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正在波蘭華沙參加第三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會議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推文中再釋信號,他寫道:「迄今為止,根據《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已有55人受到制裁。美國將繼續與合作夥伴合作,以促進追責、增加經費來承辦涉及《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者和侵犯人權行為者。」隨後,蓬佩奧又解釋了問責法的由來:「11年前的今天,謝爾蓋·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因揭露與政府龐大的稅收欺詐而死於莫斯科監獄。美國頒佈了《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以促進對侵犯人權者的追責。」

資料顯示,《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在2015年已經擴展為《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該法授權美國總統,可以對任何非美國公民予以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凍結相關個人(或者組織)的財產。其制裁的主要對像為:對非法處決、酷刑或嚴重侵犯人權事件負有責任的政府官員,以及妨礙那些為爭取或促進人權的個人或組織的官員;包括上述官員的代理人,不分官階高低,甚至包括非政府協力人員;有嚴重腐敗或受賄行為的官員;為上述人員提供便利的或轉移其非法收入的或提供其它技術支持的相關人員。

早在去年,美國政府就以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為由,已經制裁了新疆公安廳和下轄的19個公安局,以及八家公司和部份官員。今年7月,美國財政部以涉及重大人權侵犯為由,對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前新疆政法委書記朱海侖、新疆公安廳廳長王明山及前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等人施行了凍結資產、未來禁止入境美國制裁。

8月,美國財政部再度宣佈制裁11名中港官員,其中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和前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和副主任張曉明、中聯辦主任駱惠寧、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署長鄭雁雄以及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陳國基。他們被制裁的理由是他們「執行的政策直接壓制香港的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以及民主進程,因此他們對降低香港自治權負有責任」。

11月,美國又追加制裁4名中港官員,即中共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駐港警務處副處長劉賜蕙,中央政府駐港國安公署副署長李江舟、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

上述15名中港官員不僅被禁止前往美國,而且直接或者間接在美國或美國控制的領域、持有50%以上的任何實體和財產所有權都將被凍結,且需要向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OFAC)報告。

無疑,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官員進行制裁的一個依據正是《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結合蓬佩奧推特釋放的信息以及在促進宗教自由部長視像會議上的致辭中所言,「中國共產黨對信仰宣戰,迫害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和法輪功學員」,「我們的國父將宗教自由視為不可剝奪的權利」,「讓我們帶著這一信念前進:信仰永存,暴政必敗!」,可以預見的是:在不久的將來,美國將再次依照《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在中國迫害信仰者、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包括那些參與迫害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和法輪功學員的官員,範圍之廣應超過以往。

基於特朗普業已通過疫情和大選舞弊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且堅定了滅共的目標,美國未來的制裁名單中是否會包括政治局常委人物值得注意。

早在今年6月,在美國國會由約150名議員組成的「共和黨研究委員會」發佈的一份名為「強化美國以及應對全球威脅」(Strengthening America & Countering Global Threats)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就建議,基於中共在海外的影響力運動、拘留新疆維吾爾人以及打擊香港自治,應特別制裁中共的整個統戰部官員和中共高層領導人。報告提到的名單中,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和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等尚未被列入制裁名單。此外,主導或繼續縱容迫害法輪功的眾多中共高層,如現任政治局常委趙樂際等也還未被列入制裁名單。

無疑,一旦在海外有著諸多利益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以及一眾高官被列入制裁名單,本就貌合神離的中共內部必將加劇分崩離析,再怎麼集權、呼籲忠誠的習近平也難以阻擋中共向地獄狂奔的腳步。

除了將有更多中共高官被美制裁外,根據11月12日特朗普簽署的「關於應對中共軍工企業融資的證券投資威脅的行政命令」,不久後美國將在被列入制裁名單的包括中國電信、中國移動、華為、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鐵道建築集團、中國船舶重工集團、熊貓電子集團和海康威視等20家中國頂尖企業的基礎上,繼續將更多有中共軍方背景的公司和民企列入名單,以阻止中共利用它們在美國市場圈錢,以為其軍事發展和現代化提供資金。

另據美國新聞網Axios 11月15日援引來自白宮高級官員的消息,稱特朗普總統將在第一任期的最後10周頒佈一系列對共強硬政策,以鞏固他在中共問題上所取得的成就。據報,對於侵犯了新疆和香港人權和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更多中國公司、政府實體和官員,特朗普將計劃實施制裁或限制貿易。不過,在台灣問題和關閉中共駐美領事館上,美國不會有新的大動作。

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烏利奧特(John Ullyot)對Axios表示:「除非北京扭轉方向,成為全球舞台上一個負責任的角色,否則,想改變特朗普總統的歷史性行動是政治自殺行為。」

報道還指特朗普政府尋求更多鷹派中國專家在政府內部擔任高級職位,而路透社11月16日的消息透露,特朗普的長期支持者科裏·斯圖爾特(Corey Stewart)已被任命為美國商務部新設立的高級職位,他旨在本屆政府任期結束前針對中共通過一系列強硬政策。

在人權、經濟、貿易採取或將採取針對中共的新一輪行動的同時,特朗普政府也未忽視軍事威懾。近日,美國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就對中共發出了警告:美軍隨時能夠在72小時內,對中共展開毀滅性軍事打擊行動。這是迄今為止,美國軍方對中共做出的最為直接的警告。

顯然,特朗普並沒有因為大選舞弊訴訟而忽視了對中共的打擊,反而將原定在第二任期內的打擊行動提前。正如蓬佩奧10日在列根研究所的演講中所發出的滅共強音,即美國將不再姑息中共,「不允許中共在南中國海非法索求;不允許再脅迫美國企業;不允許中共領事館成為窩藏間諜的地點;不允許再有偷竊知識產權的行為;不允許侵犯基本人權的行為。中共在新疆、西藏和其它地方的暴行也是不能容忍的。」

不再姑息中共,就意味著要堅定地打擊中共,蓬佩奧昭告世界:「美國已準備好回擊中共,我們已動員各部門,運用所有工具,應對中共的挑戰。在美國國務院,我們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我們的大使,無論他被派駐哪個國家,對付中共都是他的頭等大事。我們決心全力回擊中共的挑戰。」

面對持續行動的特朗普政府,北京還心存多少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