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美國境內僅僅發現了兩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人傳人感染病例,但你可能對此並不清楚。

如果一個剛剛登陸地球的火星人,想要判斷出這次疫情對美國的威脅有多大的話,他們會認為,西班牙流感或黑死病已經在新的抗生素和預防性抗藥性菌株中重新出現,而西方文明的終結就在不遠的拐角處。他們會這樣判斷也是情有可原的。

因為從CNN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報道中充斥著絕望的音樂,到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指責特朗普總統對「緊急情況」管理不善,以及決定讓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擔任美國應對疫情政策的首席協調員——這顯然激怒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種種這些給人得出的印象是:我們正面臨一場災難。

這讓人想起了前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幕僚長兼全能打手伊曼紐爾(Rahm Emmanuel),以及他的至今不朽的名言:「你永遠不希望浪費任何一場嚴重的危機。」

《福布斯》(Forbes)和 Statista的報道顯示,與世界上任何其它國家相比,美國做了更充份的準備,來應對這種威脅(或任何類似的威脅)。從我們的經濟規模,到我們擁有的訓練有素的專家,再到我們擁有的尖端技術和藥品,我們擁有一系列其它國家夢寐以求、永遠無法實現的能力。

但令所有正派的美國人都感到震驚的是,美國的主流媒體和我們兩個政黨中的一方竟然能夠如此玩世不恭地利用這一國際疫情,極盡能事地為自己謀取利益。但說真的,並沒有人會對此感到驚訝。因為他們的態度和行為與我們國家正面臨的生存威脅有著內在的聯繫,這種威脅並不是來自中共的生物武器研究設施,也不是病毒通過郵輪到達我們這裏,這個威脅就是「暗深勢力集團」(Deep State)。

(譯者註:Deep State又譯為:暗深勢力集團、暗深政府、深層政府、深國、深國論、深層集團、暗黑帝國、國中之國、陰森國度、暗勢力,指非經民選,由政府的官員、公務員、軍事工業複合體、金融業、財團、情報機構所組成的,為了保護其既得利益,從幕後操縱並真正實際掌控國家的幕後集團勢力。——摘自維基百科)。

「暗深勢力集團」

當我進入特朗普的白宮時,起初,我甚至拒絕在公開場合或私下裏使用「暗深勢力集團」這個詞。這讓我想起了「錫箔帽」的領域。雖然我喜歡陰謀論作為一種轉移注意力的娛樂形式,但它被稱為是「某某論」而非「某某事實」是有原因的。但後來,我卻近距離地親身體驗了這個「暗深勢力集團」。

(譯者註:錫箔帽是用一層或多層鋁箔或者類似材料製成的頭飾。有人販賣這種帽子,聲稱它可以抵擋電磁場對大腦的影響,或抵擋思想控制和/或讀腦。——摘自維基百科)

首先,它是很微妙的。理所當然的,我會經常到白宮西翼下的機密敏感信息隔離設施內(Sensitive Compartmented Information Facility,簡稱SCIF)和艾森豪威爾行政大樓裏參加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會議。而無論討論的問題是甚麼——如何擊敗伊斯蘭國(ISIS)、中共的威脅、如何應對俄羅斯——我都看到了一個清晰的模式。

在美國的國家安全問題最高決策層,在橢圓形辦公室之外,我都看到了同樣的行為。無論會議持續多長時間,一個小時或更長時間,無論是在會議室裏還是在安全屏幕上——中央情報局(CIA)、國防情報局、參謀長聯席會議、國家安全局等等——都不會有人在會議室裏或在網絡上提到總司令的名字,也不會提到總統已經就我們要處理的具體問題說了甚麼。

結果就是,我這個帶有外國口音的合法移民,作為總統的戰略問題代表,會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所有與會相關人士,總統已經說過的明確目標是甚麼。因為很明顯,GS-15s、SES和SIS的高級官員——可以統稱為「職業者」(Careers)——都認為自己才是這個問題的真正的決策權威。

未經民眾投票選舉產生的這些官僚根本不在乎6,300萬美國人民已經選擇了一位新總統和一條美國的新道路——他們才是美國的共主。

之後,我需要請我以前的三個學生到白宮幫助我做一個特別項目,他們現在都在情報界工作,所以我需要情報部門給我提供他們的簡歷資料,結果我等了六個月。這個項目本來就是例行公事,提供相關資料最多只需要10天時間。最後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這三個人仍然沒有被派到白宮幫助我工作。

聯邦調查局(FBI)是在幾個月前就應該把這三名僱員派給我的機構之一。而且恰巧,這三個人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一位來訪的聯邦調查局「職業者」關起門來告訴我說:「塞巴斯蒂安,你需要明白一點,胡佛大樓的七樓(聯邦調查局的領導層所在地)把白宮視為『敵人』。」

當時我很難相信這一點。但現在,我們有了證據。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布倫南(John Brennan)——奧巴馬的中央情報局局長,在加入中央情報局之前曾投票支持共產黨。我們現在都知道了,奧巴馬政府首次批准了由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和國家安全局(NSA)組成的跨部門「間諜門」行動,反對特朗普總統競選,然後再反對特朗普政府。

我們現在知道,他們不僅針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成員發出了多個秘密監控令,而且至少有兩個監控令是非法獲得的。最令人震驚的是,聯邦調查局的特工們還偽造中央情報局的文件,以獲得上述監控令的授權,並將美國陸軍三星上將邁克・弗林中將(Mike Flynn)送上法庭。

值得注意的是,迄今為止,特朗普總統在對抗這個由煽動者和犯罪份子組成的如此四分五裂的聯邦官僚機構中倖存了下來,更不用說他還在短短三年半的時間裏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

如果他能夠在「暗深勢力集團」及其主流媒體合作者的陰謀中最終生存下來,如果上帝保佑他能夠獲得連任,那麼他將面臨的最大挑戰將不是來自國外的天然或人造生物病毒,而是他自己政府大廳裏的「敵人」。

特朗普總統需要掐住「暗深勢力集團」的喉嚨,趁現在還來得及。#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塞巴斯蒂安・戈爾卡博士(Sebastian Gorka)曾擔任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戰略問題副助理。他還是《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報紙的擁有人,也是新書《美國靈魂的戰爭》(The War for America’s Soul)的作者。他的網站是sebgorka.com。您還可以關注他的推特@sebgorka。

原文Coronavirus Isn’t the Biggest Threat We Face, by Far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