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鍾劍華教授表示,香港警察用防疫新措施作藉口,搞選擇性執法,打壓異己。港警墮落到跟黑社會沒有分別,而香港官員就變成中共政權的走狗爪牙。(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鍾劍華教授表示,香港警察用防疫新措施作藉口,搞選擇性執法,打壓異己。港警墮落到跟黑社會沒有分別,而香港官員就變成中共政權的走狗爪牙。(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最近香港政府實行多項防疫新措施,香港警察被爆出藉機多次巡查黃店(支持反送中的店舖),還被拍到去食店巡查時,沒有遵循新條例量體溫等等。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譽總監鍾劍華教授3月30日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香港警察已成為法外之民,不僅不遵守法例,還用疫情作藉口,濫用執法權,進行政治打壓。

鍾劍華說,「昨天我們見到警察在街上查市民的身份證、登記資料,但同時也見到一個親政府的工會開記者會,十多人坐在一起沒事。晚上也看見一些照片、影片,一些新界的圍村有一百多人在聚餐也沒事。」他認為警察是選擇性執法,利用緊急情況下賦予政府的權力,打壓異己,會使一些正常的政治生活,包括示威、請願都受到影響。

他說,自己在香港出生、成長、工作,從來沒有見過像現在這樣令人憤怒的處境。97年之前那20年,香港社會基本上是進步的。沒想到主權移交這22年間,香港退步得那麼快,民主的制度受破壞、司法受衝擊,議會也越來越不像議會。港警墮落到跟黑社會沒有分別,已成為香港的特權階層。而香港的官員就變成政權的走狗爪牙,只是執行命令;以前認為的一些管治香港的精英,也都變成了鷹犬,令人很是失望。

他表示,半年來,港府官員的民望和可信度都是十級下跌,已經跌到低無可低的水平。有超過六成的市民給特首零分,給律政司長、財政司長等官員、問責成員,個個都是負分,根本沒辦法爭取市民最起碼的尊重。他們處於這麼重要的崗位,如果連最基本的公信力都沒有、甚至是負分的話,根本不可能領導這個社會。

他說,目前香港政府是整體性的信用破產,如果不改組政府、不換人的話,未來兩年政府無法解決爭端,也沒有足夠的政治誠信去操持香港的政治事務和領導社會。而香港政府的高層官員受到很大壓力,實際上只能執行中共的命令,成為打手和馬前卒。一些高官內心並不願意這樣做,所以出現了目前的高官「跳船潮」。

鍾劍華談到,何君堯出來搞23條簽名,明知道根本不可能成功,只不過是做場戲給中共看,希望用這種出位的言行得到中共青睞、保自己出線。而他的行為對於其它需要爭取選民支持的政黨,就像是「蜘蛛女之吻」,誰靠近他,給他親一口,就會死,所以沒有人幫他站台。

他說,民主派今年有希望爭取到35個立法會席位。由於區議會的選舉勝利,使得這次也有很多的政治素人出來參選。協調工作更加困難,不過已經有一些有心人在努力,希望有一個較為合理的、大家都信服的協調結果。

對於香港疫情下出現的搶米風潮,鍾劍華表示,全世界有差不多200個國家都受到疫情影響,有可能出現經濟停頓、物資短缺,香港政府需要做好準備、保證物資。而香港市民也需要關注這些情況,不要輕率的否定可能出現的危機。

關於中國大陸一些地方解封、復產的情況,鍾劍華說,中共公佈的數據沒有說服力、不可信。新的研究發現病毒的潛伏期很長,而且無症狀帶菌者病毒的濃度更高。所以大陸現在的解封和復產,存在風險。他希望香港政府不要太輕率的解封,避免出現第二波爆發。

最後他表示,他不相信邪惡可以戰勝正義,望港人明辨是非,不要被政府的宣傳矇騙,不要因為強權而收聲、改口,成為謊言集團的一員,而是要繼續堅持真相、並保持希望。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警察藉防疫濫權 打壓異己

記  者:現在最新的疫情措施實施之後,實施效果如何?

鍾劍華:我昨天上街看了一下,一般的店舖都會儘量配合政府的政策,很自律。比如有些位置封住不用、打上交叉符號、拉開座椅之間的距離等,但很明顯小店的經營確實有困難,一些店舖直接關門不做了。至少1.5米的距離,一半的桌子撤掉。元朗一些很精緻的小店,已經沒開門了。員工的生計會不會受影響?租金誰給呢?這些都是隨之而來的問題。

法例實施當晚,警察去(尖沙咀)諾士佛臺巡查。警察既然要執法,就要注意自己的形象。進入店舖前要測體溫,若不測體溫,不把條例的要求當回事,是很醜陋的。還有消息說,警察巡查似乎有意針對一些所謂的黃店,一天查幾次。

記  者:「光榮冰室」店半個小時被查了兩次?

鍾劍華:是的,這些都是問題。現在疫情較嚴峻,如果需要一些較強烈的手段,保障市民的健康,大家沒有理由反對。但如果變相成為警察針對某些食店去濫用權力的一種藉口,就很有問題了。政府要求,如果是14天,大家忍耐一下,希望能斷了那個傳播鏈。

但看到的情況,真的很難排除一種懷疑,就是用疫情當作藉口,政府進一步介入市民的私人生活;或進一步利用這個條例,去做一些所謂社會控制的行為。事實上經過第一晚之後,懷疑和憂慮的人很明顯增多了。

也見到警察是法外之民,不守法,應該戴口罩的時候他不戴,不應該戴的時候他就戴。接下來管得那麼嚴,對店舖的生計、員工生計的影響,政府有甚麼措施去幫他們呢?政務司長說會有措施幫他們,但到現在都沒見到政府有進一步的宣佈。

我所知一部份店舖已經沒開工了,員工已沒薪酬了,他們的生計怎麼辦呢?我希望政府能儘快處理好這幾個問題,讓社會同心協力去斷了(中共病毒)傳播鏈,但不能濫用權力。

記  者:限制4人以上的聚集,會不會打壓香港市民示威、遊行、表達的自由呢?

鍾劍華:如果店舖、食市的人流限制、距離都可以成為警察打擊某些被針對店舖的藉口的話,限制4人聚集,很難排除有這個可能性。舉個例子,昨天我們見到警察在街上查市民的身份證、登記資料,但同時也見到一個親政府的工會開記者會,十多人坐在一起沒事。晚上也看見一些傳過來的相片、影片,一些新界的圍村有一百多人在聚餐也沒事。我覺得這些選擇性執法,在緊急情況下賦予政府的權利,造成打壓之嫌。

過去幾個月,大家越來越確信政府是很偏頗的,政府會利用手中的工具去針對某些人。一個中西區議會主席轉了一個很多人都轉過的相片,半夜在家裏被抓;一個元朗區議會主席,無端端被抓上警車。這些很明顯是警察濫用執法權,去達到某些政治打壓的效果。

現在差異性執法,和政府針對某些人實施人流管制的措施,4個人不能聚集的措施,確實使一些正常的政治生活,包括示威、請願都會受到影響。

政府信用破產 高官跳船潮

記  者:現在政府民望跌到新低?有消息說,政府AO(政務主任)級職員辭職了7個,其中4個是首長級別的,這是甚麼信號?

鍾劍華:過去大半年,政府官員的民望和可信度都是十級下跌的了,已經跌到低無可低的水平。超過六成的市民給特首零分,我覺得這是敵意的評分,特首如何去領導這個社會?做甚麼都沒用、沒有說服力。還有那些官員、問責成員個個都是負分,特別是律政司長、財政司長的分數,根本沒辦法爭取到市民最起碼的尊重。

他們處於這麼重要的崗位,連最基本的公信力都沒有、甚至是負分的話,很難領導這個社會。我經常說,現在政府整體性陷入信用破產,根本不可能領導這個社會。如果不改組這個政府、不換人的話,我不認為未來兩年政府有條件去解決過去一年我們面對的問題,也不可能去平息社會的紛爭,也沒有足夠的政治誠信去操持香港的政治事務和領導社會。

就現在的情況,政府不會換人(改組),但一些公務員及高官都感到左右為難。很多市民面對公務員時,都保持基本的禮貌。但當政府的威信破產,公務工作就會受到影響,執行公務的公務員,難免會受影響。

舉個例子,區議會選舉時,選舉主任決定被選舉人是否符合資格。但是對於黃之鋒的選舉資格,有一位選舉主任遲遲不肯DQ(取消資格)他,最後連選舉主任都換掉,然後換了一個肯DQ他的選舉主任。

那些比較高層的官員,其實是受到很大壓力,他要緊跟政府的指示。名義上說有自主權、有決策權,實際上成為香港政府,甚至是北京的政策執行者,那麼這些官員真是很難做的。

我覺得有很多政府的高層官員,特別是AO,他們不想這樣的,講的俗一點,不想做到「折墮」(品格低下),日日被人罵,做一些他們不認為正確的事,或只能執行上級的命令。名義上叫高官,實際上只能執行命令,成為打手和馬前卒。

我相信有部份AO級、決策級的官員,可能有一種意興闌珊的感覺,所以有人要走,有一個「跳船潮」,似乎都是早晚的事。

何君堯搞23條 無人支持 做戲給中共看

記  者:建制派是不是有跡象要跳船?中聯辦的契女(乾女兒)容海恩,被新民黨李梓敬贏得初選,她要退出。何君堯的位置怎樣呢?連工聯會民建聯都不跟他一起推23條。

鍾劍華:接下來的立法會選舉,港府或中央政府會吸取區議會大敗的教訓,肯定要做一些事,試圖讓立法會裏民主派不超過或接近一半。要這樣做的話,第一,最好的方法就是挽回民望,但很明顯短期之內不可能。第二,唯有透過選舉機器,首先就是種票,中聯辦一直在背後協調選票的,這次他們的協調力度肯定比以前更大,(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都去了深圳見人。

他們協調怎樣做,我們暫時還看不到端倪,不過肯定是試圖減少建制派內部的競逐,把票源集中投到中聯辦信得過的、而且認為有勝算的人。

何君堯出來搞23條簽名,大家都明白,今時今日的時勢,怎樣搞23條立法?不要說這屆議會任期內做不到,這屆政府之內都做不到。那他還是要搞,原因就是做場戲給中聯辦看,給北京看,保住自己出線的希望。

大家知道何君堯,第一,得罪人多,721他有洗脫不了的責任。他上一屆(立法會選舉)都是最後才被選到。接著他就以西環契仔(中聯辦乾兒子)的面目,不怕難看,做事出位,來保住自己的形象。他連鄉議局都擺不平,離開屯門元朗,去到粉嶺就沒有人理會他,所以他為了保住自己的出線希望,就唯有儘量出位一點。

不知道這一招有沒有效,因為中聯辦、港澳辦那條線,已經換了人、改了組。就算他做到這麼出位,他的行為對於其他建制派的組別,特別是一些需要爭取選民支持的政黨,基本上都是「蜘蛛女之吻」,就是誰靠近他,給他親一口,就會死,所以沒有人幫他站台。

除了何君堯,為了得到中聯辦的青睞、保住出選的機會,建制派內部也有很多台底下的暗湧。所以李梓敬突然間轉會,接著容海恩沒有得選,這明擺就是中聯辦在背後給的信息,使得新民黨有些不同的做法。

我相信這些建制派內部的競逐,會在提名期之前,不斷繼續出現,因為事實上現在要保的位很多,肯定就要集中票源。我相信在提名還沒有定案之前,內部競逐會出現這些很醜陋的畫面。

民主派衝35席 需合理協調

記  者:民主派那邊有些甚麼部署,來應對這一次選戰?未來的政治版圖會怎樣運作?

鍾劍華:是,民主派似乎情況很混亂,暫時都摸不清底細。一方面,他們想協調得好一點。民主派的特點就是山頭林立,也都沒有背後大佬(話事人)去一錘定音。沒有人做配票的話,就一定要有個合理的機制使得協調有效果。

不過今年就特殊一點,因為大家覺得有希望衝擊35(個立法會席位),所以大家就對配票、或者協調的意願高一點。但是要達到有效協調,又不得失任何人,又不傷感情的話,事實上都很難。

雖然大家都覺得需要合作,需要顧全大局,但是選舉對於很多政治人物來說是生死存亡,沒了那個位子,就甚麼都沒有了。

譬如說11月底,區議會選舉剛剛選出的那些政治素人,他們都開始埋堆(融入某一群人),組成一些鬆散的組織,希望這次可以爭取到立法會選舉的機會。有很多的政治素人,知名度都不高,因為區議會的選舉勝利,使得他們的心很雄,也都想出來參選。

現在問題是那麼多個山頭,有大政黨、小政黨、小政團,還有獨立的個體、即是一些素人,都說要參選,協調工作肯定比以前困難,最後有一個合理的、儘量協調的結果,似乎也都不容易。

所以現在一些大政黨已經率先表態,為了達到35以上席位的目的,就算某些位他們不要了,他們都肯接受的,前提是有一個較為合理的、大家都信服的協調機制。我知道現在一些有心人都在背後做這些事,是否做到,就要拭目以待了。

糧食危機有可能 政府需準備

記  者:現在市面上開始搶米,越南又禁止出口,是不是有糧食的危機存在?

鍾劍華:很難說。現在受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影響,全世界有差不多200個國家都受到影響。有些國家用了很嚴厲的手段去封城,甚至強制不讓上班,經濟一定受影響的,有一些供應鏈會斷。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就會憂慮基本物資的供應跟不上。所以當有些傳聞出來,就會搶了。至於搶完之後,會不會有足夠的後續供應填補上,這個還要看。

不過確實有些傳聞說,當東南亞國家,特別是香港的一些主要進口糧食國,受疫情影響要停產、經濟要停頓的話,物資短缺、出現糧荒的恐懼,我又覺得不可以太輕率的否定。我相信政府需要做一些事,保證這些物資足夠,殷鑒不遠。

在疫情初期,連口罩這麼基本的物資,政府都不能保證,那麼市民就會懷疑,如果再過一段時間,越南、泰國這些香港的主要米倉都受到影響的話,會不會使香港的糧食供應出現短缺?香港食品的主要進口國澳洲,近期的情況也是不很樂觀。

前幾天出現傳聞、接著搶米這個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大家都要小心了,不要錯信謠傳,但同時也不可以輕率的否定這種危機的可能性。

中共數據不可信 香港解封要謹慎

記  者:4月8日武漢要復工的,會不會回傳香港,出現第二次爆發?

鍾劍華:武漢和部份地方解封了,接著就說復產,接著就有些所謂抗疫勝利秀,民眾在政府號召下,在街上歡送那些醫療隊伍,似乎一片好景。但問題是大家也都看到別的畫面,有些地區之間,因為民眾的出入而出現衝突。

事實上說沒有事,但北京又封到很密,任何人都不可以隨便入北京,令人憂慮國內那些官員樂觀的說法,有多少成是真的。再加上大陸政府(中共政府)所公佈的數據,一直都沒有甚麼說服力。也有很多國外的領袖都說不相信中國的數據。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他們要復產,因而加快復工的步伐,真是難保第二波會出現。再加上現在不斷有些新的研究證據,病毒的潛伏期是可以不止8天,不止14天,甚至不止21天。離開了人體之後,可以獨立生存在塑膠的表面,可以生存21個小時。沒有症狀的帶菌者身上病毒的濃度更高。所以大陸快步伐的所謂解封和復產,是有風險的。

我希望特區政府不要太輕率,因為國內的解封,而我們都解封。我們好不容易捱到今天,感染數字近來都比較高,政府當然可以說都是海外輸入的,都是留學生帶回來的。但不可以排除一旦香港又解封,又鬆懈的話,會出現第二波爆發,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香港的處境更難,更難解決。

港警成特權階層 墮落似黑社會 官員變鷹犬

記  者:香港有沒有特權階層?為甚麼女警不用戴口罩,也沒有人去調查她?

鍾劍華:我這半年來最令人失望、憤怒的就是,警察變了法外之民,他們不用守法,完全不遵守警務的守則,出勤不出示委任證,遮住,不讓人們投訴。(施暴警察)被印尼記者告,警方就是不交人出來。

即使不講721、不講831,他們都是濫用手上的武器裝備,比如胡亂扔催淚彈、濫用他們的警棍等。而那位女警,根據現在傳出來的一些信息,她去看醫生,(醫護人員)提醒了她戴口罩,她都不戴。

這是不是一種跡象,顯示香港警察已經到達一個階段,就是不需要守任何規矩。

警察實際上已經成為法外之民,可以解釋為甚麼這麼多人對警察這麼反感。無論一哥出來講多少話,怎樣蠻不講理,怎麼文過飾非,香港市民就覺得警察是黑警,香港市民就覺得警察不守紀律,不守法例,是跟黑社會勾結。

我們很難再幫警察講任何話,或者作任何解釋的了,事實上大家看到的畫面,令人覺得警察變成了特權階級。香港社會、特區政府,都必須正視這個問題,否則我不認為香港現在面對的撕裂處境和矛盾有機會解決。

記  者:面臨病毒,而且林鄭還在台上,港共政權又是這樣,香港前景?

鍾劍華:我在香港出生長大,在這裏工作,一直都在香港,老實說從來沒有見過令人那麼憤怒的處境。在97年之前那20年,香港社會基本上是進步的。沒有想到主權移交這22年間,香港退步得那麼快。我沒有想到,現在香港警察會墮落到跟黑社會沒有分別。

再加上疫症,再加上香港的制度受破壞、香港的司法受衝擊,議會越來越不像議會,香港的官員全部變了爪牙,變成了政權的走狗,只是執行命令,一些我們以前以為是管治香港的精英,全部變成了鷹犬,令人很失望。

相信邪不勝正 望港人堅持真相

鍾劍華:不過,只要我們繼續選擇在香港生活,我們仍然享有一些、最起碼資訊上的自由,我們知道發生甚麼事,不會被政府的官員、或者政府的宣傳矇騙。只要睜大眼睛、耳聽八方,我們仍然可以知道很多事實,大致上的真相會是怎樣。

我們不會相信721是沒有事,不會相信831是合理的執法,不會相信現在政府的那些警察的執法是合理的做法,我覺得這很重要。

首先,我們要保持一個澄清的心境,要能分辨是非。第二,我們在分辨是非之餘,要勇於指出錯誤。不要因為強權,而使得我們收聲、使得我們改口,成為謊言集團的一員,這個很重要。第三,最重要的是,情況固然令人憂慮、令人失望,但是我們都要經常保持盼望。我不相信邪惡可以戰勝正義,我不相信一些錯誤的做法可以長期維持。只要香港人有決心,只要香港人堅持真相的話,我不相信這些不合理的做法,會成為我們以後生活的現實。所以很重要的是大家要保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