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餐廳廚房中自砌的傳統紅磚焗爐吸引,熱愛自家製美食的Gary Mok在兩年多前接手了這間位於中環蘇豪區的意式西餐廳Al Forno Pizzeria,這是他人生中的一個重要轉捩點。親歷去年元朗7.21事件,使他從「淺黃」到「黃到金」,也令他的視線投射到身邊更多需要關懷的手足(抗爭者)身上,用自己的手藝和行動支持正義。如今小店因約滿而需暫別,Gary回顧過去兩年多的經歷,內心仍充滿了感觸,娓娓道來自己和員工、客人的動人點滴。

沿著鴨巴甸街大斜路而上,來到Al Forno Pizzeria,已有些氣喘吁吁。在結束午餐時段後的短暫休息時間中,老闆兼大廚Gary還在廚房忙碌著準備晚餐的食材,抽空坐下與筆者分享自己的故事。採訪問題在見面前已發送給Gary,原來他每一條都揣摩過,甚至寫下相關要點。正如他每天製作美食前,都有十足的準備,方能令客人感受到他的用心。

手工薄餅的溫度

「Al Forno」,意大利語的意思是放入焗爐,意指用傳統的工藝烘培薄餅,比焗爐烘培的薄餅更加美味。Gary接手這間意式西餐廳時,正是看中了廚房中有一個磚砌的焗爐,是上任老闆的心血之作。喜歡煮食的他二話不說便接手小店:「香港市區內少有這樣格局的廚房,很有外國家庭的感覺,我很想向食客傳遞我親手製作的食物,希望將『homemade』的感覺帶給客人。」


Gary接手這間意式西餐廳時,正是看中了廚房中有一個磚砌的焗爐,是上任老闆的心血之作。(曾蓮/大紀元)
Gary接手這間意式西餐廳時,正是看中了廚房中有一個磚砌的焗爐,是上任老闆的心血之作。(曾蓮/大紀元)

一進入廚房,Gary就打起了十分的精神。眼見他嫻熟地拿起鍋鏟,將手工薄餅放入焗爐,並定時旋轉,以保持薄餅受熱均勻。Gary介紹:「這個爐中溫度高達攝氏300度,所以做Pizza比一般的電焗爐快,而且出爐Pizza的餅底更脆。」


店內的招牌Pizza之一speziato。(陳仲明/大紀元)
店內的招牌Pizza之一speziato。(陳仲明/大紀元)


店內的招牌意粉之一carbonara。(陳仲明/大紀元)
店內的招牌意粉之一carbonara。(陳仲明/大紀元)

每當得到客人讚美時,Gary都感到濃濃的滿足感,也令他更有動力帶給客人更好的餐飲體驗。熱騰騰的手工薄餅,更成為了小店的經典美食。


Gary親手製作薄餅。(陳仲明/大紀元)
Gary親手製作薄餅。(陳仲明/大紀元)

親歷721車廂驚魂 改變觀念

經營餐飲的日子非常充實,Gary和妻子每天上午10時從元朗的家到中環開舖,一直忙到晚上11時,回家整理休息已經是凌晨1時了。每日營營役役為生活奔波的他們全然顧及不到身邊所發生的事情,針對媒體不同的政見和評論,他們也很少插嘴。直到去年7月21日,Gary和妻子如常下班回家,乘搭前往元朗的西鐵,這趟列車上發生的事情,是他們永生難忘的記憶。

在7月21日前夕,Gary已經收到一些傳聞,要人留心不要出街,可能穿黑衣服者會被毆打。聽到這些傳言,他不以為意,覺得香港治安好,警察會保護市民的。7月21日夜晚10時半,列車如往常一樣駛入元朗站,但車停下了,車門打開,聽聞車尾的車廂中發生打人事件。旁邊剛好有一個乘客觀看直播,正是這趟列車中發生的事情,一群白衣人湧入車廂中,一看到市民就打,很多人被打得頭破血流,當時卻沒有任何港鐵職員和警察出現,車門大開。身在車廂中段位置的Gary和妻子在一起,身邊都是各種無助的哭泣聲,嘈雜的呼喊聲,沒有人敢離開車廂,害怕被人毆打。恐懼和無助湧上心頭,卻非常無奈,此時他一度信賴的警察為甚麼沒有出現?港鐵看到緊急事件,為甚麼任由無辜市民被打,而不是及時關門,把列車開走?

停留在元朗站的半個小時內,雖然他們不是置身在發生打人事件的車廂內,但那份恐懼感在Gary和妻子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陰影。隨後事件不了了之,打人者至今還逍遙法外,他們開始反思為甚麼在香港會出現這麼荒謬的事情?

自從7.21事件後,Gary改變了自己的觀念:「本身我不會對社會政治感興趣,因為每一個香港人的心目中都是賺錢,上班、下班,有個家庭這樣。但是這件事之後,我發覺為甚麼這個政府可以做到這樣不近人情,再加上香港警察可以做到這樣,我想我是不是應該做一點事情,盡一個公民的責任。往後,我就登記了功能組別,為這個社會盡自己一分力量。」

Gary和妻子決定在自己的店舖中也傳播真相,於是開始接納各類文宣,並參與罷工、義賣,用行動為「反送中」運動發聲。Gary認為,自己從「淺黃」到「金黃」的改變,正是7.21事件令他覺醒。

將心比心 待員工如親人

Gary也曾在公司打工,深深明白作為員工遇到的辛酸苦辣,有的老闆只是看員工的工作成果,不會在意員工的生活情況。如今Gary自己做老闆,他深深體諒員工的付出,並把他們當作朋友一樣對待。

每當員工生日時,Gary都會為他們預訂蛋糕,開派對慶祝,為彼此留下一個美好記憶。在去年年尾封路、交通停運的情況下,員工回來餐廳工作也是困難重重。為了讓員工能夠不為交通煩惱,Gary決定開車接送他們上下班,確保他們每天能夠順利、安全地來往家居和工作場所,他不希望因為員工要來工作而遇到麻煩。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衝擊餐飲業時,他並沒有讓員工放無薪假,也不想裁員:「疫情下從沒有想過讓員工放無薪假,他們是無辜的,餐廳只要有客人來,就會保持水準。」如今小店因租約問題需要暫時停業,Gary仍希望找到合適店舖時能夠繼續為客人服務。

以誠相待 客人關照

經營兩年多來,令Gary最開心的是擁有一班堅定支持他們的熟客,他最希望小店能營造出一種「家」的感覺,不是一種速食文化,而是希望這裏是他們相聚的空間,找到人與人之間的溫暖。

有的客人在餐廳點過一兩次單後,Gary和員工都細心記住他們喜歡的食物,在客人第三次光顧的時候,Gary會問:「是否照舊點餐?」客人會很驚喜:「你記得我吃甚麼?」他認為為客人著想十分重要,小店存在的原因,就是要帶給人親切感。

「黃色經濟圈」的概念產生後,小店也不斷遭到「同路人」的「懲罰」,前來光顧的客人絡繹不絕。Gary分享:「有時候手足在我們店中聊天,他們很安心,那一刻就會覺得原來大家在理念上,所想的東西都是一樣的。」他也接納了不少文宣張貼在店內,希望能夠藉小店傳遞自由的理念。


「黃色經濟圈」的概念產生後,小店也不斷遭到「同路人」的「懲罰」。(陳仲明/大紀元)
「黃色經濟圈」的概念產生後,小店也不斷遭到「同路人」的「懲罰」。(陳仲明/大紀元)

最令Gary感動的一段故事,便是一次交通停運的日子,他和妻子無法乘搭交通工具回家,被迫要回到餐廳過夜:「我睡在餐廳卡座上,凌晨拍了一張相片傳到社交媒體,客人看到後紛紛回覆,有的說『我住在附近,你為甚麼不過來我這裏,有間房給你住』,有的向他推介附近酒店⋯⋯」客人對他和妻子的關心,令他們感到很窩心。


一次交通停運的日子,Gary和妻子無法乘搭交通工具回家,被迫要回到餐廳過夜。(陳仲明/大紀元)
一次交通停運的日子,Gary和妻子無法乘搭交通工具回家,被迫要回到餐廳過夜。(陳仲明/大紀元)

在疫情下經營艱難,但也有熟客義無反顧前去支持,有的客人一個星期去三、四天,為的就是撐小店,希望他們能繼續堅持下去。當3月28日小店確定結業的消息傳出後,一日內便有近400次轉發,200多條留言,大多都是留下鼓勵的說話,期待小店找到合適舖位重新營業。

*********

回顧過去兩年多的經歷,雖然歷經風雨,但Gary並不後悔:「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後悔過做餐飲,因為這兩年來我快速成長,將別人十年學習的東西用兩年時間學成,知道餐廳大部份的運作。」

Gary另外一個最大的收穫便是感恩,有幸獲得一批忠實的客人支持他們,遇到同路人與他們交流心得時,更讓Gary感到欣慰。店舖雖然在下月結業,但Gary期盼在未來會有緣再聚。◇


位於中環蘇豪區的意式西餐廳Al Forno Pizzeria。(陳仲明/大紀元)
位於中環蘇豪區的意式西餐廳Al Forno Pizzeria。(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