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傳染病疫情和經濟衰退,中共發現自己真的被卡在了一塊巨大的經濟衰退岩石和一個極度困難的致命傳染病疫情之間的夾縫中。更糟糕的是,尚看不到任何可以走出這個可怕困境的清晰道路。

不幸的是,這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仍然處於不斷升級的於2019年12月中旬爆發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之中。從一開始,中國共產黨(CCP)就沒有儘早採取行動,而等到1月底,它發現已經太晚了,疫情已經無法被輕鬆遏制。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無論從經濟上還是從疫情流行的角度來看,中共不久的將來所面對的局勢都是相當嚴峻的。

疫情仍在擴大

目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還沒有任何要結束的跡象,也沒有甚麼好的辦法來阻止它。即使將黃曆新年假期延長兩周等措施,對中共病毒疫情的傳播也幾乎沒有帶來任何良性影響。中共當局對整個城市的大規模封鎖也沒有阻止疫情的蔓延——中國的城市人口高達7000萬,比英國人口還多。

儘管中共政府開始採取嚴厲的措施,中共病毒疫情仍在繼續擴大。死亡人數即使不是數萬或者數十萬人,成千上萬人是真的可能的,而且這種可能性每天都在增加。

經濟困境危及社會穩定

另一方面,中國的經濟正在陷入困境。起初,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關稅措施令其產品出口和GDP下降。但是到了2020年1月份,中共病毒疫情已經導致大部份經濟和社會活動陷入停滯。這對中國的經濟生存能力和社會穩定有著巨大的影響。

這種中共肺炎疫情正威脅到摧毀這個現代共產主義政權的核心:中產階級的繼續存在。正是中產階級的存在使得共產黨在中國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地位和絕對權威獲得合法化。

並非「一切照舊」

由於疫情傳播及其影響,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們都呆在家裏自我隔離或避開城市,因為他們非常害怕自己受到感染。這使得面向全球客戶和行業的產品供應鏈目前處於緊張狀態。延遲生產現在已成定局,但此外,中共政府已宣佈,它可能將無法滿足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要求。而這可能會引發華盛頓對中國出口產品恢復徵收額外關稅。

為了挽救進一步衰退的經濟,中共領導層已經命令工人們都回到他們的工廠工作。當然,如果工廠不能正常運轉,生產就會受到影響,收入也會下降,許多公司將面臨破產的危險。而急需的藥品和醫療用品,以及世界其它地區依賴中國提供的所有產品,都無法生產出來。

令人不安的復工

但是,北京因此命令工人們返回工廠不僅是無情的,而且是愚蠢的。強迫人們回到工廠將使數以百萬計的工人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而且,這樣做只會導致病原體的進一步擴散。優先考慮以潛在的數百萬人的生命為代價來提高GDP數據只是中共在一系列導致疫情爆發的錯誤中最新的一個。

回想一下,這一決定是在中共政權多次承認了令人不安的疫情狀況之後做出的。其中包括:宣佈病毒正變得越來越強大;現在已經能夠通過空氣傳播;再次感染正在發生;而且沒有足夠的醫院或醫療用品來處理不斷增加的病人負擔等等。

令人驚愕的愚蠢

鑒於這些可怕而沉重的事實,在這個時候增加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有任何意義嗎?迫使數百萬離開了城市進入農村地區的工人返回感染機率更高的工廠,這聽起來合理嗎?

這種命令的愚蠢程度是令人震驚的。增加更多的中共病毒疫情帶來的惡果將會如何對中國有利呢?在一個有潛在感染工人的工廠裏生產更多的產品、處理服裝、智能手機和其他出口到西方的產品?有哪些消費者會想要那些進口感染了致命和高度傳染性疾病的工人生產的產品呢?

對病毒有太多的未知

中共當局承認他們並不了解這種病毒的所有情況,但是根據最新的報道,中共病毒可以在室溫下在表面存活九天。與此相比,麻疹是另一種高傳染性病毒,它在宿主體外只能存活兩個小時。

如果中共病毒的壽命更長呢?比如,一些只感染動物的中共病毒可以存活超過28天。強迫未受感染的人回到工廠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創造更多的受害者?

毫不奇怪,一些工人不會再回到工廠工作。作為回應,北京已經宣佈將嚴厲懲罰那些不按規定返回工作崗位的人。但是,如果工人真的回來了,這很可能是解決GDP問題的一個短期辦法(即使假設這是個辦法),但同時也會是一個針對數百萬人的長期詛咒。

如果中共領導層正試圖趕在病毒之前,製造更多的受害者,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如果他們試圖利用這種方式在國內灌輸團結一致的理念,他們只會適得其反。民眾對黨的地方領導人和北京領導人的憤怒正在增長,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中共的狂妄自大和由此產生的嚴酷錯誤,很可能會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起到更大的作用。這可能最終會導致中國共產黨領導層的垮台,並展示出甚麼才是它真正重視的東西,而且——有劇透的警告——中國共產黨所要保護的並不是它所聲稱的普通中國工人。

中共領導層知道,隨著經濟狀況和疫情的惡化,社會動盪的可能性正在增加。他們憤怒的焦點只能指向那個無所不能、無所不知、辜負了這個國家的政黨。這是中共想要避免的戲劇性事件,因為他們自己不會喜歡這樣的結局。

對北京來說,似乎黨的生存問題才是頭等大事,而且對疫情的擔憂似乎也僅限於黨的生存問題。但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所傳遞給中國共產黨的信息是:新冠並不承認共產黨的權威。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戈裏(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共(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 Memo to Beijing: COVID-19 Doesn』t Recognize Your Authorit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