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熱傳引發武漢疫情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生物武器研發。美媒引述軍事情報專家指,目前並沒有證據證實此事,但武漢確有與中共生物武器計劃有關的實驗室,有可能發生病毒外泄。此前,專家曾發出警告:武漢BSL-4實驗室存在類似病毒外泄的風險。

美媒:中共肺炎或與北京秘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

1月24日,《華盛頓時報》引述研究過中共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的話表示,武漢擁有兩個與生物戰計劃相關的實驗室,引發當前疫情的病毒「有可能」是出自其中一個實驗室。

肖漢姆博士曾任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門的高級分析師,負責中東和世界範圍內的生物戰和化學戰。

肖漢姆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至少有部分實驗室可能參與了中共秘密的生物武器研究,但並不是研發生物武器的主要機構。他曾在發表於《國防研究與分析研究所》的一篇文章中說,武漢研究所是參與生物武器研發的四個中國實驗室之一。

武漢病毒研究所過去就曾研究過冠狀病毒,包括SARS病毒、H5N1流感病毒、日本腦炎和登革熱,以及一種俄羅斯開發的、可導致炭疽病的細菌。

肖漢姆表示,生化武器研究是軍民兩用研究的一部分,並且絕對是秘密的計劃。SARS總體上包含在中共的生物武器計劃中。他還說,目前並不清楚該研究所的冠狀病毒研究是否專門用於生物武器開發,但有此可能。

他表示,過去外界就曾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提出過懷疑,當時加拿大的一些華裔病毒專家曾違規向中國發送一批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樣本,包括埃博拉病毒。

當被問及中共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時,肖漢姆說:「原則上,病毒的向外滲透可能是病毒泄漏,也可能是實驗室的人員被感染但未發覺而帶出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這種情況。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或跡象表明發生這種事件。」

專家曾發出警告:武漢BSL-4實驗室存在類似病毒外泄的風險

綜合維基百科與百度百科資料介紹,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始建於1956年,該研究所是專業從事病毒學基礎研究及相關技術創新的綜合性研究機構。此外,武漢病毒研究所還擁有中國唯一的一個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生物實驗室。2015年1月31日,中國首個生物安全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即武漢BSL-4實驗室)建成。2018年1月5日,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BSL-4實驗室)通過國家驗收,正式開始投入使用。該實驗室研究包括伊波拉病毒在內的自然疫源性病毒和其它新發病毒。

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鄭店園區,是中科院和武漢市政府合作建設的P4實驗室。從谷歌地區來看,此實驗室距離中國官方宣稱「中共肺炎」爆發地點華南海鮮批發市場33公里。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在投入使用後,美國專家曾發出警告,這所實驗室存在類似病毒外泄的風險。目前,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已成為「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

2017年,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里文(Tim Trevan)曾對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的運行表示擔憂,北京當局的官場文化及處事風格會導致相關科研工作具有危險性,最重要的是相關信息不具有透明度。

2017年《自然》期刊一篇文章曾稱,來自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科研人員計劃將病毒註入實驗室的動物,對此,有專家警告這一實驗作法具有不可預測性(Unpredictability )。

台灣《自由時報》1月25日報道,2004年,北京一家實驗室曾經發生過SARS病毒「逃脫」出來的事故。

法助建武漢病毒實驗室 法媒:憂中共製化武且屢違諾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1月25日編譯法國挑戰網站(challenges)文章報道,源起武漢的中共病毒肆虐全中國大陸,並且正在海外快速擴散,法國的挑戰網站23日刊登了《法 -中之間的危險關係》一書中有關中法合作建設P4(BSL-4等級)病毒實驗室的內容。

該項目是按照法國梅里埃在里昂的P4實驗室「盒中盒」的模式幫助中國建設的。被大陸媒體稱為是「一帶一路」的典範。目前武漢P4實驗室是中國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控科學研究基地,也是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界衛生組織烈性傳染病參考實驗室。

挑戰網站(challenges)文章表示,法國是全球病毒研究領域的領先國家,1999年,法國就在里昂設立了全歐洲規模最大的病毒研究中心,2003年,中共中國科學院向法國政府提出協助中方開設同類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中方的要求,在法國曾引發法國政府及病毒專家們之間的分歧,因為盡管中國病毒中心可以打擊突發傳染病,但法國有專家擔心中共會使用法國提供的技術來研製化學武器,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向政府提出嚴正警告。

法中協議:中共不得將P4技術用於攻擊性活動

在時任總理拉法蘭的支持下,中法雙方終於於2004年席哈克訪問中國大陸期間簽署了合作協議。法國將協助中方建設P4病毒中心,但協議規定北京不能將此技術用於攻擊性的活動。該協議在簽署時就曾經引發爭議,拉法蘭曾經就此表示:「兩國政府首腦簽署了合作協議,但之後行政部門百般阻攔。」

法國對外安全總局表示,法國里昂的一家建築設計所RTV原定負責該實驗室的工程,2005年中國官方卻選擇武漢當地設計所IPPR(中元國際工程有限公司)負責工程,而根據法國安全部門的調查,「IPPR設計所」與中共軍隊下屬部門有密切關聯,這些部門早已是美國中央情報部門的監督目標。

由於上述安全擔憂以及協議具體落實部門的一再延遲,再加上2008年法中之間的外交危機,這才導致武漢P4病毒中心到2017年才正式投入運作。由時任法國總理Bernard Cazeneuve出席了實驗室的啟動儀式。

武漢病毒實驗室,被認可從事三類病毒的研究:伊波拉,剛果-克里米亞出血熱以及尼帕病毒。

實驗室還必須獲得WHO世衛組織的認證,才能正式被納入合作實驗室,協助識別國際性蔓延的病毒。武漢實驗室原計劃在2020年獲得世衛組織的認證,從而使實驗室全功能投入。

法國官員:中共多次違諾包括建設多所實驗室且十分可疑

法國當初是否應該協助中方修建P4實驗室?中共是否遵守了當初的承諾?如果說,武漢P4實驗室負責人肯定該項目將幫助亞洲乃至全世界更加有效地對抗流行病毒的話,法國政府內部卻並不一致讚同上述觀點。

有政府官員向記者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比如說,中方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而今天發現,中方已經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網傳中共肺炎病毒來源疑似中共製造

關於這次突然爆發的中共肺炎疫情,北京官方至今沒有給出令人信服的傳播擴散途徑。

近日網上傳出引發武漢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泄露,甚至可能是人為。網民翻出中共黨媒2018年4月大舉宣傳武漢病毒研究所成功分離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報道,一些人認為這是該研究所泄露2019-nCoV(中共病毒)的證據。

當時武漢病毒研究所在世界權威學術期刊《自然》雜志上發表論文,聲稱找到了2016-2017年導致中國數萬頭豬死亡的病毒,是來自廣東菊頭蝠的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並將其命名為「豬急性腹瀉綜合征冠狀病毒」(簡稱SADS冠狀病毒)。該病毒基因和SARS病毒吻合度超過98%,曾導致豬腹瀉並大量死亡,其癥狀和當前武漢疫癥頗有相似之處。

網絡上另有知情人爆料稱,「武漢的類SARS冠狀病毒就是來源於中共軍方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基因數據庫找到,由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科學研究所遞交。並且通過技術故意更改為舟山蝙蝠病毒,適於人類傳播的新病毒。2003年SARS病毒被證實來自2013年發現的雲南蝙蝠病毒,其中一個證據就是RdRP基因(作用是適應宿主身體的基因)達到87-92%的相似度。」

這一推斷的核心支持理由為:「冠狀病毒有四種重要蛋白質,海外專家對比小包膜蛋白(envelope protein,E蛋白),發現武漢新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具有100%相似度!作為一種變異度高,垮物種傳播的病毒,出現這種100%相似近乎不可能的情況下居然出現了!」

至於為什麽爆發地是武漢,網絡解釋為因為武漢有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在那裏可以人工基因變異,可能是出現意外導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

《香江日報》報道指,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於2018年將舟山蝙蝠病毒的序列比對提交給了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NCBI)。用BLAST等工具比對發現,這種病毒與中共肺炎病毒之間具有緊密聯繫,可見蝙蝠病毒已發生基因變異;這可能是人工編輯,也可能是自然變異。而包膜蛋白在自然突變後保持完整不變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人工基因改造,即中共軍方必定對蝙蝠病毒進行了基因編輯。

另外,網絡上熱傳一張照片,顯示病毒學家、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2018年11月14日在上海交通大學發表主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