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大流行,對全球政治經濟的深刻影響,甚於金融海嘯; 有關全球化模式帶來的風險的質疑聲也最高。學者分析,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力更勝中美貿易戰,加速逆全球化,讓已經搖搖欲墜的全球化神話破滅,敲響全球化喪鐘。中共病毒也令全球警惕「中國製造」危機,企業生產線正在加速離開中國。

中共病毒疫情敲響全球化喪鐘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引發的大流行疫情目前如海嘯一般席捲著全球,所到之處哀鴻一片,引發極大的恐慌,已經有超過30億人被禁足,規模前所未有。

法廣3月28日報道說,縱觀相關的討論和思考,有關全球化模式帶來的風險的質疑聲也最高。一方面,全球化導致病毒在全球迅速傳播;另一方面,追逐經濟利益讓西方國家幾乎完全依賴於發展中國家的製造業的弊端凸顯,最突出的體現就是這次疫情中暴露出來的諸如口罩,醫療防護服和呼吸器等基本的物資和設施匱乏帶來的難題。全球化一夜間成了世界難以承受之重。

法國《世界報》的經濟社論作者菲利· 埃斯康德(Philippe Escande) 在他的題為「冠狀病毒動搖全球化神話」的文章中表示,全球化通過鼓勵人員、商品和思想的傳播,也為病毒的大規模傳播鋪平了道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首先在中國發威,而中國是幾十年來全球化的搖籃,更是最大的受益者。

大流行病和戰爭一樣都可以加速最脆弱的舊秩序的衰落。比如,中世紀的瘟疫導致了東羅馬帝國的衰亡。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正在讓已經搖搖欲墜的全球化神話破滅。美國通過報復性的關稅和禁令,對中國(中共)進行漸進式反擊後,已經開始弱化中國(中共)的實力。於此同時,發達國家民眾對高科技和環境的擔憂也越來越大。民族主義回歸的警鐘也已經敲響了。

作者進一步寫道,這場美國的戰役也引起了西方國家對因其工業能力喪失而受到威脅的主權問題的關注。

當被公認為經濟最發達,醫療最先進的國家,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法國、德國、美國都面對無法解決口罩和呼吸器短缺的尷尬棘手問題時,勢必逼迫他們要重新思考將這些和公民健康有直接關係的產業轉移到中國等國家的後果。

同樣刊登在《世界報》上的另一篇採訪文章中,就同一個問題進行反思和思考的作者是哲學家和大學教授考林娜·佩魯雄(Corine Pelluchon), 她也認為,面對危及到全球每個地方的大流行病給人類的挑戰就是要讓這個危機成為個人和集體都發生轉變的契機。

首先,中共病毒疫情使我們想起人類千方百計要忘記但深藏在靈魂深處的脆弱性。這不僅讓我們有看到了自己擁有的肉體並會死亡的事實,而且也讓我們意識到了我們生存的物質性以及我們對生物學,環境和社會條件的依賴:也就是說,健康是自由的首要條件。
 
而這場危機也是一個提出責任問題的機會。簡而言之,必須改變生產、消費和貿易方式,或者說,就是要過渡到另一種發展模式並重新組織社會。目前的發展模式會產生巨大的健康風險以及社會、環境和心理副產品。

疫情加速逆全球化 影響力更勝中美貿易戰

美籍經濟學者陳志武表示,這波疫情讓各國面臨到供應鏈斷裂帶來的後果。各國企業紛紛考慮將設立在中國的工廠撤回本國或遷移他國,顯示出疫情對「逆全球化」的影響力更勝中美貿易戰。

陳志武目前是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所長,他曾在美國耶魯大學任教,著有「沒有中國模式這回事」等討論中國經濟的作品。

陳志武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說,不只美國,歐亞多國都在反思全球化的問題,尤其在疫情發生後,口罩、抗生素等仰賴中國製造的醫療用品短缺,供應鏈斷裂的結果已清楚展現,令各國政府或企業紛紛考慮將原先設立在中國的工廠分散出來。

陳志武認為,從中國移出的工廠部份會轉移到其它國家,但也有部份會回歸本國製造。他認為,對全球化潮流來說,「這次疫情是一個教訓」,而中國是一個高度仰賴進出口貿易的經濟體,面對高漲的「逆全球化」潮流,肯定會受到衝擊。

陳志武也認為,這次疫情讓中國(中共)和其它國家的區別具體的展現出來。在美國的帶動下,歐洲也正在重新審視與中國(中共)的關係,對中國(中共)的認識在不斷調整。尤其是中共官媒的思維和價值觀,可以說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

中共病毒令全球警惕「中國製造」危機

此次疫情導致全球產業鏈的中上游生產和加工環節受到重創,包括汽車、手機、遊戲機、玩具、婚紗、背囊、護膚品,甚至藥品、醫療器材等。

BG Daily News於3月24日發表評論文章表示,疫情讓美國學會減少依賴中國,美國企業把產品外包給中國的情況已經持續太長時間了,中國(中共)對美國利益的威脅超過以往的任何一個共產政權。

去年開始,企業生產線離開中國的速度加快,大約50家跨國企業正在這樣做,比如蘋果、戴爾等。

美國財經雜誌《福布斯》(Forbes)近日發文表示,特朗普政府執政後,不少美國企業將生產線轉移至越南等國,「中國製造」已不再是唯一選擇,而此次疫情將終結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

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簽署了《購買美國產品法》,以提高購買美國產品的比例。疫情爆發後,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推動收緊該法案,要求聯邦機構購買美國製造的藥品和醫療設備。

《華盛頓郵報》3月19日引述分析表示,在呼籲保持社交距離的同時,現在也是時候在經濟上與中國(中共)保持距離了。

評論指稱中國(中共)獨裁政權要對此次疫情負責,如果中共不封鎖消息,確診病例可能會減少95%,也不會造成如此大規模的流行。而隨後就是經濟依賴所導致的危機。

日本經濟新聞也發表評論文章警告跨國公司正視對中國過度依賴的風險,建議其儘快尋找其他生產地。

疫情對全球政治經濟的深刻影響

綜合媒體報道,中共病毒疫情正對全球政治經濟產生多方面的影響,包括:

1、疫情重創全球股市。截至目前,中國股市市值萎縮11%,美國股市市值縮水超過30%。

2、引發中美外交口水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一度質疑於2019年10月參加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的美國士兵攜帶病毒。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回擊稱新冠肺炎是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由此引發兩國外交風波不斷。

3、影響中美貨幣匯率逆向而行。中國人民幣走軟,貨幣匯率1美元折合約7.1人民幣。美元匯率堅挺,隨著銀行貨幣互換基差(dollar squeeze)不斷擴大,一些從2008年以來背負美元債務的銀行和大型企業開始收購美元,造成美元匯率堅挺。

4、影響國際石油交易價格。當前油價水平成倍下降,俄羅斯與沙特阿拉國之間的油價之爭令疫情危機雪上加霜,美國石油需求直線下降,美國石油公司股價下跌超過80%。

5、影響各國銀行利率以及外匯儲備。中國央行調降1年期貸款利率由4.15% 減至4.05%,5年期貸款利率由4.80%減至4.75%。美國央行3月期間兩度調降資金利率,信貸資金利率由1.5%減至 0%。

6、影響各國經濟與社會援助計劃。美國政府決定斥資2萬億美元刺激國家經濟以及扶持社會家庭,發放救濟金每戶3,000美元,同時援助航空、餐廳、旅遊業、中小型企業等受疫情衝擊行業。中共允許地方政府發行公債券籌資價值2.8萬億元。

7、影響全球產業供應鏈。中共對美國禁運3M醫療產品,讓美國等重新審視過份倚賴大陸供應鏈所產生的惡果。疫情之下暴露的零配件供應鏈問題,也觸發各國政府及企業檢討,是否要重組健康完整的供應鏈。

8、影響全球醫療防疫物資配置。因佔據美元優勢,美國企業傾向於資源外取(Outsource),出錢外包成為行業趨勢。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將大量外供商品轉為內需,導致美國難以採購到口罩、醫藥、呼吸機和其它醫療物資。特朗普為此動用了《國防生產法案》(Defence Production Act),強制美國公司和企業生產醫療戰略物資。

IMF總裁:疫情致全球經濟衰退 甚於金融海嘯

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喬治艾娃3月27日表示,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使得全球經濟陷入低迷,將需要大筆資金來幫助發展中國家。

她在線上新聞簡報會中表示,「很明顯,我們已進入衰退」,情況會比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2009年嚴重。

隨著全球經濟驟然停滯,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說,國際貨幣基金估計「新興市場的整體財務需求為2.5兆(萬億)美元」。但她警告,這項估算「還在低端」。

新興市場近幾周經歷了超過830億美元的資金外流,這些國家的政府還能扛住多數財務需求,但「顯然國內資源不足」,且許多國家已有沉重債務負擔。

喬治艾娃表示,已有超過80國要求國際貨幣基金緊急援助,多數是低收入國家。

她表示,美國聯邦參議院通過規模達2.2兆(萬億)美元的經濟紓困案,「這對減緩世界最大經濟體經濟活動突然下降的衝擊來說,絕對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