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6日,新華社、央視等中共官媒高調宣佈,由中共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指導,五洲傳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聯合緊急編輯製作的《大國戰疫》將於近日出版。新華社稱,該書從200餘萬字中國主流媒體公開報道中選取相關素材,共10萬餘字。2月2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宣傳稱,此書是「第一本跟進式介紹中國疫情防控階段性工作的圖書」,「該書還將翻譯成英、法、西、俄、阿等5種語言,陸續對外出版發行」云云。

3月4日,新華社推出一篇更令世人跌眼鏡的《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稱「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言外之意就是,在這次疫情當中,中共的功勞最大,誰不感謝它都不行。有人稱其「禍頭子變成了救世主」,網民評論譁然。

當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嚴重,每天都在死人,世界的關注焦點都在疫情和防控上,唯有中共花大心思急於給自己立碑作傳,為甚麼?說到底很簡單,就是為了推脫罪責,營造武漢肺炎「是天災而不是人禍」的假相,迴避病毒在武漢爆發和失控的主要原因,隱瞞它自己才是真正禍首的事實。

中國的巨大犧牲因中共隱瞞撒謊

如今,中共肺炎已傳播至全球超過100個國家,至少十萬多人確診,三千六百多人死亡。

中共自稱「為全世界贏得了寶貴的抗疫時間」,意思就是如果沒有它,世界將陷入更大的困難。其實恰恰相反,武漢肺炎傳播全球,中國人犧牲巨大,這是中共最初隱瞞疫情和不設防直接造成的,中共最後瞞不住了才不得不進行動員。如果沒有中共,世界將會更安全。

我們看看從不明肺炎被發現,到武漢封城期間的一些關鍵事件和線索。

2019年12月26日,武漢市呼吸與重症醫學科醫生張繼先最早發現和上報了此不明原因肺炎,並懷疑該病屬傳染病。但是中共不對外界公佈(武漢當局沒有主動權)。

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向社會披露,已有27例確診病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

2020年1月1日,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休市整治。同一天,武漢警方宣佈,傳喚並查處了8名在微信散佈中共肺炎「謠言」的市民,對外界隱瞞了他們都是醫生的身份。隨後多家黨媒對此事極力宣揚。至此,中共肺炎疫情被延遲至少五天後,正式進入了公眾視野。

1月3日、1月5日和1月11日,武漢市衛健委三次在疫情通報中強調「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到了1月16日改稱「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1月6日至17日,武漢市和湖北省相繼召開了共12天的兩會,在兩會期間的幾次通報中,公佈的確診病例無一例增加。然而後據《財新網》報道,最早至10日已有一位醫生確診感染。

1月13日起,疫情陸續蔓延到泰國、日本及南韓等國家。

1月17和18日,美國病毒專家拉吉夫·費爾南多醫生在武漢疫區看到,「機場很平靜……人們沒有害怕,相信政府說的一切都在控制中,戴口罩的只有大約10%」。

1月18日,武漢市百步亭社區隆重舉辦「萬家宴」,4萬多個家庭參加,共製作了13986道菜餚。事後有網友在推特披露,政工幹部挨家挨戶勸人參加,本來有人不想參加,政工幹部非得拉著去,藉口是你家有黨員,怎麼可以不參加。

1月20日,鍾南山在央視的節目中承認,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能夠人傳人。此前一天,中共衛健委還在通告中表示「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1月21日,湖北省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出席了中國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這時,武漢根本沒有升級衛生防護,仍然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武漢當局這種輕描淡寫的態度,肯定是中共高層授意的,這很大程度上致使公眾疏於防護,也蒙住了其它國家的政府。

1月21日,國際頂尖病毒學家管軼到達武漢。他觀察一天說,「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到1月22日,武漢還是個不設防的城市……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他「驚掉了下巴」,並且說,「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1月22日,疫情傳至美國西雅圖,為亞洲以外的首例確診個案。

1月23日凌晨,武漢市政府突然宣佈10時封城。這時武漢的疫情實際已經相當嚴重,很多人還不知道,而病毒早已經人傳人,傳到四面八方,千里之外,大洋彼岸了。

把上述信息總結一下,可得出七點:1.疫情相關消息首次被上報時,至少推遲了五天才對外界公佈。2.打壓說真話、有權威性的多名醫生,同時沒有確鑿依據的反覆稱「未發現人傳人」「風險較低」「可防可控」,讓人們覺得沒多大事。3.鉗制言論,封殺消息,抓捕在微信揭露疫情真相的吹哨人。4.在病毒開始擴散時,高調舉辦「萬家宴」,挨家挨戶勸,並強迫黨員參與。5.在公開宣佈病毒能夠人傳人之後的三天裏,武漢不升級任何防控措施,拒絕啟動任何應急機制。6.在武漢市和湖北省的12天兩會期間謊報確診病例。7.約90%不知情的武漢市民,誤信了中共說的「可防可控」,以為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外出不戴口罩。

在武漢封城的1月23號,病毒至少已經傳到了泰國、日本、南韓、台灣、美國、澳門、香港、新加坡和越南。1月26日,中共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新聞發佈會上透露,因為中國新年和疫情的影響,估算有500多萬人已經離開武漢。

美國參議員科頓(TomCotton)2月28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中共政府在公開疫情信息方面做的遠遠不夠。12月初期,疫情就已在中國開始爆發,中共對世衛和中國民眾隱瞞事實。中共沒有及時有效的保護好中國人民,還導致疫情蔓延。直到現在中共還在對中國民眾撒謊,對全世界撒謊。中共應對疫情在全世界蔓延負責。」29日,特朗普總統在推文中轉發了科頓受訪的新聞影片。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3月5日對記者表示:「現在在中國,有人說這一切是從美國開始的,我們都知道不是的。但我們知道,當疫情在中國開始時,向中國和世界告知疫情正在發生的信息被耽誤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6日說:「我們獲取的有關疫情一線的信息不太理想,這些信息導致我們陷入今天的處境,我們之所以未能及時應對正是由於我們遇到的這多種困難。」「我們發現,要跟中共合作拿到數據,是多麼令人沮喪。」

中共是這次全世界公共衛生災難的最主要原因,其撒謊成性,是比新冠病毒本身更可怕的共產病毒,十四億中國人因它的謊言和錯誤決策,為這場人禍付出了巨大犧牲。

中共隱瞞疫情源於漠視生命

一般人在生活中可能都說過謊,但是,在可能關乎千萬人生命安全的重大事情上,從一開始就不斷撒謊和隱瞞的,只有中共這種漠視生命的東西。

2019年12月1日上午,廣州市一處地面塌陷,三人不幸掉入坑中。其中一人的新婚妻子在上午11點多得到消息,立刻趕往現場,但政府部門卻一直讓她等,不給她看現場,也不採用救援措施,到了12點多直接往坑裏回填水泥。有人拍到,多台輸送混凝土的罐車,通過吊臂向整個坑洞回填混凝土,直至填滿。三人被從天而落的水泥活活灌死,死不見屍,妻子親眼看著,呼求停下泥漿車,但遭到警察阻攔,最後被強行囚禁到酒店。台灣立委王定宇直呼:「天哪,這是甚麼樣的國家啊!」「在其它國家,哪怕是三條動物掉進坑裏,都會先救再填。」有網友在推特說:「中國人權為零」「中國人真的很悲哀,甚麼以人為本都是扯犢子。」

中共如此漠視生命,是有其理論基礎的。中共祖師爺之一的恩格斯認為,生命是蛋白質的存在形式,人死了只不過是一堆蛋白質改變了存在形式而已。史太林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是個數字。」毛澤東曾大談死人的實用價值,稱「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當肥料。」

上個世紀,在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中,面對餓得奄奄一息的村民,中共幹部命令軍人強行封鎖道路,目睹他們活活餓死也不准他們爬出去逃生。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聽到別人告訴他四川省餓死了很多人的時候,竟然若無其事的說「哪個朝代不死人?」文革中打砸搶,學生居然用皮帶抽死老師,孩子用磚頭砸死父親,廣西更傳出駭人聽聞的大規模吃人事件,把對方打死之後,把器官取出吃掉。計劃生育時期,對無准生證的臨產婦女,將剪刀刺進嬰兒後腦,刀上粘滿了鮮血,嬰兒腦漿迸出,慘絕人寰。

老子說:「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傳統的中國人認為,人命關天,人是最珍貴的,乃萬物之靈。而中共草菅人命,當然更不在乎動物、植物、以至地球上一切生物的生命,甚至要與大自然戰鬥,真是無法無天。不怪中共鎮壓反革命殺人如麻,六四坦克車把學生碾成肉餅,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焚屍滅跡,共產黨的邪性深入骨髓。

正是因為中共高層骨子裏對中國人生命的漠視,人為錯過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時期,導致中共肺炎爆發失控,危害全世界。中共眼看自己可能要大禍臨頭,開始動員全國人「不惜一切代價」戰勝疫情,在電視天天高喊「生命重於泰山」。

事實上,中共從來都沒有真正關心過中國人,無論它的高級將領還是平民百姓,隨時想殺就殺,而對自己的精心包裝與肉麻的歌頌吹捧,可以說地球上無出其右者。

暴力與謊言,是中共的兩大生存法則,黨的利益凌駕於國家和法律之上,幹了多大的壞事也不認錯,找替罪羊,一切的一切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從人類歷史的角度看,共產黨是自有文明以來,一個極端狂妄、古怪和自私的東西。

耍流氓是中共渡過危機的慣用手段

日本自民黨參議員山田宏3月3日表示,「現在從中國出現很多消息,稱病毒不是來自武漢」「是日本、南韓讓病毒蔓延全球」,「『新冠病毒』這個名字可能會讓人對於這病的起源產生模糊,因為新型病毒是發自中國武漢,請容許我稱之為中共肺炎。」

中共知道自己是這場災難的根源,為了讓人們忘記,一邊編製圖書給自己立牌坊,一邊釋放煙霧彈,給美國等亂扣帽子。出動五毛,轉移焦點,虛張聲勢,賊喊捉賊,無恥抵賴,渾水摸魚。

耍流氓,是中共歷史上每一次渡過危機和推卸罪責的慣用手段。比如,把大躍進導致的三年大饑荒說成三年自然災害;把文革中毛澤東和中共的罪惡安到「四人幫」頭上;六四屠殺不承認自己邪惡,反而質問外界「鎮壓好還是內亂好」;1999年「四二五」,把為信仰自由到北京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歪曲成「圍攻」中南海;不說它1949年前販賣鴉片、綁票地主、延安整風、拖延抗日、圍困長春等罪行,告訴人們一句「沒有某某黨就沒有新中國」。

網上有人戲稱,「這世界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共的邏輯。」

中共幾十年的所作所為,已經讓國際社會看清了它,在大多數新聞自由的國家,基本沒有人被其牽著鼻子走。此時寧可世界各國對它更反感,也要一部份中國人相信它,可以說中共目前為了保自己的權力,臉面和羞恥都顧不上了。

中共欠中國人無邊血債 世界應該儘早拋棄中共

中國共產黨在建政以來七十年時間裏,發動了數十次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造成了約八千萬人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總和,又摧毀了祖宗留下的不計其數的寶貴文物古蹟,對中國人欠下了無邊的血債。從毛時期血雨腥風的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四清等等,到改革開放後仍然暴虐不變,六四屠城、殘酷鎮壓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功、下令大面積活摘人體器官,斑斑在冊,罄竹難書,天必滅之。

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曾被戈巴卓夫稱為重要於政治改革的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而今,越來越多的國家政府也開始覺醒,明確認識到中共拒絕普世價值,變異人類的正常思想,是一個「共產病毒」,是這個世界的頭號威脅,必須剷除。

以美國為首的正義力量已經對中共展開堅全面而堅決的圍堵,中共正在一個個應接不暇的天災人禍中迅速沒落,這是天意的展現。天滅中共,世上每個一國家、組織和個人也應當拒絕並抵制中共,直到它徹底解體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