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暫停資助世界衛生組織後,還表示要調查譚德塞是否失職。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正以「個人」、「組織」、「國家」三層面攻勢,追究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世衛、以及中共造成全球疫情肆虐的責任,繼而進一步去「中國化」,最終去「中共化」,令美國以至世界拋棄共產主義。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美國出手調查世衛 

記者:中國大陸首個季度的GDP下降6.8%,這是甚麼信號?

吳明德:其實不是有史以來(下降最多),因為以前中國很慘的,應該是近40年改革開放以來(下降最多)吧。

這是天災導致疫情(中共病毒),人們不能工作,自然就這樣了。到你(中國)復產的時候,輪到買你東西的那些國家復不了產,取消了訂單,所以接下來4、5月都會辛苦。因為美國、歐洲起碼要到5月底,才有七、八成的機會,有時間去想想是否買你東西,如果他們肯買的話。

記者:中共還面臨全球的追索賠款潮,到時對中國的經濟會有甚麼打擊?

吳明德:習近平一早就有預防了,他說「底線思維」,說穿了就是「任何的追討都不關我事,疫情不關我事,你們自己做的差,疫情源頭我不知道,你們說在中國,我不認」。這樣的底線思維,追溯也沒有用。(只好)等科學家、醫生、專家去調查。

記者:美國已經開始出手了,暫停撥款給世衛。

吳明德:出手是很正常的。美國要麼就不出手,要麼就一整套的出手,何謂「整套」呢?就是「立體」的進攻,就是分別攻擊「個人」、「組織」和「國家」。

怎樣攻擊「個人」?整件事就是譚書記(譚德塞)搞出來的,沒有譚書記,世衛不會變成今天般完全沒有信譽。所以譚書記早兩個禮拜就開始先出手、甩鍋,說「我很慘,我現在被人在網上攻擊,說我是『黑鬼』」。因為一說「黑鬼」,整個非洲和美國的黑人就會對這個稱呼很敏感,能騙取同情;然後再去攻擊特朗普,說特朗普把事情政治化,譚德塞還說,「你是不是想多收點裹屍袋」,這話對歐美這些疫情嚴重的國家來說,不單傷心,還很憤怒。「你怎麼還在幸災樂禍」。

既然這樣,特朗普就看準時機,他的智囊就會設計,接下來11月競逐總統之位時,他如何反擊。這5、6個月是他最後去改變戰略(的時機)。以前的戰略是搞好經濟,美國的失業率降至50年來最低水準,經濟增長良好,所有的環境都會使他的經濟繼續向上。

沒想到(疫情爆發)三星期,美國失業率由50年來的最低位,增至15%,有2,200萬人首次申領失業救濟金。現在不可以用經濟牌了,那麼用甚麼牌,就是立體進攻方式,先搞定這個譚書記,因為譚書記個人的失職、領導無方,使美國捲入這個巨大的人禍中。第二個進攻層次就是「組織」。特朗普宣佈暫停每年向世衛撥款4至5億。4至5億是甚麼概念,4至5億是世衛每一年大約25%的收入。美國趁這個時候告訴全世界,我佔全世界GDP大約25%,所以我就向世衛撥款25%,你中國GDP佔全世界15%,但你的撥款只是我的十分之一,應該不應該呢?

但美國不撥款,美國還會繼續留在世衛,為甚麼?就是要看著世衛,在沒有錢發工資,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讓你內部的人揭露整個實情,同一時間特朗普都講了,「我會follow the money」,就是世衛之前收到的所有撥款,用在哪些地方,我就不信你們沒有腐化、沒有迂腐的事情,看你處事、說話態度就知道,我要去調查你中間收了甚麼利益,這就是兩個層次。

譚書記指控台灣歧視他是「黑鬼」之說不成立,其實台灣說,「我不但沒有歧視你,而且真正被人家隔離、被人家歧視的是我們2,300萬個台灣人,我們被你排斥在外。因中共過去這幾十年來的唆擺,使我剩下15個邦交國」,你說誰是受害者?用這個「國家」層面去告訴全美國人民,人民都很觸動,因為針刺到他了,他就會思考「為甚麼我現在坐在家裏,為甚麼我坐在家裏不能上街,為甚麼我失去了自由,為甚麼我要收美國政府的(疫情救濟)支票」,統統都是因為某個國家處理的不好,某一個組織處理的不好,某一個領導處理的不好。它的涵蓋面很清晰,就是這三個層次:「個體」、「組織」,然後「國家」層次,一一都包括在這反擊裏面。

尤其在「國家」層面上,台灣因為做得好,為甚麼他做得好,因為它就是公民社會,它的政治制度就是公民社會政治制度、民主制度,然後它走的是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相反中共呢?它們領導的中國就完全反過來了。那就能順便告訴美國人民,告訴全世界的人民,「這兩個制度擺在這裏,你們就會懂得挑選了」,這就是意識形態了。就是用台灣的成功,來把好的和不好的意識形態、制度植入人們的思想裏。

這樣的話在接下來的5、6個月中,(特朗普)把這些一一引爆,譚書記做錯了甚麼、有甚麼舞弊的行為,將這些事情都暴露出來。把世衛組織的迂腐文化,不為國際衛生負責任,全部暴露出來。讓美國選民知道,哦!原來不關特朗普的事,他是被誤導了。而且特朗普已經很冰雪聰明了,沒有聽它(世衛)的話,只是聽信了十分之一。不過即使是十分之一也很慘了。所以,16日特朗普說,「我只信了它(世衛)十分之一,現在已經這麼慘。如果不是我當時英明神武,馬上決定封關,馬上撤僑,現在會更慘」。這其實就是特朗普的整套反擊方法。

特朗普三千億資助美企搬離中國 一箭三鵰

記者:三個層次之後,怎樣圍堵中共?看到美國已經有一個表態,其它國家的政策又是怎樣呢?

吳明德:特朗普如果用這個方法來競選總統,他接著應該會繼續做下去,他趁這個機會向國會拿錢,再多拿3,000億,用來資助企業將工廠撤回美國,以前是拿不到錢的。

因為這些世界性的跨國大企業有很多錢,他們遲遲不搬回來主要是因為錢,誰付搬遷費?以前叫他們回來,會提供一些稅務減免,但他們覺得幫助不大,因為搬遷費誰付呢?現在特朗普想出了辦法,要議員批出3,000億,然後把這3,000億提前給他們用來抵稅,變相成為搬遷費。吸引他們快些搬回來,就算搬去印度也資助他們,總之就是要跟中共脫鉤。特朗普這次掌握了很好時機。因目前疫情很慘,反正國會也要批出2萬億美元刺激經濟,之後再來3,000億。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要求多批出3,000億資助這些工廠搬回來。

如果現在把這些工廠搬回來,藍領階層或者基層的市民,可能因此多了100萬個工廠職位,這就剛好可以在這個疫情裏救助失業人士。這些搬遷費只不過是提前給了他們,等日後工廠搬回來後,上班的工人有了工作,然後有錢交稅,賺了錢的工廠也有錢交稅,到時(政府的)錢又補回來了。

不再需要「中國製造」  全球去中共化

記者:下一步是不是有「去中國化」的趨勢?

吳明德:在意識形態上是有的。他先說「去中國化」,「去中國化」是一個比較好聽的名詞,意思是我不再需要「中國製造」。不再「中國製造」是一件小事,家家有求,我這裏生產(價格)貴,你就不來光顧,或者是我這裏做的不好,你就不買我的東西。但再進一步,他就是「去中共化」了,因為他說的是意識形態。現在我們(歐美)被中共搞得雞毛鴨血,就因為你待人處事、思維方法,也就是生命的哲學是中共化的,即是共產主義化,原來共產主義化是這麼差勁、這麼邪惡的、這麼無道的,你是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想想他人的福祉。

過去40年想著把你養大,讓你進入工業化的時代,改革開放,由人均100元的GDP,變到40年後的人均10,000元GDP。在這個過程裏,希望你進入小康或者中產階級時,能夠接受西方世界的普世價值,然後有自由、民主,改變政治體制,讓人民可以做主,然後融入世界大同裏。現在(歐美)發現,原來整個幫你的過程,就是等於資助你(中共)掠奪所有資源變成「國家資本主義」,或者以個人來說,叫做「權貴資本主義」。他們終於醒覺了,第一次正式公開「醒覺」的是2018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講話。現在他們把這個作為基礎,透過這次的疫情,讓大家看清楚(美國)沒有說謊話,如果你相信它(中共),現在全世界會因疫情而陪葬,他就用這件事來講清楚給人民聽,至於(美國)人民的訴求代表甚麼呢?我來投票,就好像我們香港一樣,選區議員不是只為了區域事務,而是投票表態是否支持「反送中」。如果這一次投票選總統,投給特朗普,就代表同意讓他「去中共化」,全球「去中共化」,不只是美國「去中共化」,他會帶領全球「去中共化」。所以你看到現在日本、法國、意大利,都開始加入這個陣營先「去中國化」,不在中國設廠做生意,遲一些到10月競選的時候,特朗普的口號就會轉換了。

吳明德:習近平為甚麼會回應說「現在我們一定要守住那個底線」,那個底線就是死都不承認,打死都不會承認(病毒源頭)是中共,不是它連累各國,口與鼻吵,你說是我,我說不是,等科學家去調查吧,查它5年10年,等有報告出來,我(中共)就可以透過世界聯合國裏的任何一個組織再跟大家談,所以現在特朗普先下手為強,他說「我知道你在想這些,所以我要先查處世衛組織,等我拿齊資料,說聲謝謝之後,我退出世衛,因為我要改組這個組織,那些都是你的人,一國一票的機制,投票肯定輸給你,我不如與我友好的國家、同一信念的國家,另組新世衛組織。

中共趁各國自顧不暇  急推二十三條

記者:講回香港,最近「兩辦」就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主席一事,輪流炮轟現任主席郭榮鏗,另外針對香港的法治發表言論,怎麼看大家忙於抗疫的時候,而「兩辦」卻出來發炮?

吳明德:用陰謀論去推理,就是「趁你病」,趁全世界的人只顧著抗疫,沒時間管香港,所以它(中共)就發狠。從董建華到現在,這麼多屆(特首)都沒辦法完成23條立法,你知不知道國家很危難,有甚麼危險呢,就是遲些會被圍堵。當被圍堵的時候,香港如果沒有這條法例(23條),它就抓不了黎智英、黃之鋒,它立這條法例就是想它說了算,如果變成這樣就只有一個結果,你要麼就像林榮基那樣走人,要麼就變藍絲,你想在這裏生存(唯有這樣)。但我們香港人是不會的。

我們走到這一步只有據理力爭,我們要維護社會公義,「兩辦」雖然現在這麼說,它可能想「殺雞儆猴」,但我認為它是「狐狸終於露出了尾巴」。

它(中共)被派來香港是執行那些古老思想的東西,它沒有見過世面,一輩子都待在大陸,受共產主義的灌輸,它不知道一個公開的社會就像香港,完全是一個公民社會,立法要包含諮詢的過程,怎麼去操作它完全不知道,我想它在大陸是可以獨斷行事,它在高位耀武揚威,一有甚麼事馬上就立法,它在大陸可以,在香港則要進行公眾諮詢,要大家商量,這些《基本法》裏有寫的,有寫應該怎麼做的,不是它想怎樣就怎樣。

香港人定必保護家園 據理力爭不放棄

記者:香港人在爭取民主、自由的這條路,應該怎麼走下去?

吳明德:我們要繼續秉持謙卑的心。我們是香港人,在這裏長大,這個地方是我們的,我們上一代、二代、三代付出了很多血與汗才建立起這個地方,才會使全世界明白香港是怎麼操作的。

過去10個月,我們所有的年輕人為香港訂立了一個爭取的方向,就是據理力爭。我們要保護香港的價值,就是與普世價值一樣: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如果沒有了這些就會大倒退,就是我(中共)給個地方你,這個地方的人吃飽就睡,睡醒就聽話,叫你做啥就做啥,叫去左就去左,叫去右就去右,這不叫做生活,這不能為我們帶來有意義的生命。所以我們很清楚,我們要秉持住自己爭取公義的原則,甚麼生活方式適合我們香港人,我們就要去爭取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