,根據我們現在所知,2019-nCoV(中共病毒)只有溫和的傳染性和較低的致病性。沒有理由用誇大的語言去助長恐慌。」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自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就一直為中共站台和洗地。(來源:推特)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自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就一直為中共站台和洗地。(來源:推特)

霍頓的種種說辭令人感到不安。有人在他5月2日的推文下留言說「3個月的時間造成了多大的不同啊……」,並附上了他在1月24日稱中共病毒「只有溫和的傳染性和較低的致病性」的推文。霍頓所扮演的角色不言而喻。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自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就一直為中共站台和洗地。(來源:推特)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自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就一直為中共站台和洗地。(來源:推特)

 

《刺針》上發聲明 凸顯與中共關係不一般

今年2月18日,《刺針》發表了一份由8個國家27名科研、公共衛生和醫務工作者的聯署聲明,譴責認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並非起源於大自然的「陰謀論」。聲明還對「中國的科研、公共衛生、以及醫務工作者自該疾病出現以來努力而高效的工作」表示讚賞。

不管這份聲明是應中共「要求」簽的名,還是主動爲之,但作為一個世界頂級學術期刊,發表這種帶明顯政治色彩的聯名信,實屬罕見。CGTN在報導霍頓的訪談時,特地選用這封聯署信做背景,以凸顯霍頓為中共站台的「貢獻」。

霍頓從1995年開始成為《刺針》的總編,在紐約辦公室工作。作爲頂級學術期刊的總編,霍頓把《刺針》被動收稿的原則改爲邀人撰寫論文的商業模式,並將唯一的亞洲辦公室設在中國,致力於開拓中國市場,使得《柳葉刀》上中國的文章很快在數量上躍居第三,僅次於美國和英國。

霍頓不但推動《刺針》發行中文版,還推出了中國專輯,並在2015年獲得中共當局頒發的「友誼獎」,受到中共總理李克強的接見。

霍頓對中共學術界造假行爲非常瞭解。2015年他在接受果殼網的採訪時爲中共辯解說,資料造假在世界各地都存在,並不只有中國這樣,只是因為在中國發文章和晉升、獎金都掛鉤,助長了學術造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