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的女外交部發言人近期隔空開戰,焦點是2020年1月3日中共究竟做了啥。中方發言人再次甩鍋給美國,說1月3日中方就通報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給美方;美方發言人則詳細列舉中共當局的所作所為、讓事實說話。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3月19日翻牆推文回應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3月18日接受霍士新聞電視台採訪時的談話。

蓬佩奧表示,因中共在疫情上沒做對事,才讓無數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他提到,中共政府第一個確認病毒,卻在疫情初期壓制信息、而不是抑制病毒,結果浪費了寶貴時間,同時中共讓成千上萬華人離開武漢、前往意大利,以至於讓意大利也隨後陷入巨大的疫情中。

對此,華春瑩指責蓬佩奧的說法不對,並說,世界衛生組織專家都表揚中共當局了。

旋即,華春瑩說,1月3日中方就有通報疫情給美方;而美國國務院1月15日通知在華美國公民警惕中共病毒。華還質問說:「現在(美方)指責中方拖延?真的嗎?」

華春瑩的1月3日就通報疫情給美方再次捅到中國民眾的痛處。華在2月3日的記者會上稱,「自1月3日起,中國已開始向美國通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疫情,一共通報了30次。」

此消息一出,中國國內民眾氣炸了,質疑中共為何不向國人包括武漢人通報疫情,「整整隱瞞了20天」!

而且華春瑩本人自始自終都沒有透露中方在1月3日究竟向美方通報了甚麼內容,同時她也沒有解釋,為何中共當局一直拖延到1月20日才通過所謂「專家」和黨媒之口變相對國內民眾承認疫情不可控。

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顛倒黑白同樣令美國民眾生氣。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3月20日罕見推文反駁說,到1月3日為止,中方做的是下令銷毀病毒樣本、讓武漢醫生噤聲,以及在網上審查民意。

「華(春瑩)是對的,這絕對是世界必須審查的時間表。」奧塔格斯寫道。

中美外交部女發言人2019年曾首次對陣

這兩位女外交部發言人曾經在2019年進行第一次直接對峙。去年,香港親共媒體造謠美國充當反送中運動的幕後推手,並公開美國駐港外交人員及其孩子的個人私隱信息,令美國國內震怒。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在記者會上說:「這是流氓政權才會有的作為,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該有的做法。」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卻避開事情本身不談、譏諷奧塔格斯說,美方這麼做、世界能太平嗎?華企圖再次混淆話題、將責任拋給美國的言論讓美國人再次見證「何為流氓」政權。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外交官越來越愛戰狼式發言

中共外交官近期越來越喜歡故意推文挑釁人。2月16日,中共駐印度加爾各答總領事查立友(Zha Liyou)在推文中指,對那些批評中共處理疫情的人士,「你說話的方式看起來就像是病毒的一部份,那麼你將像病毒一樣被消滅」。

3月18日,中共駐巴西大使館在推特上指責巴西總統賈爾·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的兒子、參議員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因為愛德華多批評中共掩蓋疫情事實,就跟當年蘇聯的切爾諾貝利核災一樣。中共外交人員則回擊說,愛德華多「一定感染了一種精神病毒」。

中共駐瑞典使館發言人本周接連2天發文,要求前歐洲議員、「自由世界智囊」主席赫克馬克(Gunnar Hokmark)道歉,因為赫克馬克稍早撰文說,「中國(中共)應該為病毒向世界道歉」。

中共高層要求官員進行海外宣傳

過去,中共外交官很少出現這種自發的點名謾罵或主動出擊。但這些年,中共高層一直在鼓勵外交官為增強中共的「話語權」做出更大的努力。

英國《經濟學家》曾採訪這些中共外交官為甚麼轉為在推特發言,中共駐奧地利大使李曉駟回答:習近平主席「要求中國(中共)外交官講好中國故事,並呈現中國的真實、多維和全貌」。

2月3日,中共最高的權力機構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其中之一就是討論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間如何進行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

根據中共機關雜誌《求是》罕見刊登的全文,中共高層一致認為,中共官員們必須「講好中國抗擊疫情的故事」。作為回應,中共外交官們被發現快速轉向他們數年來一直在迴避的社交媒介——推特。

不過,在西方人眼中,中共外交機構及外交人員這種旗幟鮮明的、同一種聲音,卻恰恰體現了中共外交管理體系的高度集中化以及言論不自由程度。

如近期在網上流傳的英文示意圖,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中共)甚麼?圖中列出諸多事實:第一,中共從2019年11月開始掩蓋疫情爆發,在12月初噤聲吹哨人,即使到2020年3月,當局仍在掩蓋真實的感染以及死亡數據;

第二,中共在初期讓被感染的華人離開武漢、毫無防備前往世界各地,並拒絕美國等提出的醫療幫助;

第三,中共操縱世界衛生組織誤導全球疫情嚴重性;

第四,中共威脅各國政府大陸要停止出口關鍵的醫療資源,並在海外傳播關於中共病毒來源的假信息;

第五,利用種族論作為武器、力圖逃避中共應擔當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