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隱瞞疫情,致使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並在全球蔓延,確診與死亡人數持續攀升。印度國際人權組織與印度律師協會日前向聯合國指控中共秘密發展生物武器,並就中共病毒疫情損失向中共索賠20萬億美元。英國議會報告指中共謊言正在奪去英國人的生命;英國智囊團呼籲向中共政府索賠3510億英鎊。之前,美國民間及非政府組織兩宗訴狀向中共索賠至少20萬億美元。

英國議會報告:中共謊言正在奪去英國人的生命

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4月6日警告說,在對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過程中,中國(中共)和其它國家精心策劃的造謠活動正在「犧牲英國人的生命」。

議員們在一份新報告中稱,病毒起源的中國,試圖「混淆」疫情爆發時的真實情況,當時中國本應在收集有關其傳播的數據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該委員會主席董勤達(Tom Tugendhat)告訴《每日電訊報》:「英國政府根據來自世界各地的信息,模擬了他們對冠狀病毒的反應。如果一個國家誤導你,那是不可能做到準確的模擬反應的。中國(中共)政府的謊言正在奪去英國人的生命。現在,英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從新定位與中國(中共)的關係。」

該委員會的「病毒免疫(Viral Immunity)」報告還特別指出,伊朗和俄羅斯也負責傳播有關該流行病的虛假資訊。

該委員會呼籲英國政府與國際盟友一道努力,積極「面對和反駁」這些外國力量傾瀉出的虛假信息。

該委員會說:「這種對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其它國家科學家的故意誤導,掩蓋了在大流行的關鍵早期階段的分析。」

「關於Covid-19的虛假信息已經奪去了生命。英國政府必須在國內發出明確和透明的資訊,以對抗和反駁外國力量散佈的謠言。」

「它還必須與盟國密切合作,儘可能建立統一戰線,並幫助確保重要的國際研究努力不會因宣傳和不良數據而受到損害。」

英國智囊團呼籲向中共政府索賠3510億英鎊

英國外交政策智囊團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6日發表研究報告,呼籲英國通過國際法庭向中國(中共)政府索賠3510億英鎊,以補償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到英國造成的損害。

研究報告得出結論,在中共造謠運動之後,七國集團(G7)的經濟已經損失了3.2萬億英鎊。

唐寧街的消息來源暗示,當大流行結束後,這個共產主義超級大國將面臨「清算」。

蘭開斯特公國財政大臣(Chancellor of the Duchy of Lancaster)高文浩(Michael Gove)也將英國缺乏病毒測試的責任歸咎於中共政府。

當被問及,儘管去年12月中國首次出現病例,但英國為何沒有進行足夠的測試時,高文浩表示:「我們在過去1個月裏一直在增加測試數量。情況就是這樣的⋯⋯去年12月,中國發現首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病例,但中國的一些報告沒有說清楚該病毒的規模、性質、傳染性。」

在英國政府允許中國公司華為進入5G網絡後,施志安爵士(Sir Iain Duncan Smith)領導了議會裏反對首相有關華為的決定,他說,英國必須重新考慮與中國(中共)的關係。

這位前保守黨領袖表示:「由於北京的掩蓋和延誤,全球衛生專家認為,世界其它地方沒有足夠的時間為大流行做好準備,這意味著疫情的影響最有可能惡化。」

「長期以來,各國一直溫順地向中國(中共)屈服,希望贏得貿易協定。但是,一旦我們擺脫這一可怕的流行病之後,我們大家必須重新思考這種關係,並將其置於更加平衡和誠實的基礎上。」

印度指控中共秘密發展生物武器 索賠20萬億美元

印度的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師協會近日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中共就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損失作出20萬億美元的賠償。

據印度《論壇報》報道,這兩家機構在申訴書中直接對中共做出最嚴厲指控:秘密地發展大規模殺傷性生物武器,其目的是為了買空經濟崩潰國家的股票,控制世界經濟。

申訴書寫道,疫情大流行對印度經濟造成商品供求不平衡,以及邊緣化人口遷移等影響,「印度的經濟活動被停擺,反過來又對該國的本地經濟及全球經濟造成了極大的打擊。」

申訴書對病毒來源提出質疑:「為何疫情沒有傳遍中國,但卻波及世界全部國家?對這一問題的推測只會增加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一個被精心組裝的生化武器的可能,旨在打擊世界多國經濟從而讓中國作收漁翁之利。」

申訴書指控中共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國際人權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和世界人權宣言》條款的規定,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共進行調查,「我們衷心的希望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能問責中國研發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並要求中國對國際社會和理事國進行合理賠償,特別是對印度」。  
 
另據印度《經濟時報》報道,近日,巴基斯坦前內政部長、巴基斯坦人民黨參議員拉赫曼.馬利克(Rehman Malik),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建議其組建中共病毒專門委員會,調查這一病毒是否是人造的,及其來源地。

美國兩宗訴狀 向中共索賠至少20萬億美元

3月13日,羅根·埃爾特斯等4位佛羅里達州居民以及一家體育訓練中心向美國邁阿密聯邦法院遞交訴狀,對中共政府、衛生部、民政部、應急管理部、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漢市政府提出控告。這是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首宗控告中共政府隱瞞疫情的民事索償案件。

5位原告共同委託伯曼法律集團(The Berman Law Group)代理他們打這場官司,索賠金額達數十億美元。

佛羅里達州伯曼法律集團成立於2008年,該集團律師馬修·摩爾是原告的代理律師。這起集體訴訟的原告指控中國(中共)沒有能夠更迅速地通報及遏制中共病毒,或未能披露確切疫情數字,實際是在武漢市及鄰近地區製造了「相當龐大的病毒培養皿」,引發全球性中共病毒疫情。

這宗訴訟指責中國被告方「從事超危險活動」,構成過失行為,給原告造成精神痛苦,構成公眾滋擾,被告負有嚴格責任。

訴狀中表示,中共政府等這些「被告們」明知疫情很嚴重,卻為了鞏固經濟利益,隱匿疫情、低報確診數,進而拖延對疫情的防控。

3月17日,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美國保守派組織「司法觀察」和「自由觀察」的聯合創辦人克萊曼克律師,向德克沙士州北部法庭提交訴狀,狀告中共研發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訴狀的原告,是開放性的,可以是受到中共病毒損害的任何人,不管身份與國籍,都可參與原告起訴連署,然後共同爭取賠償。

被告包括中共政府,軍隊、軍隊生化武器專家陳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及其所長王延軼、該所研究員石正麗。訴狀要求州聯邦法庭進行陪審團審判,索賠金額「至少20萬億美元」(合約141萬億人民幣)。
 
4月3日,德州眾議員古登提出一項針對中共病毒疫情的《制止COVID法》,要求美國司法部調查中共病毒的源頭。依據該法案,任何人發現中共製造該病毒,都可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

根據美國現有的《外國主權豁免法》,即使中共製造了這種致命病毒,美國法院也不能追究它的法律責任,因為它享有豁免權。古登提出的新法案對此做了修改。新法案規定:「在任何情況下,若發現其它國家有意或無意『釋出』生物武器,導致美國公民身體損傷,該國在美國法院沒有豁免權。」古登在聲明中寫道,新法案「將賦予我們的法律系統調查病毒起源的權力,如果(中共)被判有罪,將追究其製造和釋放該病毒的責任」。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海洋法與政策教授拉斯卡(James Kraska)撰文表示,各國可藉由國際法對中國(中共)政府或者是中共的行為提告。拉斯卡以2002年中國隱瞞SARS疫情為例,為避免重蹈覆轍,當時WHO在2005年通過《國際衛生條例》,特別提到若涉及SARS等類似疾病,成員國有義務在24小時內共享訊息。中共當局在疫情防控初期已有違反此法律之嫌。

中共當局也許可以不理會上述這些指控與訴訟,但是伯曼法律集團顧問對媒體表示,有經濟方法可以迫使中共政府遵守法律程序,包括針對銀行帳戶管制或與美中協議掛鉤。

此外,原告有權向法院聲請主張對被告在美國財產進行假扣押,而且向法院提告之後,法院必須對中共病毒系列問題展開真相調查,其過程與結果勢必持續成為全球輿論關注焦點,這些法律原則都將迫使中共當局面對現實,中共如果惡搞,恐怕插翅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