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已導致美國13萬人死亡,美國正在面臨特朗普政府所擔心的國家安全問題。特朗普政府和國會的鷹派人物們也開始反制中共行動,有學者分析利弊,為鷹派們獻計獻策,在對抗中共的戰略上,提出五大要點。

中共在各方面帶來威脅 白宮鷹派在行動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任以來,一直試圖通過貿易談判逼中共糾正其惡劣行為。然而正如他所說,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的字跡未乾,世界就被中共病毒悄然襲擊,再多的貿易協議也換不回失去的生命。到目前為止,中共病毒已造成美國300多萬人感染,超過13萬人死亡。

伴隨中共病毒,美國經濟受到打擊,而中共通過《港區國安法》又讓香港這個世界民主陣營前哨遭到中共肆意踐踏。特朗普總統多次指出,中共病毒疫情本可以避免,但中共選擇壓制真實信息而廣傳虛假信息,因此中共是罪魁禍首。

6月30日,一段美國雄鷹展翅擒魚的影片在網絡開始廣傳,或許正在告訴人們,捍衛美國民眾和國家的鷹派們正在出擊。而《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6月25日也撰文說,特朗普政府的鷹派們在行動。

首先是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他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曾希望,通過真誠的貿易談判,中國(中共)的整體行為將會改變。但對美國人來說,中共病毒爆發和中國(中共)的全球應對行動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國(中共)不會改變其行為。中國人(中共)已經使病毒武器化,它們正試圖利用這場危機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先的大國。」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MANDEL NGAN/AFP)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MANDEL NGAN/AFP)

羅金認為,奧布萊恩於6月22日在鳳凰城發表的演講,是美國高級官員最嚴厲的反共演講之一。奧布萊恩認為,美國兩黨最近幾十年的假設,即中國將實行自由化,「是自1930年代以來美國外交政策的最大失敗」,並將這種失敗歸因於沒有認識到中共的基本意識形態。

羅金還表示,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司法部長威廉・P・巴爾(William P. Barr)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都將在未來幾周發表自己的反共演講。他們的每個機構都在研究新的舉措,以在整個夏季期間阻止中國(中共)採取各種不良行動。

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TOM BRENNER/POOL/AFP)
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TOM BRENNER/POOL/AFP)

7月7日,雷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中國(中共)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威脅」主題演講。雷首先在其講話中介紹了中共政權及其野心,還特別提到中共利用經濟間諜、黑客攻擊等秘密行動,以及利用千人計劃等人才招聘項目來竊取美國的創新、敏感資料和研究成果等。

雷最後表示,這要求美國也要動用所有工具和所有領域來應對中共在各方面帶來的威脅。

國會鷹派推法案 採取更強硬立場

除了特朗普政府對中共鷹派們在行動外,美國國會的鷹派們也在緊鑼密鼓地上陣博弈,其中有三位參議員令人矚目,他們是阿肯色州的湯姆・科頓(Tom Cotton)、佛羅里達的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和密蘇里州的喬什・霍利(Josh Hawley),他們早在美國首次發現中共病毒之前就被稱為對中共鷹派。

參議員魯比奧最近在一份聲明中就中共通過《港區國安法》發表評論,他寫道:「通過《港區國安法》,中國(中共)政府和共產黨將把香港的自治推到了毀滅極限。……美國對北京一再對香港人、對他們的自治及基本權利的襲擊進行迅速反應符合美國的利益。」

特朗普總統於6月17日簽署了魯比奧提出的2020年《維吾爾族人權政策法案》,該法律涉及對與新疆教育營有關的個人和實體的制裁,並就此問題向國會提交報告。

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要求政府監管部門注意保護美國投資者,幫助他們避免投資中國資本市場帶來的風險。(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要求政府監管部門注意保護美國投資者,幫助他們避免投資中國資本市場帶來的風險。(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參議員科頓在中共病毒傳播到美國之前的2月份就指責中共撒謊。他說:「形勢非常嚴峻,部份原因是……中國(中共)從一開始就在撒謊,而今天他們仍然在撒謊。」

參議員霍利則多次就中國公司提出警告,包括流行影片共享應用TikTok(抖音國際版)。今年3月,他和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提出了一項法案,禁止聯邦僱員在政府配發的電話上使用TikTok。

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中)提出一項新法案,允許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受害者通過剝奪中共政府主權豁免權,直接起訴中共並要求賠償。(Mandel NGAN/AFP)
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中)提出一項新法案,允許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受害者通過剝奪中共政府主權豁免權,直接起訴中共並要求賠償。(Mandel NGAN/AFP)

幫群「鷹」縱覽全局 學者獻計把握五大要點

美國群鷹出擊反共,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客座研究員馬明漢(Michael Mazza)則提醒,當美國面臨中共病毒等眼下緊急危機時,更不能忽視美國對華長期戰略。他提出處理對華關係需要穩定、全面和堅定的領導,並把握幾大要素。

1.要繼續競爭 不忘競爭初衷

4月初,由美國兩黨外交政策專家小組簽署的公開信,呼籲中美合作打敗中共病毒。馬明漢指出,雖然合作的呼籲很誘人,但人們要看清,北京仍然意在推進其外交政策優先事項,其中許多事項不利於美國。

他認為,並行處理中共病毒疫情和與中共的戰略競爭是極其困難的,因為它們實際上相互交織在一起。

馬明漢提醒,美國政策制定者不要忘記與中共戰略競爭的初衷。美國希望獲得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而中共正相反,尋求在一個「不自由而封閉的」印度太平洋中。中共認為各國對北京負有義務,貿易規則將偏向於讓中共富有,國際規則和規範將因中共的喜好而重建。

在這樣的世界,美國的繁榮將越來越取決於中共的幻想,而中共威脅美國的能力可能會大大增強。因此,今天美國與中共競爭正是要阻止這種事情發生。

《港區國安法》的通過就是中共野心的一個實例。馬明漢強調,政策制定者應該認識到,追求美國長期利益的必要性,不一定與要求中共對中共病毒瀆職行為負責的願望相吻合。華盛頓在應對中共病毒疫情時,也應該考慮應對措施是否有助於推進美國對印度太平洋的願景。

美國海軍「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打擊群(USS John C. Stennis carrier strike group, CVN 74 CSG)與列根號航母戰鬥群(USS Ronald Reagan CVN-76)集結在西太平洋。圖為資料照。(Getty Images)
美國海軍「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打擊群(USS John C. Stennis carrier strike group, CVN 74 CSG)與列根號航母戰鬥群(USS Ronald Reagan CVN-76)集結在西太平洋。圖為資料照。(Getty Images)

2.要讓中共負責 不陪中共玩遊戲

馬明漢認為,毫無疑問,中共對中共病毒的處理不當應承擔責任,中共從一開始就把控制人員和信息優先於控制病毒,從而導致病毒全球傳播,危及生命。

但如何向中共追責卻成為中美之間一場艱難的遊戲。馬明漢認為,國會應該建立一個獨立的委員會,由國際科學家、醫學專家和漢學家組成,進行調查並準備一份公開報告。

雖然中共會繼續把水攪渾,也不可能歡迎任何獨立調查團不受控制實地調查,但是馬明漢強調,如果科學界的領袖參與這項工作,即使沒有中共的合作,其發現也將具有價值。在世界的眾目睽睽下,如果中共選擇努力遏制調查,這本身也將具有價值。

馬明漢認為,追究中共的責任是一項戰略重點。做對了,就能削弱了中共所堅持的所謂中共專制體制是最適合應對病毒爆發的制度,並能號召全球共同反對中共的「壓制性世界秩序願景」。

但就在追責中,中共為了甩鍋開始了文字遊戲。馬明漢認為,美國在這個文字遊戲中被不必要的噪音所影響,如亞裔歧視、七國集團因名稱爭執而未能發表聯合聲明等。

對於病毒是否來自武漢的實驗室的問題,馬明漢認為政府花了過大的精力。他表示,無論該病毒是從自然界中產生還是從實驗室中洩露,中共都應受到追責,因為這是中共體制的性質所決定的,是這種體制不可避免會作出的反應。

他寫道:「華盛頓應該要向北京聲討的是其失敗,事實上是中共在確保中國人民的健康和福祉,以及對跨越國界的責任承擔方面是無能的。」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蔓延全球。(明慧網)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蔓延全球。(明慧網)

3.要向中共徵收成本 不把自己束縛

向中共追討責任就要向其徵收成本。中共病毒讓全球付出了慘重代價,這一切都應該讓中共承擔。馬明漢認為,如果做對了,將對中共造成嚴重打擊,並阻止北京發展其自身的利益。

馬明漢表示,拒絕為中共精英家庭成員提供所有簽證將是一個很好的起點。情報界(IC)也可以開始發佈有關高級領導人及其家人財富的非機密報告。中共認為這種信息非常敏感,因為公開這些可能動搖中共的統治。

另外,馬明漢還認為,北京會利用2022冬季奧運會大力宣傳,因此國際社會應努力轉移、取消,或抵制北京奧運會。

在向中共徵收成本的同時,馬明漢認為不要涉及剝奪中共政府主權豁免問題,否則中共會仿傚,並會糾纏不清,節外生枝,最後徒勞一場,沒有任何收穫。

他同時指出,取消對中國的債務義務、限制對中國學生簽證,以及脫鉤等政策都是雙刃劍,而且情況複雜,很容易讓結果適得其反,因此應該謹慎使用。

中共隱瞞疫情致全球大流行,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對其採取法律行動——追責。(大紀元圖片)
中共隱瞞疫情致全球大流行,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對其採取法律行動——追責。(大紀元圖片)

4.要讓台灣持續繁榮 維護美台關係

馬明漢認為,對台灣的態度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的一個亮點,與台灣建立牢固關係符合美國利益。例如,台灣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其對中共病毒的模範應對證明台灣可以給予美國很多。

但是台灣在中美戰略競爭中也可以發揮重要作用:台灣佔據了亞洲的重要地帶,其成功的民主制度反駁著這樣一種觀念,即自由民主不適合說中文的世界。如果自由世界要贏得與北京的意識形態競賽,台灣的持續繁榮就尤其重要。

馬明漢認為,美國應該考慮對台灣更大的支持,也為其它國家加深與台灣接觸創造更多的空間,讓台灣不僅對美國人有利,而且對全球都有好處。

但中共一直在打壓台灣,中共在台灣海峽及其周圍持續進行的軍事活動,也凸顯美台防務關係的持續重要性。

馬明漢強調,美國不應該為了對付北京而提升與台灣的關係。不管北京的中共病毒罪孽如何,與台灣建立更緊密的關係符合美國的利益,而利用台灣可能對美國相對於台灣海峽的長期利益有害。他說:「台灣不是美國對中共強加成本的一種手段,而是可以並應該追求互惠互利的地區。」

5.要安內扶外 不要透支未來

隨著中共病毒疫情持續擴展,馬明漢認為,美國與中共進行有效競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國內對中共病毒做出有效反應,防止經濟長期下滑。

他指出,在國會,民主黨人試圖使用救濟法案來推動與當前危機無關的改革,而共和黨人有時讓意識形態盲目的人士,在需要迅速採取行動時放慢立法進程。

與此同時,由於經濟困境,三萬億美元的救濟法案將對美國國庫產生影響,對未來幾年內的預算產生影響,國防預算面臨削減的壓力。

美國國會的議員認識到,在中共病毒不再構成突發威脅之後的很長時間裏,中共將繼續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提出重大挑戰。馬明漢指出,艱難的選擇正在來臨,國防預算幾乎肯定會在2021年受到打擊,大幅削減開支或採取錯誤的削減措施,將限制華盛頓進行長期戰略競爭的能力,並使美國擁有更少的資金來塑造整個太平洋的安全環境。

馬明漢認為,至關重要的是,華盛頓在努力應對中共病毒的同時,也不應忽視北京對美國利益構成的長期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