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日,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發佈年度報告說,中共政府正以「史無前例」的力度,把簽證當作武器,威脅外國媒體。去年,外國記者在華工作條件急劇惡化。

多名外國記者遭驅逐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在報告中說,今年2月,中共政府吊銷了《華爾街日報》三名駐京記者的新聞記者證和中國簽證,原因是對《華日》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表示不滿。

該評論文章是由美國巴德學院教授沃爾特・米德(Walter Mead)發表的專欄文章,認為中共當局掩蓋真實的新冠疫情規模,未能有效阻止病毒蔓延。

而被驅逐的三名記者負責新聞版塊,且新聞版塊與社論和評論版塊沒有關聯。

對此,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發言人維珍妮・巴圖-亨里克森(Virginie Battu-Henriksson)表示,「用拒發簽證和吊銷執照來報復一篇投書文章,這種行為令人關注,進一步限制了言論和評論自由。」

據在北京的外國記者俱樂部統計,2013年至今,有9名外國記者遭驅逐,或因續簽證遭拒而離開中國。

此外,越來越多駐華記者獲得的簽證有效期被嚴重縮短。一般來說,駐華記者每次可獲得一年簽證。但2020年伊始,兩名駐華記者只獲得1個月的延簽。2019年,至少12名駐華記者只得到6個月或更短的簽證,人數是前年的兩倍多。

這12名簽證有效期被縮短的駐華外媒,分別隸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英國廣播公司、每日電訊報、環球郵報、世界報、產經新聞及美國之音。

協會擔心,北京似乎有意準備驅逐更多外媒記者。

報告說:「中國當局正在以史無前例的方式把簽證當武器對付外國記者,中國長期以來也使用威脅手段,2019年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條件顯著惡化。」

82%外媒記者受到騷擾或暴力

該協會對114名記者的一項調查顯示,高達82%的外媒記者過去一年在中國進行報道時曾受到干擾、騷擾或暴力對待;而有70%表示,由於中共官方採取行動,導致採訪被取消;55%的受訪者感到在華工作環境惡化,沒有任何受訪者感到工作環境有改善。

四分之一接受調查的外國記者也說,他們得到的是不到12個月的簽證,而駐華外國記者通常得到的是有效期為1年的簽證,必須每年續簽。

報告還提到,外國記者多數相信,遭遇上述情況,主要是與「自己曾撰寫過的報道」有關。例如,在報道89六四30周年、中共建政70周年以及香港抗議時都遇到阻礙。

中共當局還試圖加強對外國新聞機構的控制。比如,一個英文媒體的主管就指出,外交部多次跟他們約談,告訴他們越過了哪些「紅線」,如果再越過「紅線」就會面臨不良後果。這些紅線包括報道新疆、香港、以及關於習近平的任何報道。

另外,「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在去年指出,中共政府「防火長城」極盡審查網絡言論之能事,在總共215個擁有駐華記者的國際新聞機構當中,高達23%官方網站在中國遭到封鎖,英文的國際媒體更有31%被擋,黑名單與日俱增,中國境內民眾接觸外國觀點新聞管道嚴重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