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原油寶」爆煲事件轟動國際,估計虧損超過300億元人民幣。大陸眾多投資者不僅血本無歸,還被銀行追債,有投資者被逼跳樓。日前上海、廣州、深圳及杭州等地都有投資者到中行維權抗議,事件引發輿論關注。

4月21日,西德州中級原油5月交割價狂跌55.9美元,跌幅為306%,以每桶負37.63美元作收。中國銀行旗下的金融產品「原油寶」估計虧損超過300億元人民幣,成為「負油價」最大輸家之一。

據了解,「原油寶」一向在期油最後交易日倒數第二日轉倉,21日轉倉日適逢紐約期油暴跌,大部分交易者早已離場,沒有對手接貨。終場以每桶負37.63美元結算,導致投資者巨額虧損,不僅虧完本金,還要倒貼錢給銀行。

大陸金融學者賈濱認為,中國銀行太不專業了。「它是5月份交貨的原油,它沒有換倉位,你如果不是等實物交割的話,你就要換倉。工商銀行、其它的銀行換了,中國銀行這個平台,它忘了關,忘了停倉。一般虧損20%要停倉,它沒停倉。」

中行於2018年1月推出「原油寶」產品,利用中行的境外賬戶,讓大陸散戶可以買賣國際期油。根據章程,該產品不使用額外槓桿,並設定了20%平倉線,即客戶本金虧損達到80%時,便會強制斬倉離場。

中行「原油寶」爆煲後,損失究竟由誰「買單」,引起紛爭。目前大陸已有最少300名散戶組成了「維權聯盟」。

4月22日,上海、廣州、深圳及杭州等地投資者到各地中國銀行分行及銀監會請願,維權抗議,並要求追回本金。同時,網上流傳一份疑似中行內部通知,要求所有分行的保安人員持械上崗,要慎防客戶聚集。

投資者表示,「原油寶」章程列明虧損50%時會警告,虧損80%時將強制平倉,但這次既無警告,也沒有及時平倉,違反章程,沒理由要客戶承擔損失。

而中行則辯稱,「原油寶」章程條款表明,只會在中國時間8時至22時期間執行警告和強制平倉動作,當天跌穿50%和80%界線時已是次日凌晨,所以沒有違反章程。

家住廣東的趙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他不僅6萬元本金血本無歸,還倒欠銀行13萬元。上海劉先生原本投資33萬,結果倒欠銀行37.2萬。

還有客戶投資500萬元人民幣,22日睡醒後發現賬戶結餘為負900多萬元人民幣,頓成「千萬負翁」,還被中行連環短訊和電話催債。

原油寶受害人鄧先生對銀行的處理極為不滿,他說:「它直接把我的錢直接扣走了。它把本金全部扣完了以後,它把你銀行裏面其它錢全部給劃走了。」

網上傳出影片顯示,廣東江門鶴山經緯花園一名男子準備跳樓輕生,被幾個人給拉住了,很不幸最終還是悲劇收場。

網友說,原油寶的用戶扣完了儲蓄卡餘額後,開始扣信用卡額度,逼死人了。

大陸潘先生有10多年期貨投資經驗,他表示中行「原油寶」這個項目,並不是像一個投資家真正的在國外期貨交易市場去買賣原油期貨,買原油寶是在中行開戶,買多和賣空,都是相對於中行而言的。

潘先生質疑,「原油寶」的交易對投資者來說實際只是中行的一個買賣虛擬盤,其實就是一種特權欺詐。在大陸,期貨、股市、金融投資有大量這種有中央政府或者地方政府力量支持的圈錢運作。

潘先生說:我就告訴你虛擬盤,讓你看起來是真的其實就是詐你的錢,如果說你是打贏的話,你的單子打進去他回來就告訴你,給你一個線路故障,沒有成交。虧了,跟國際市場上你看到的價面很難區分的,這樣一看我虧了,虧了就把你的錢割了。其實銀行的錢沒動,還在銀行裏。300億,你到國際上查查看有這一單嗎?你有本事查嗎?

大陸《證券市場紅周刊》4月23日刊載特約作者胡東輝的分析文章也表示,原油寳是買賣虛擬盤,真實的盈虧取決於中行原油寳大賬戶的具體操作。投資者個人賬戶中顯示的盈虧變化,是根據中行給出的報價,與對標的原油期貨並不完全一致。

胡東輝認為,這一次中行選擇了-37.63美元作為結算價,具有人為因素。實際上,中行沒有按-37.63美元平倉。他指出,期貨交易市場瞬息萬變,事實上第二天WTI原油5月合約就反彈到正價格了,當天報收2.5美元/桶。WTI原油5月合約的到期交割結算價是10.01美元/桶。

胡東輝表示,顯而易見,沒有平倉的中行已經挽回了很大一部分損失,因為它第二天暫停了交易,所以也不可能平倉在低位,造成的實際損失沒有那麼大。

他指出,這本該是原油寳投資者要慶幸的,但為何中行還要跟原油寳投資者按-37.63美元的價格來結算呢?中行安的是什麼心?難不成它還要藉此大賺一筆?如果是這樣,中行就是藉著這個機會在謀取不當利益,原油寳投資者可能真的被狠狠割了一波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