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銀行家吳明德表示,世衛收中共4,000萬「出場費」,配合中共大外宣隱瞞疫情,拖累全球損失21萬億;全球抗疫經濟停擺,1929年大蕭條恐再現。(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資深銀行家吳明德表示,世衛收中共4,000萬「出場費」,配合中共大外宣隱瞞疫情,拖累全球損失21萬億;全球抗疫經濟停擺,1929年大蕭條恐再現。(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當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歐美持續惡化,重創全球經濟。美國銀行及中國建設銀行(亞洲)前高級副總裁、現任大學客席講座教授以及多個電台主持人的吳明德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預估歐美疫情將在4至6星期達到高峰進而回落,世界經濟將持續停擺,「實體經濟可能出現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

吳明德表示,中共瞞報疫情,導致中共肺炎全球大流行,令G7(七大工業國組織)加上台灣、香港、南韓一年總市值由70萬億跌了三成、21萬億。「接下來各國都救不了對方,如果各國全部停擺半年。就像上帝說:『你們太不聽話了,關機!』」他說,也許這是上帝賜予人們的自省之機。

「趁這半年自己靜心低頭祈禱,自己想一想,為甚麼要這樣繼續破壞大自然?為甚麼為了賺錢變得這麼粗暴?再低頭思索一下,然後祂才給你『開機』。」吳明德說。

日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將3月15日定為「全國祈禱日」,希望上帝幫助美國渡過這波疫情。吳明德說,有信仰的人善良懂得謙卑,當天災發生時向神禱告、懺悔,在神的帶領下積極度過難關。但在無神論的中共治下,「它最怕人有思想、有謙卑。當人們知道有偉大的上帝,人們便會與它對抗,所以它讓人活在無神的國度裏。」

而近日《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及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發表文章皆以「中共病毒(CCP virus)」代替「武漢肺炎病毒」或世衛命名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對此吳明德表示,稱作中共病毒,「深層含意不只是指病本身,是指思想、精神上的病毒是中共引起的。」

另外,他還以意大利、法國、德國、英國總人口及確診人數推估中國感染人數至少16萬人,中共瞞報8萬人。他解讀中共目前進行大外宣號稱「零確診」、疫情受控制,號召國外民眾、留學生回國,為今後「交數」用,作為日後造謠、「出口轉內銷」的依據:歐美將疫情傳入中國,「你們世界各國的人令我(中國)引起第二波感染,不是你們回傳過來,我們不會有第二波的。」

吳明德曾在國企任職多年,深刻領受中共的邪惡,但他說即使自己捱過它的教訓,仍無法以筆墨形容它的邪惡。那怎麼辦?「戳穿它!現在我們就戳穿它,上天給我們有這樣的推理能力,我們就推理,然後先揭穿它。」吳明德說。

全球停擺 或重現1929年大蕭條 上帝關機讓世人靜心思考

記  者:我們又請了吳明德教授和我們分享最新的經濟熱點話題。上回說「黑天鵝湖」已經開始在跳了,但還沒到高潮,現在到了甚麼階段?會不會繼續跳?

吳明德:我想還要再等四至六個星期,因為用中國的經驗、香港的經驗、南韓的經驗、日本的經驗,歐洲已經比美國早了一、兩個星期,如果歐洲尤其是意大利像之前一個多禮拜前的南韓那樣,到達一個高峰開始回落。原因為甚麼呢?

原因是現在美國和歐洲(中共病毒)的疫情,剛剛開始爆發沒多久,如果以中國、南韓、台灣、香港的經驗,接下來要多等四個星期才會去到高峰回落。如果是這種情形的話,世界經濟的停擺會延續。

加州(政府)都開始叫所有加州市民Stay at home(留在家裏)最少28天。所以整個經濟活動,以我們在歷史上的記載還沒經歷過,差不多全世界停擺,好像上帝說:「你們自己冷靜,我現在停了你的鑰匙,停了你們的鑰匙,你們不會餓死的。因為你們都玩了幾千年了,而且近75年來都沒有世界大戰,你們太過不謙虛了。」尤其是現在歐洲那些小孩,或者那些「中生代」,他們都沒有經過鍛鍊,或者捱過餓、捱過窮,所以不設防。

台灣、新加坡、香港比較好一些,因為有SARS的經驗,雖然10多歲的年輕人沒有經驗,但是他們的爸爸媽媽會教他,所以有多些不愉快的或者不幸的經歷,就會對這次的疫情掌握得好些。

由於美國和西歐比較享樂主義,事實上人們在一個和平的環境下有甚麼要擔憂呢?而這次是近幾10年以來第一次有這麼大的疫情,所以他們需要長一點的時間。而現在他們剛剛才開始掌控得到,因為有些政府高級官員都出事了,而他們大部份的政府也都知道需要即時採用香港和台灣的(抗疫)方式,就是一找到確診個案,就馬上要找尋原因,感染的源頭在哪裏?他們接觸了甚麼人?馬上找那些人作家居隔離。如果這樣一步步去發展,根據醫學模型和真實的經驗,要4至6個星期(疫情才會高峰回落)。

這次停擺會怎麼樣?實體經濟有機會像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當年大蕭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各國加關稅,各自為自己,保護自己的貿易,導致貿易沒法互通,所以大家的生意都減少了,(經濟自然)收縮了,所以整個情況使當時不受控,美國也曾在當年救起股市再跌下來,有點像現在的景況。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可以知道,接下來各國都救不了對方,如果各國停擺半年,全部停擺半年,就像上帝說:「你們太不聽話了,關機!」關了地球的鑰匙,讓你們趁這半年自己靜心低頭祈禱,自己想一想,為甚麼要這樣繼續破壞大自然?為甚麼為了賺錢變得這麼粗暴?然後再低頭思索一下,然後他才給你「開機」。

替中共罵袁國勇 「湯渣」(湯家驊)最好配「廢鹽」

記  者:是啊,這是一個很好的反思的時候。特朗普總統也將3月15日定為「全國祈禱日」,向神祈禱「幫助大家去渡過這個難關」。但在這個病毒的發源地,中共是無神論的,非但沒有一個道歉給全世界,還說病毒是美國傳過來的,生出很多爭議。怎麼看中共現在要全世界去感恩共產黨,如果繼續發展下去,對人類會帶來甚麼影響?

吳明德:我們要認識中共。不要這麼認真的對待它所有說的,如果全球的人都和它這麼認真,就落入了它的圈套,不要和它認真,它說就由得它說,它不是講給我們聽,它是「出口轉內銷」,它是講給國內的人聽,但是它就是希望你回應它,希望你和它講話,它就用那些支持它的人所講的話出口轉內銷。

比如譚德塞支持它,說它(中共)做得很好,全世界要向中共學習,中共就出口轉內銷,國內的人就會在微博上留言說:「啊,世衛組織都說我們好,世衛組織都說那個源頭未必在我們這裏。」國內的人習慣了這樣,這是中共幾十年來把持管治權(的做法),就是靠這些去奴役人民,也是靠這種(手段)改造思想,改造新聞去使人民跟它的大隊走,所以我們不要和它那麼認真,最好它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你不要理它。為甚麼?

我有包容它亂說話的風度,一回應它,它就抓住你的每一個句子,有用的就選用,沒用的就罵。罵你的時候,國內的人聽不到的,它是找外面的人罵你。比如,最近袁國勇講的那些話,從客觀角度、從專業科學家的角度來看是對的,但它就找了一個10多個星期都不出聲的人,我們叫那人做「湯渣」(湯家驊),找他出來講話,我們最好叫蘇施黃(飲食節目主持人)煮一道菜,叫做「湯渣吃之無味,棄之可惜」,但吃的時候,就要點一點醬油或者點鹽,那些鹽,我們叫做「廢鹽」,湯渣加廢鹽點著吃。但你不要和他認真,他要「交數」,他拿了人家那麼多便宜,人家要用他的時候,他就要「交數」了。

所以可以看到,香港這個小小的地方,正是西方的普世價值和中共極權統治的匯合,我們(香港人)在夾縫裏面怎樣生存,正是過去這9個月反送中運動(出現)的原因。我們想選擇生活的方式,繼續像西方世界般有普世價值、有信仰,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我們有獨立的精神,有自由的思想,希望保留這些東西,才會引起年輕人繼續為了這個理念、這個理想去抗爭。

所以上帝說:「好啊,你們不明白,不明白的話,把這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送給全世界的人,你們就會明白香港過去9個月為甚麼要抗爭,(世人)也都會明白現在它搞到你了,它現在來搞你,你自己受了苦,你自己就知道了。」

世衛混淆名稱 各國領袖要覺醒 民眾才覺醒

記  者:反送中使香港市民覺醒,「天滅中共」到處都開花,街上寫、地鐵上寫、遊行又喊,現在全世界是不是都有覺醒的機會?

吳明德:怎樣覺醒?就是所有的政治領袖,他們不停地被中共荼毒而產生歪念,他們要最早覺醒。然後透過政治領袖,像意大利參議院議員、前通信部長毛里齊奧.加斯帕里(Maurizio Gasparri)說:「你(中共)有沒有搞錯?你說你的東西送來幫我,那些是我向你買的,你不要亂說;你有沒有搞錯?你說我們唱你們的國歌,是因為你來幫我,是不是傻的?」透過這些政治領袖,人們就會醒覺。

這就是我們說的「深入屋」,要進到不同國家的屋子裏,當看著電視的時候,就會問自己,「為甚麼我要坐在這裏28天不能上街?」電視不停的說,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怎樣被全世界發現;為甚麼叫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因為世衛組織說的;這個世衛組織怎麼說,「我們不可以叫它武漢肺炎,它的學術名稱是(COVID-19)」;我不喜歡,我要「貼地」一些,各個國家都重新叫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如我們香港人講我有腳癬,為甚麼叫腳癬?香港人就叫香港腳,是不是?

身體病毒來自中國 思想病毒來自中共

記  者:現在已經叫中國病毒,不叫武漢肺炎了,網絡上更加準確叫中共病毒,因為中國與中共是不同的,是中共製造的病毒,覺得哪個名字最準確?

吳明德:我覺得最準確的是根據地方,比如西班牙肺炎、日本腦炎,很容易讓人明白,在中國產生的病毒,就叫中國病毒。如果叫中共病毒,就有另外的含意了,中國人的中文很好用,深層次不只是指病本身,是指思想、精神上的病毒,所以《華盛頓郵報》這樣講,弦外之音就是physically(實際上)、表面上是一個病毒,但精神上的病毒是中共引起的。

美國抗疫向神祈禱懺悔 中共無神論最怕人民謙卑

記  者:也挺貼切的,病毒像有眼睛,親共的國家和個人中招。教宗很親共,所以陳日君主教說他們堅持反共,那是否有甚麼寓意?如果要我們反省的話。

吳明德:有信仰的人為甚麼善良一些,因為第一他懂得謙卑。第二他會把事情連串起來。同樣有宗教信仰的人都會說我有宗教信仰,神會幫我,神不會幫壞的、邪惡的人,很自然有這個想法,這個想法是好的,讓有宗教信仰的人學會謙卑。

記  者:中國古代,凡是有瘟疫、天災時就會向上天禱告,皇帝會首先說自己錯了,會反省自己是否做錯了,讓子民受苦。在西方也一樣,會向神懺悔。在這亂局中,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人在這個時候應該用甚麼心態去對待?

吳明德:美國定了一天懺悔日,是讓美國人民明白這是天災不是人禍。天災發生時如果所有人民懺悔,懺悔的過程就是叫大家謙卑,然後保持樂觀,原因就是當遇到不高興的事,遇到的挑戰很困難的時候,就交給神。你的信仰會告訴你神在背後會帶領你怎麼去做,你就會積極面對,你不能夠未打先輸。

所以美國為甚麼會去祈禱,讓每個國民在精神上有信心去打這場「戰爭」,因為有龐大的Mighty God(偉大的上帝)在後面,不會輸的。但要知道在無神論的中共底下,它最怕人有思想、有謙卑。因為當邪惡出現的時候,你(人們)知道有偉大的上帝,你(人們)便會與它對抗。所以它讓人活在無神的國度裏,就是這樣。

記  者:這個時候看到兩種制度的較量,以前在圍堵中共,現在各個國家都開始在反醒,不然人民會受害。

吳明德:小時候我們知道,最慘的是在走廊裏沒人與你玩,別人不與你玩,為甚麼不與你玩這麼痛苦?因為你孤單。如果圍堵你,你也無所謂,像大家玩「剪刀石頭布」、「拍公仔紙」,或者跳繩時你也肯和我一起玩,不過你不喜歡我,叫我排隊排在最後。但現在人家反過來不圍堵你了,人家知道你的邪惡,於是你來我就走。

記  者:遠離你

吳明德:是,你來我就走

林鄭不封關 中共病毒通過香港輸出海外

記  者:所以我覺得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香港見證了這一切。過去9個月的反送中運動,香港人經歷了不少痛苦。香港人敢於抗爭、反共,所以在抗疫戰中小勝。因為香港人受苦,所以自救了,使這次疫情的感染率比較低,雖然面臨各個國家的留學生回來可能會有第二次爆發,但香港相對其它國家還是安全的,怎麼看這件事?有甚麼啟示?

吳明德:啟示就是中共開始第二波的邪惡。甚麼邪惡?看一些數字就會明白。站在醫學角度,用科學去分析,最容易分析的是大家都是人,我和你都是黃皮膚,但世界上有白皮膚、黑皮膚,但都是人,在上帝眼裏,你們都是人。

人們要從大數據中去分析,中國有14億人,它現在說高峰期過了,現在沒一人感染,才8萬多人感染上。白皮膚的歐洲人,整個歐洲看起來就像中國,武漢就像意大利,武漢(把病毒)散播到各省,中國只是一個國家;但歐盟有20多個國家,瘟疫會跨過邊境去其它國家。武漢就等於意大利將病毒擴散出去,第一階段是出口,影響到別人。

為甚麼林鄭月娥當日「落閘」(拒絕封關),而1月25日武漢封城、湖北封城,我們年初三、初四叫她閉關、閉關,她好整以暇,然後就說要循序漸進,9個關已經封了6個了,最後還有3個,但是那3個還有些甚麼的,關了3個就沒有了,不是,這3個還有一點點,幾百人都好,在過程裏面,人們在初五過完中國新年,開始要離開中國去上班。

去哪裏上班?如果他不是在國內上班的,國外可以即刻上班,他要經過香港,搭飛機去意大利;經過香港,搭飛機去伊朗;經過香港,搭飛機去美國上班。尤其在歐洲第一個簽「一帶一路」的國家意大利。意大利出品皮具由哪個人做?意大利人說,我去地中海享受,我只設計的,你們中國人來幫我做。所以這就是第一個源頭,而這個源頭透過香港那個漏洞,走了出去。

世衛收中共4千萬「出場費」 累全球損失21萬億

記  者:所以香港變成病毒樞紐?

吳明德:輸出,這個就是第一階段,叫做出口。好了,現在它(中共)控制了,但它就說8萬人(確診中共病毒)。現在意大利、法國、德國、英國又沒有控制住,將這4個國家加起來有2億7千萬人口,中國有14億人,它是別人的5.2倍。現在人家報出來的(確診)數字,大家一定會相信,因為是西方公民社會報道出來的,每一個人都盯著,3萬1千個。將3萬1千乘以5.2,是16萬。

即是說它(中共)瞞報了多少,只用這個來計算,不計它早人家2個月爆發,現在人家沒有爆發完,都可以估算到它有16萬,如果只是用意大利這個最核心的數字來算,它都會變成44萬。

第一階段的戰略,它(中共)就是先出口,出口完之後,它搞好了,接著就付款,給2千萬,再加碼2千萬給世衛,叫他們配合演奏:中國沒有事了,不用封關,大家不用走了,用不了封關,不用撤僑,不要封鎖邊界。叫西方國家,不用害怕。有沒有搞錯?原來中共給世衛的4千萬「出場費」。

大家知不知道它拖累了全世界?如果用股票市值,將美國他們七個國家的總市值,股票的總市值加起來,即G7的總市值加起來,再加上台灣、香港、南韓的總市值,過去一年最高是70萬億,居然可以跌了21萬億,即是說在最高跌了三成,三成是甚麼概念?21萬億,全美國人民每天辛勤工作,做足一年,就是23萬億。

記  者:就是這4千萬換了21萬億?

吳明德:是的!即是賭注是甚麼?賭注就是,中共給世衛4千萬,它就亂來,去延遲講一些東西。

記  者:4千萬怎樣給世衛的?

吳明德:它就捐款給世衛組織。譚德塞去了幾次北京做甚麼?視察疫情?他去「乞求」,乞求丐幫幫主(中共)給他錢,握甚麼手,握手那時就是(中共)叫他說甚麼,他就要說甚麼。他要做中共的大外宣,原來那就是出場費。世衛勒索丐幫幫主:「我做你的嘍囉,你給我出場費我就出場。」(21萬億)蒸發了,所有的股票價值一起下跌了三成。

推理中共以海外華人回巢 做下次爆疫原因

還未完結,它(中共)的大戰略是甚麼?它隱瞞了16萬(感染中共病毒),只講了8萬,另外那8萬拿來做甚麼?第二階段,現在擴散到全世界了,現在怎麼叫人們回來,人們回來之後會怎樣呢?(接著回傳給他們,它就說這些人感染了8萬人),是的。這些人會不會真的可以把病毒傳出去?(當然不會了),它就管控起來。當11萬人回來,管控起來,就不會再傳出去,那些人會被它利用。那些人帶菌,在全世界帶回來,用來做甚麼?用來「交數」。其實不會傳給新的人,當拿舊的數字出來,就說是那些人傳的。

即是說3、4月進(中國大陸)來的人,困住他,將他隔離,所以不會再傳給4月的人。就造謠4月回傳給1月的那些人,到時它會怎樣呢?即刻「出口轉內銷」,就說:「你們世界各國的人令我引起第二波感染,不是你們回傳過來,我們不會有第二波的。」

那就要看它的戰略,如果大家以後出來談判,它預備做甚麼呢?它現在為甚麼會說病源不在中國的?就是拿來部署這件事,大家爭拗,你說我的,我說不是,第一階段是我的,如果以後,WHO大家坐下來,巨頭開會,「是你引起全世界丟了21萬億,賠一萬億。」那它回頭說,「是啊,你講得對,第一階段是我,不過第二階段是你,你們全世界影響到中國,所以,你賠兩萬億,你們合起來要賠兩萬億給我。」

記  者:那些小粉紅當人質?困住他們,那些錢要拿回來救他們。

吳明德:那些反而是小數目,多數是甚麼?是它要配合這個大戰略,有證有據,有證有據你回來,我困著你,然後你傳不到4月的人,但是我說1月的人就是你傳的,因為那些人已經消失了。

記  者:那怎樣應對?

吳明德:戳穿它!現在我們就戳穿它,講出來以後它來抓我,梁珍(記者)你就來救我,出動全世界有良心的人來救我,唯有這樣。

記  者:我們立此為照,記得我們所講的話,是不是一個一個預言。

吳明德:我們未必是對的,但我們要有這樣的推理。上天給我們有這樣的推理能力,我們就推理,然後,先揭穿它。知道它在爆發,爆發甚麼呢?滿腦子都是這些唯物主義,它覺得:我用不著跟上天祈禱,我這些事發生的原因是因為種種原因,種種原因不只是吃野味的,總之,我不能講這麼多給你聽,你不要說只是我,你都有份回傳給我,大家坐在那裏爭拗,很難的。我捱過它的教訓,在它的國企做的時候,它不是冥頑不靈這麼簡單,它不是不講道理這麼簡單,也都不是霸道這麼簡單,我不會用筆墨去形容。

記  者:它用了很多計謀去做這件事?它是完全是有計劃的?

吳明德:有,當然有計劃了。那些人坐在那裏是做甚麼的,管理的、管人的。即是中國人口裏有8%去管理其餘92%的人。8%就是9千萬黨員,天天坐在那裏做甚麼?想想怎樣去管人,他們不是想想怎樣去令大家開開心心過日子。

記  者:人算不如天算,最後很多黨員自身難保,最後都是黨員中招的。

吳明德:這就是你的好信仰,去令你區分,為甚麼人要做好人?為甚麼(不)可做壞人?做壞事的人的就有這樣的結局,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謙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