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過去三年裏,我從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身上學到一件事,那就是他說的一些看似離譜的話,往往(證明)是對的。

舉個例子:2019年8月23日,總統援引1977年的一項法律,在推特上命令美國公司「立即開始尋找替代中國的方案。」

該法律引用了《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旨在因應「對美國國家安全、外交政策或經濟的不尋常或特殊威脅。」特朗普發出推文後,道瓊斯平均指數下跌600多點。總統並未退縮。他繼續批評通用汽車在中國的龐大業務,並建議通用汽車考慮將中國業務轉移回美國。

特朗普成為第一位在當時還只是一場貿易爭端或媒體所稱的「貿易戰」中援引IEEPA的總統。 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的里德(J.R. Reed)寫道,如果進一步推動,美國公司可能會在法庭上挑戰特朗普的命令。

值得一提的是,里德的文章提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觀點——包括發佈這一「命令」顯示特朗普是一個小丑,以及拋棄中國將有多大的破壞性。

這些破壞性有:

中國生產了全世界近25%的產成品。波音不太可能放棄中國(波音在中國生產737 Max噴氣式飛機的部件),因為這樣會把地盤讓給競爭對手空客。蘋果似乎傾全力投資中國製造業,其最重要的生產基地位於鄭州。蘋果公司的供應商至少有50%在中國。

谷歌計劃將部份產品的生產轉移到越南。大多數計劃在中國縮小規模的公司都沒有計劃將製造業帶回美國。工業界領袖和其他美國人應該聽特朗普的。他最初放棄中國的指示是基於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和貿易。但是,隨著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出現,現在我們必須在美國本土生產必需品已成為一種常識。

我們那時為甚麼沒看出來呢?或者甚至在特朗普提出這個問題之前?

特朗普想「讓美國再次偉大」。他承諾將製造業帶回美國,抽乾華盛頓的「沼澤」,並建牆幫助控制我們的南部邊界。他倡導美國能源獨立,並退出奧巴馬時代簽署的協議,比如《巴黎氣候協議》和《伊朗核協議》,這兩項協議都對美國不利。

如果美國跟隨特朗普並貫徹他的理念,特別是關於中國和邊境的想法,那麼我們將有更好的狀態來對抗大瘟疫。但是,當好處和利潤滾滾而來時,有時政治家和公司就會自鳴得意。

這就是留給我們的後果:

中國生產和控制著超過90%的抗生素;中國生產大部份的呼吸器和外科口罩;中國完全有能力禁止向美國出口藥品。

一念之間,中國可以使我們的藥房貨架像衛生紙貨架一樣空空如也。你猜怎麼著?中國控制著5G手機網絡的大部份技術。你以為是在美國造的嗎?實際上,沒有美國大公司製造用於5G的設備,這些設備全部來自中國。

現在,大多數有頭腦的人都知道必須改變這一現狀。

問問自己這些問題:

放棄基本藥物、藥水、呼吸機、電腦和手機技術的製造,拱手讓給一個將我們視為敵人的專制國家,我們怎麼能認可這種做法?

每次一些政客討好中國(中共),或是像勒邦占士(LeBron James)等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的名人跪舔中國共產黨便能賺到錢時,你想一想吧。

特朗普的「旅行限制」怎麼樣?

1月31日,特朗普因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對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旅行規定了限制,而不是禁止。他後來把歐洲加進了法令中。「過去14天到過中國的外國人」旅行受到限制。

為甚麼不制定一個更嚴格的規定,讓那些在疫區待過的人在檢測呈陰性之前不要來美?不要誤會我的意思,這個命令無疑有助於減緩病毒的傳播速度。當然,沒有一個民主黨候選人會這樣做。

而左派則以他們一貫的集體思維行事,他們認為把這種疾病稱為「中國流感」或「武漢病毒」是種族主義行為。對他們來說,假仁假義遠比拯救生命重要得多。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一小段新聞內容可能會解釋特朗普為甚麼沒有製定全面禁令。早在2月27日,隨著新冠狀病毒在世界某些地方大爆發,特朗普將旅行禁令擴大到六個穆斯林佔多數人口的非洲國家,八個民權組織抨擊該政策是種族主義。

中共政權及其明顯的謊言和宣傳運動指責美國是此次大規模流行病的源頭,特朗普不僅必須對此作出應對,還必須同政治正確、假仁假義以及一個更關心擊敗他而不是拯救生命的反對黨作鬥爭。

作者簡介:林恩‧伍利(Lynn Woolley)是德克沙士州的一名作家、PlanetLogic.us的播客。

原文Trump, Coronavirus, and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