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西方國家政府紛紛出台政策,向低收入居民發現金以渡過難關。但中共地方政府喜歡發放消費券。有分析說,中共官員企圖藉機再撈一把,發國難財。

據《中國經營報》4月13日報道,近期,南京、寧波與杭州等多個城市均向市民發放消費券,鼓勵和引導居民消費。目前全國已有約40個地區發放消費券,總額已超50億元(人民幣)。

報道稱,消費券具有明顯的槓桿撬動作用,實際槓桿率或許要高於15倍。截至4月6日16時,杭州已兌付第一期電子消費券政府補貼1.45億元,帶動消費18.05億元;已兌付第二期電子消費券政府補貼5736萬元,帶動消費4.21億元。

目前,海外發達國家在疫情期間一般是給居民發放現金。如美國已經開始對年薪少於7.5萬美元的民眾每人發放1,200美元,每名兒童可以獲得500美元。日本則將對有生計困難的家庭每戶發放30萬日元的補貼,公務員和企業高層除外。

那麼為什麼中共地方政府喜歡選擇發放消費券?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發放消費券,主要是為了拉動消費,不過和西方國家發錢不一樣的是,中共發的消費券是定向的,即只允許購買特定商家的特定商品,這個很類似一些商家發的只能買自己東西的促銷代金券,用捆綁的方式刺激民眾消費特定的商品。

吳特說,中共地方當局發消費券可能有兩方面考慮。一是,擔心如果直接發錢的話民眾會選擇儲蓄而不是消費,如果是發消費劵,民眾只有花錢買東西才能用;二是,發放消費券,地方當局可以牟利,商家和官員之間存在利益輸送的問題。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這背後有門道。中共地方當局選擇發放消費券,而不是現金,主要是為了以權謀私,利用國難撈好處,發國難財。如果發現金,對民眾而言那當然很好,民眾可以隨便買自己需要的物品,但這樣的話,中共官員就不會從商家拿到提成或私底下的折扣,所以他們不喜歡發現金。

中紀委官網2018年9月5日刊文說,中共官員盯著扶貧資金「做文章」,層層設卡、截留、挪用,「雁過拔毛」。

而湖南某鎮財政所副所長「雁過拔毛」的貪腐程度令人震驚,在兩年內冒領2萬餘戶農戶的補貼金,最少的一筆竟為1.45元。

石實說,中共官員貪腐的程度超出想像,連1.45元都不放過,他們怎麼會放過利用這次發放巨額消費券的款項,從中中飽私囊呢?

大陸知名網路作家荊楚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發放消費券,對中國經濟有一個短暫的刺激作用,但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因為中共長期實行低工資、低福利、低社會保障的制度,這些制度會導致老百姓手裡沒有錢。沒有解決老百姓的後顧之憂,讓老百姓過的優雅,過得沒有那麼緊張;而沒有後顧之憂,他才會大膽地消費。

中共發放消費卷,也引發網民的熱議:

「用完消費券我爹的感想:說是省了一百塊,我覺得我多花了一千塊。」

「聽說深圳各個區發的消費券好多地方不給用?你的用了嗎?」

「還不如給每位居民先發補助金來的實在些,不能總想著讓老百姓掏錢,不給羊吃草,怎麼剪羊毛?」

「建議直接發錢,不要用消費券這種方式。再說2000萬元平均到武漢人能有多少?」

「總覺得消費券不用給白白浪費了,結果湊夠二十五塊也沒給我減五塊,沒關係,買個開心?」

「有時候覺得不合算,因為你被捆綁了。本來你不一定要買這個東西,但為了湊足這個點,然後(就買了)。後來我就不要了,不搶了。」

也有網民反饋,他們沒有拿到消費券;還有,消費券在鄉下也沒地方用等問題。

另外,大陸專家也認為發放現金好。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主任甘犁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建議,對低收入群體發放現金比消費券更有效,因為他們不會把錢存起來不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