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表示,中共掩蓋疫情造成全球大爆發,各國日後將群討疫戰損失,並與中國脫鉤。如果擔心全球大蕭條,不是在美國發生,而是在中國發生。(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表示,中共掩蓋疫情造成全球大爆發,各國日後將群討疫戰損失,並與中國脫鉤。如果擔心全球大蕭條,不是在美國發生,而是在中國發生。(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急速擴散180多個國家與地區,重創全球經濟。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疫情重擊下,中國將是首先出現經濟大蕭條的國家。

吳明德表示,過去四十年,中共施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目的讓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然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談判已導致中國部份外來投資廠家為避免貿易關稅影響,遷廠至東南亞,部份美國公司也已遷廠回美國。

而中共病毒爆發後,中共隱匿疫情,並掌控世界衛生組織誤導國際防疫,令全球傷亡慘重。「中共和世衛一起到處說:不用封關,不用撤僑。這些話直接影響了西方國家的防疫措施。」吳明德表示,疫情威脅下,世人因此改變,認清共產黨意識形態對世界的毒害,「世人重新思考,明白意識形態是很重要的。」

他說,這表示經濟模式將回到一百年前,西方國家與同樣施行資本主義與民主制度的西方國家進行生意往來,若想與東方人交易,將選擇與自己意識形態相同的「民主國家」進行投資與設廠,「只跟東南亞那些有民主的國家做生意。」

「如果這樣的話,美國和歐洲他們自己製造東西,不用你(中國)來製造,然後其它國家都走了,你還有甚麼可做?世界工廠還有甚麼東西出口?一旦沒了出口,還有甚麼可引外資進來開廠,賣東西給全世界。」吳明德說。

繼而中共近期加速「國進民退」,「全部生意都給國企,又做不了外國人生意,即是整個經濟收縮。那些民企又減少了,人民還有甚麼心思工作。」吳明德說,「回去60年代,文化大革命那樣吧,天天在那裏荒廢時間,這叫大蕭條景象。」

另外,日前G7(七大工業國組織)視訊會議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向傳媒表示,G7外長均同意「中共虛報疫情導致重大災難」。與此同時,許多西方國家宣佈進入「戰爭狀態」。吳明德分析這些舉措正釋放同樣訊息:「中共虛報疫情等同犯罪」,待疫情過後將在國際法庭向中共追討損失,「追討戰爭的賠償。」

而中共御用專家、外交發言人近期頻頻「甩鍋」,漂白病毒源頭並非中國,先後誣指病毒來自美國與意大利;縮減駐大陸的美國包括美國之音、《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五家媒體60、70位記者。他解讀,這顯示中共「害怕了」,縮減外國記者是為了防止不利於自己的證據外洩,連番舉措都是為逃避日後的追責與賠償做準備。

「從西方人的文化角度來看,你(中共)做錯了還抵賴,那就罪加一等!」吳明德說。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喪失世界工廠地位 中國首先大蕭條

記  者:G20影片峰會後,全球說要投入5萬億美元(撐經濟)。會不會出現另一次金融危機呢?能救市嗎?

吳明德:首先我用一個比喻,讓大家容易明白。如果將整個經濟系統,即每個國家的經濟或全世界作為一個單位的經濟,就比如一個人。

每個經濟體中有各行各業,其中有金融業。金融業就是人體裏的那條大血管。沒問題的時候,全部的行業都做得很好。

以美國為例,在未出現疫情(中共病毒)之前,即去年12月經濟是五十年來最好。指標是,失業率最低;GDP(本地生產總值)打破以往的紀錄,增長了3至4%;通脹率在2%以下,利率偏低。所有的東西都是向好的方面發展,代表整個人體在當時來說是最佳狀態,所以他的心、肝、脾、肺、腎、血管、腦袋等,(相當於)所有經濟系統裏的部份,每個都好像處於18至22歲的(狀態)。

突然身體感冒了,就是我們現在面對的疫情,很多人擔心,因為這個感冒是未知數,它不單是影響血管,它會影響腦袋,會影響心、肝、脾、肺、腎,所以,怕整個經濟系統崩潰。怕像1929年10月25日在美國華爾街的暴跌後,接著是12年的大蕭條。這個我待會兒解釋給大家聽。

也有些人怕會像2008至09年雷曼兄弟那個金融系統的敗壞。這次整個市場在短期內,2個星期時間,就完成了華爾街在1929年大半年時間內的急速下跌。(今年3月9日起十天之內)總共有4次熔斷,跌了多少?從去年最高位,全球的股票跌了31%,市值蒸發了,主要的支出,加上香港、南韓和新加坡,從市值共70萬億美元,減少了21萬億(美元),就是跌至49萬億(美元)。

這幾天好了一些,調整回6%,因為就是剛才講的5萬億(美元)出台了。特別是在美國,批出了2萬億美元給政府使用;另外,聯儲局無限量寬(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所以,那些人就安心了一些。

我想再進一步解釋,如果擔心全球大蕭條,不是在美國發生,是在中國發生。為甚麼呢?

美國大蕭條當時的背景是一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一戰是1914年至1919年在歐洲發生的,歐洲打完仗至到末期時,加上了1918年發生的西班牙流感,一直持續到1920年12月。這兩樣東西加起來,使得整個歐洲雞毛鴨血(陷入極為艱難的處境),滿目瘡痍。

之後它要重建就要靠物資,當時最大的工業國是日本和美國,他們走在工業革命的前面,尤其是美國靠近歐洲,訂單接到手軟(多到接不過來)。所以,從1920年起美國經濟穩步上揚,跟著快速增長,股票在那10年很Happy(暢旺),到1929年的春天出現大爆發(股市暴跌)。

但那時的資訊沒那麼流通,沒那麼公開,很多銀行家和資深的投資者有專業團隊幫他們分析,發現不行了,發現原來歐洲經過10年的重建後,他們自己有了公路系統,互通有無,可以自己設廠生產東西,給美國的訂單越來越少了。

那些醒目的投資者想到這可不行,我們可能會少了二至三成的訂單,經濟豈非不行了?所以(他們)立即走,才引致1929年10月25日大跌市。

大跌市喚醒了普羅的投資者及基層市民,擔心未來歐洲會自己製造,不給我們美國製造。所以一直引申下來,後來羅斯福總統做了一個新的交易。最主要的原因,當時是金本位,聯儲局不能印鈔票。不能印鈔票,在經濟衰退大蕭條的時候,就不能像現在這樣量寬。因為當時的制度,使其不能用錢去托起經濟,別人需要血的時候,你反而截斷供血,這就是那時最主要的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當時信奉海耶克(英國經濟學家)自由經濟,即自動調節,就是失敗的那些(公司)都破產吧,人們覺得政府沒有去幫他們,去刺激最需要的東西。比如金融系統出了問題,需要去刺激它的話,馬上可以用政府的方法,注資進去。

除了金本位制度的制度缺陷,使當時不可以印鈔票外,第二就是信了海耶克經濟主義,也因為如此,後來凱恩斯(英國經濟學家)說,這樣不行,不能只是靠極右的自由經濟主義,在沒人肯投資的時候,政府要帶頭投資刺激經濟,要搭橋鋪路,多做一些工程帶動經濟

所以,那個新交易裏,最主要有了這一部份,使得後來在1932年底至1933年一直推行,可以短暫復甦經濟,但之後因為各國進行軍備競賽,所以歐洲的經濟對美國有大關稅。就好像現在中美貿易談判,發現不行,因為在經濟衰退時,更要保護自己,所以,美國對很多貨物徵關稅。

後來各自為政使世界貿易斷了纜(聯繫),更加速了經濟蕭條,使得整整熬了10年、12年。從1929年直到差不多二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軍備的加入,才重新刺激美國的經濟,因為它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刺激了美國的製造業,把經濟帶起來。這些詳細情況,有機會的話,再和大家講。

我為甚麼指中國呢?中國的大蕭條。試想一下,中國在過去40年,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原因是做——世界工廠。世界工廠的買家在哪裏?在世界各地,特別是富裕的歐洲和美國。如果以美國來說,第一階段的貿易談判,使得中國的這些外來投資廠家或自家成立的富裕廠家,已經搬去了東南亞,因為不想受到貿易關稅的影響。所以,從去年開始搬廠了,美國也有些公司搬回去美國了。

G7齊責中共與世衛撒謊 致瘟疫世界流行

吳明德:那已經影響到中國未來的經濟前景。再加上現在因為中共虛報數字。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開完G7(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他告訴全世界,所有G7的外長都同意他講的:現在美國和歐洲的疫情,就是由於中共虛報疫情,導致美國和歐洲國家失去警覺性。

現在中共反過來說:你們各國自己不準備好?中共把武漢封城的時候就已經在給你們各國爭取時間了!你們各國又不準備?但是中共不講後面那一句話:「中共和世衛一起到處說:不用封關,不用撤僑。」那這些話直接影響了西方國家,以為可以放鬆一些。

為甚麼要放鬆?因為那些國家的國民從二戰到現在75年都沒見過這樣的事情,沒見過這樣的疫情。兩、三代人都在和平的環境下長大,沒有這種危機意識。新一代也崇尚享樂主義。怎叫他們突然間去擔心這些問題?他們不知道要擔心,所以疫情爆發了才知道,哇!原來問題這麼嚴重,才知道要開始做一些事情。

現在採取防疫行動了,所以歐洲這幾個國家的疫情開始回落了,過了最高峰了。美國(疫情)現在差不多要到最高峰了。所以還要給美國四個星期才能像南韓和日本一樣(疫情回落)。好了,等睡醒覺,人家已經在部署了。

蓬佩奧也說:我現在沒時間跟你(中共)談這些,但是我告訴你,我們七個外長都同意,因為你(中共)虛報了疫情,導致我們遭受了重大的災難。但現在我們先專注在這個世界性的衛生健康事件上,等這個階段過去之後,我們再跟你講。

同時,美國的參、眾兩院,因為今年11月份要選舉,眾議院400多個議員全部要重新選舉。參議院差不多100個議員,有三分之一要重新選舉。他們是公民社會的民意代表。因為有這個疫情,現在美國人民要待在家裏。那為甚麼會有這個疫情?是從你(中國)那邊傳過來的。

為甚麼傳過來時我們防備得不好呢?因為你(中共)虛報了疫情,使得他們待在家裏,他們就會解釋給人民聽,所以兩個議會的議員就會同意,它不是一個法案,是一個議決,就是說要將中共虛報疫情這個事擺在議會的文件上,告訴美國全國人民,因為你(中共)的虛報,使得我們現在這麼慘,這個虛報是一個犯罪的行為。這是做甚麼呢?

虛報疫情引發戰時狀態 各國群討疫戰損失

記  者:追討損失?

吳明德:對了,因為這是犯罪行為,等疫情過去之後,就要在國際法庭上追討損失。為甚麼現在有很多西方國家表示現在是戰時狀態,因為將來要追討戰爭的賠償。那賠償額是多少?美國有一個議員已經入稟法庭提出大概是20萬億美元。

你(中共)怎麼賠啊?現在中共就更害怕了。所以在過去的一個月大家都看到,從鍾南山開始講,疫情是從我們(中國)這裏開始爆發,但是源頭未必是這裏。其實就是在推卸責任。普通話怎麼說?

甩鍋兼驅逐外媒 防止調查收集證據

記  者:甩鍋!

吳明德:甩鍋,甩鍋!這就代表他們(中共)不明白西方人的文化,西方人的文化是做錯了要承認,當事人要面對群眾承認錯誤,然後解決這個錯誤。中國人(中共)就是掩蓋、掩蓋,我不告訴你,或者說是隔壁左右做的,反正不是我做的。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從西方人的文化角度來看,你(中共)做錯了還抵賴,那就罪加一等。好吧,現在先不收拾你,先收集證據。所以他們現在是在收集證據。

那中共這邊怎樣做呢?中共就說「哎呀,我知道你要來收集證據」,所以就把美國最主要的五個媒體,包括美國之音、《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不讓你們在這裏做新聞了,你們趕快走」。

這60、70個記者他們也表示要趕快走,為甚麼呢?因為這些傳統的,在世界範圍內有公信力的記者,他們在大陸做新聞的時候是拿不到新聞的。因為在中國很多事情都是不公開的,所以他們得依靠內線去調查,靠內線去調查要建立不同的渠道,才能知道在哪裏可以拿到數據。

比如我現在講到的數據。去問騰訊、問阿里巴巴,負責管理用戶的那些部門的人。那些部門的人一數,咦,光是電話使用人數就少了1,400萬個。那微信的戶口、阿里巴巴支付的戶口是不是減少了2,000萬個。那些人去哪裏了?他們不花錢嗎?他們不買東西嗎?他們只是不能上街,還是可以在網上買東西的。他們去哪裏呢?

記  者:可能被消失了。

吳明德:或者死了,或者被消失了。那他們是有這些數據的。那個數據要是還不對,那問誰啊?

記  者:殯儀館?

吳明德:殯儀館是問不到的,都是政府管理的機構。問做生意的,賣骨灰盒的人。去武漢問問那些賣骨灰盒的人,這個月多做了多少生意啊?哦,做多了5倍。以前這麼多年1、2月份平均做多少生意,現在做多了多少倍。那就知道死多了多少人。

這些東西如果我吳明德想得到,這些外媒的記者也會想得到,他們一定會去調查。所以中共就怕了,那就乾脆驅逐他們,叫他們不要留在中國。好了,外媒記者沒法做調查,將來就沒有東西可以交給美國做證據。這就是中共的思維方法。

在G20(二十國集團),習近平說,我們現在要拯救世界,世界共同體。中國這邊已經搞定了,零感染(中共病毒),好多天都是零感染了。如果再有感染,也都是從外國帶回來的。習近平其實是在準備反攻了。到時候各國追究他的時候說病毒源頭要賠償10萬億。好啊,那各國回傳給中共的就要賠償20萬億。中共就想這樣和各國爭辯。

還有中共現在講我現在是在拯救全世界。救全世界?中共怎可能有能力救全世界,用中共那個武漢模式?它的意思其實是在G20這樣說,然後出口轉內銷。由外國的媒體拍攝下這些鏡頭,然後在國內的CCTV(中央電視台)播出,而且只是播出習近平講的那一段。把他塑造成一個偉大的習主席。

為何中國醫療隊只去意大利?

記  者:中共說它把口罩送給其它國家,事實是賣給人家的;而且好多測試盒是假的。

吳明德:現在G7(七大工業國組織成員)都知道了。意大利的外長在G7前就講了中國運送了一些物資過來,組織一些醫療隊過來。目的是甚麼呢?就是(做生意),那些物資是意大利向中國買的。組織一些醫療隊過來,他沒有講另一個原因,我解釋給你聽為甚麼醫療隊只去意大利。

為甚麼?因為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有中國的公安。

記  者:就是意大利?

吳明德:是。因為意大利是唯一簽了一帶一路的國家。歐盟現在26國(不算英國)只有意大利簽了,為甚麼呢?因為全世界的人正在使用的Hermes、Prada、Christian Dior,那些品牌的手袋、皮鞋、衣服是意大利的品牌。100%正確,但是後邊製造的人是誰?

記  者:大陸的工人。

吳明德:那大陸的工人是些甚麼人呢?其實多數是40、50歲以上。為甚麼呢?因為他們以前沒有機會接受更高的教育。我為甚麼知道呢?因為我小時候,我的親人,我的大哥、大嫂為了自己的兄弟姊妹而犧牲,沒有機會繼續升學。當時60年代的香港人口多。他們把一些機會留給年紀小的弟妹。那時是工業時代,他們只好做衣服、做手工、做皮草。

後來有機會移民去到加拿大、美國那些唐人街,他們都去工廠裏做衣服,因為他們手藝了得,負責縫製等級較高的衣服,做樣板。意大利需要這些工人。中國很多以前在杭州、上海或者溫州那些地方做皮草、做皮具的工人,全部去到意大利。

意大利有一個地區,有幾十萬的中國工人,在那裏幫那些名牌工廠做事,所以叫做Made in italy,by Chinese workers。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想到了,中國新年之後,這些地區的人要從中國返回意大利開工,就把病毒傳過去了,當(中共病毒)爆發初時,一定會在這個社區內爆發,而這個社區爆發是沒有辦法可以控制住的。

第一,因為意大利人、意大利政府,很多不會跟這些地區的(中國)人溝通;第二,生病了的人不敢去醫院,因為他是非法移民或者非法勞工,病人就隱藏在這個地區裏。疫情大爆發後,就擴散了到其它地方,但真正的意大利即是白皮膚的那些人,不是第一批受到感染的。

所以,為甚麼(中共)要派醫療隊過去?就是去醫治自己的中國人,等於中共為甚麼要派公安過去管中國來的遊客,才溝通得到。因為意大利人是藝術細胞最高的,幾百年前的文藝復興時期以意大利為中心,經過幾百年的發展,想想意大利的人民是多麼有藝術細胞,在藝術方面多麼優秀,但是這些人多數甚麼都懶得管,那他就說,「我讓你(中共)的公安過來,我讓你的醫療隊過來」,原因就是這樣。

所以意大利外長加入了其他G7外長的(行列),都認為是你們中國人,(把病毒)帶過來的,因為你們把中國的疫情(隱瞞),不跟全世界講真話,就是因為你們(中共)作為丐幫,收買了醫療(專家),即是世衛那些嘍囉,就是因為你的嘍囉當時講了「全世界不用撤僑,全世界不用害怕,人傳人(機會)低,甚麼都不用擔心,你們不需要封關」。

所有這些都是中共和世衛講的,看了那個記錄就知道了,2月初,(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去了北京(跟習近平)握了手之後,就即刻講這些話,這些話是誰(叫譚德塞)講的,是他自己要講的?抑或中共要他講的?這個是一個疑問,以後就水落石出的了。

民心所向 各國政府與中國脫鉤

記  者:疫情會怎樣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呢?

吳明德:既然我(受疫情影響的西方國家)要跟你(中共)算帳,我是公民社會,我的人民知道原來是你(害慘了我),跟你做朋友,我只會吃虧,萬一不是吃虧,我是失去寶玉,即是我守身如玉的,全世界那些跟你做生意的,跟你做好朋友的都失身了,那麼我有甚麼可以做呢?

如果以前的日子,全世界的公民都沒有時間管你,你14億人,你送給我,我都不會管你,是不是?免得我費心。但是現在不同了,我對你有另一種的看法,原來你們這種管治方法,會影響到我整個國家的人民,現在我不得不管,因為人民要求我,我是(民)選出來的,要求我去應付你,那就是迫使這些政府,要跟中國脫鉤,有些人民會更激烈,叫政府不要跟它(中共)玩,

吳明德:有些還說,「不但不要跟它玩,我搬,搬走」,好像孟母三遷那樣,不想跟你再有來往了,就搬廠了,搬回來自己的國家,搬去東南亞的國家,意識形態相近的那些地方。所以,這個疫情將會怎樣影響世界經濟呢?就是改變世人,重新思考,明白意識形態是很重要的。

因為西方的公民社會,用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這些國家就會自己人跟自己人玩,譬如,歐洲隔著大西洋跟美國玩。這個玩是代表甚麼呢?代表他們現在像回到過去一百年前般,只跟他們那邊的人做大生意,如果要跟東方人做生意,只跟東南亞那些有民主的國家,才會跟他們做生意。

你(中共)現在說印度,只得你四分之一的GDP,不要緊,我們是民主國家,所以我們會把原來設在中國的工廠,例如蘋果公司搬去印度,這才是對中國最重大的打擊。

如果這樣的話,美國和歐洲這些國家,他們說以後自己製造東西,不用你來製造,如果美國這樣說,我不跟你玩了,我自己走了,然後其它國家都說走了,你還有甚麼可做,世界工廠還有甚麼東西出口?如果一旦沒有了出口,還有甚麼可引外資進來開廠,去賣東西給全世界。

剪G20片段騙大陸人 不知危機已到

記  者:不單做不成「救世主」,大家都想遠離它,避瘟,避開這一個瘟疫。

吳明德:當習近平在G20講話的時候,他一講這些東西(中共是救世主等等),就代表甚麼呢?代表會剪接G20開會片段讓大陸人看,大陸人不知道這些危機的,他們還在自己「塘水滾塘魚」,大陸14億人自己做自己的生意,但是沒有民企,為甚麼?因為你(中共)的意識形態是要「國進民退」,全部生意都給國企。又做不了外國人生意,即是整個經濟收縮。

那些民企又減少了,人民還有甚麼心思工作。回去60年代,文化大革命那樣吧,「做又36,不做又36」(當年流行大鍋飯,工人們做不做都好,都是一個月36元),天天叼著香煙,坐在爛地上,爛地不要修了,修來幹甚麼,沒有甚麼汽車路過,由得它,天天在那裏荒廢時間,我們最擔心就是這個,這個叫大蕭條的景象。

記  者:所以,未來的經濟大蕭條,應該在中國首先出現的。

吳明德:是。

記  者:那香港會有甚麼影響?

吳明德:香港就做我們沒有主權移交前的角色,因為那些權貴家族,仍然在大陸工作的,他自己做自己人生意,都是他說了算,因為它是國企的第一名,或者國企,做各行各業,它負責出資的,即是回到主權移交前那樣。

主權移交前它就用香港做出口匯錢,是不是?但是要香港做以前的角色,我們從來都是在講一句話的,就是董建華的相反,董建華說,「祖國好,香港好」,但是,我們全香港人的有共識,都明白不過,總之,董建華以前講的話,你相反地解讀,就知道的了,即是說,大家明白了。

記  者:所以說,世界回到盤古開初那時,大家回到原本的狀態,等共產主義國家不再侵害其它國家就對了。

吳明德:是的,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